好大的威风!这几个国际互联网巨头给港府下“最后通牒”?

编辑:补壹刀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1-07-07 12:46:46 共607人阅读
文章导读 《华尔街日报》近日爆料称,因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打算修订“个人资料条例”,打击“人肉搜索”(香港称“起底”)行为,包括脸书、推特和谷歌在内的互联网诸巨头,居然以“可能停止在港提供服务”相要挟,私下“警告”特区政府。……

来源:补壹刀

执笔/李小飞刀&金马刀

《华尔街日报》近日爆料称,因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打算修订“个人资料条例”,打击“人肉搜索”(香港称“起底”)行为,包括脸书、推特和谷歌在内的互联网诸巨头,居然以“可能停止在港提供服务”相要挟,私下“警告”特区政府。

众所周知,“修例风波”期间,外部势力和黑暴分子将香港警察、警察家属及爱国爱港人士的资料公开在社交媒体上,以供极端势力做“定点清除”。特区政府规制这种行为,合理合法。

然而,《华尔街日报》却称,它们看到一份由包括谷歌等在内的互联网巨头所成立的协会——亚洲互联网协会写给特区政府个人资料私隐专员的信,信中说:“巨头”们担心,特区政府修法可能让他们公司的员工面临刑事调查和起诉。

国际互联网巨头已经膨胀到这种地步,可以公然无视法律和道德,凭借手中掌握的互联网资源,给政府发“最后通牒”?

好大的威风!

由于争议巨大。截至“补壹刀”发稿时,亚洲互联网协会最新回复香港媒体称,致隐私专员信函是表达业界的关注,由组织代表超过15家科企成员,但信件中并未提及个别成员,并澄清无成员准备撤离香港。谷歌也回复称,没有成员计划撤离香港。

1

所谓修改“个人资料条例”,事出今年5月,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的建议,鉴于“人肉搜索”行为在“修例”风波中十分猖獗,有必要修法进行打击,呼吁对肇事者最高罚款100万港元,并处最高5年的监禁。

而这份由《华尔街日报》披露的,由亚洲互联网协会董事总经理Jeff Paine署名的信中,又都说了些什么?

Jeff Paine说,虽然他的组织及其成员反对起底行为,但拟议修订的模糊措辞可能意味着,这些公司及其在当地的员工可能因其用户的起底行为而受到刑事调查和起诉。

这是什么逻辑?按照他的说法,脸书、推特和谷歌等虽然不支持员工犯罪,但准备坚决捍卫员工犯罪的权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权对其员工的犯罪行为调查、起诉和追惩?

难道脸书、推特和谷歌等要把香港当做“网络殖民地”,它们的员工在香港拥有“治外法权”?

Jeff Paine说,拟议的修改可能会“遏制自由表达,甚至将‘网上分享信息的无辜行为’定为犯罪”。

好一个“无辜行为”。

根据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资料,2019年6月至2021年4月,接到及主动发现超过5700宗关于“起底”的投诉。在有关案例中,香港警方共拘捕17名涉嫌违反《私隐条例》的人士,其中两人已被定罪。

根据警方资料,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至少有3200名警察被起底,他们的名字、电话、地址、生活照片、家人资料都被大规模公开。

有警员的姓名、住址等隐私被人用作非法用途,有警察子女的就读资料被人放上网继而煽动校园欺凌,有暴徒甚至恐吓要“麻袋接(警察子女)放学”。

2019年11月,香港西湾河发生交通警开枪射伤抢枪暴徒事件,新闻直播清楚看到开枪警长的样貌及肩膀的警员编号,事发不到半小时,“港独”论坛“连登”的起底平台已迅速贴出他的个人资料,查到他两个女儿就读学校,并在网上号召及鼓动 “手足”,一起去学校把警长的两个女儿扔下楼。

警方得到消息后,立即派人到学校把警长两个女儿接走。果然,前脚离开,暴徒后脚就涌到学校。

2019年7月2日,英国工党议员古德曼在下议院的发言中公开了英籍警司薛镇廷的名字,称他下达指令使用催泪烟,并指有另外两名英籍警官是处理现场示威的警方高层。之后,他们遭黑暴分子”起底",个人资料被公开到网上。他们的孩子在学校被扔砸。

同是黑暴期间被“起底”的受害者之一、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曾表示,至今仍会被电话骚扰,一晚上甚至有三四百个电话。

有香港市民告诉“补壹刀”,“修例”期间,各种隐私信息在脸书、推特上散播却不见限制,有暴徒涌向警察宿舍拍摄资料及警员私家车车牌,有暴徒在警员下班途中埋伏并丢掷燃烧弹,有警员子女被老师故意罚站,这些所作所为给警员心理造成巨大冲击:他们在保护香港,却保护不了他们的孩子。

这位市民说,如果脸书、谷歌将以此要挟香港,那香港市民巴不得他们走。

2

个人资料私隐专员曾在“修例”风波期间指出,“人肉”部分链接所涉的平台是在境外运作,不少被“人肉”者的个人资料也是由身处海外人士发布。特区政府依据现实情况对互联网相关法律提出修订建议,合理合法,也是国际惯例。Jeff Paine所代表的国际互联网巨头如果这么怕纠怕查,他们在隐瞒什么?

Jeff Paine在信中说,新规则将“对正当程序造成严重影响,并危及言论和通信自由”。他建议考虑对违法行为进行更明确的界定,并要求召开视频会议来讨论这一情况。

也就是说,Jeff Paine所代表的机构和他背后的巨头认为,香港的立法权在硅谷,甚至在华盛顿;香港司法公平正义,要由谷歌、脸书的董事会来裁定。

如果特区政府不能满足其要求,Jeff Paine在信中说,“科技公司唯一方法是避免在香港投资和提供服务,香港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因此被剥夺,同时也在创造新的贸易壁垒。”

哪一个正常的 “香港企业和消费者”,会威胁把别人的孩子“装进麻袋里”?修法后被剥夺的,绝不可能是“香港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而是暴徒和海外敌对势力在香港横行无忌的“权利”。

针对巨头的“威胁”,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的一位发言人称,信确实已经收到了,需要制定新的规则来解决“起底”问题,这个问题已经考验了道德和法律的极限。

她说,自2019年以来,政府已经处理了数千起与“起底”有关的案件,对公众和组织的调查显示,他们强烈支持采取更多措施来遏制这种行为。在2019年历时数月的亲民主抗议活动中,警察和反对人士曾被大量“起底”。

这名发言人称,条例修订将不会对言论自由产生任何影响,言论自由已写入法律,而且修订中明确规定了违法行为的范围。她表示,香港政府强烈反对任何关于条款修订可能以任何方式影响外国在香港投资的说法。

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回应称,这次修例主要针对非法“起底”行为,如有从事网络平台的公司有所关注,特区政府乐意听取意见及就向他们解释条文内容。

林郑月娥表示,香港过去一段很长时间,有不少人在网络受到“起底”的创伤,社会上亦有广泛支持应处理这个问题。

“这条私隐条例针对非法起底行为,并赋权予私隐专员可以进行调查及采取行动,只此而已。”

林郑月娥还表示,过去一些法例的订定都可能引来一些关注及焦虑,若能在立法过程能尽量疏解是理想的,但有时则要透过实践来证明。

特区政府的回应有利有礼有节。

3

如果谷歌、脸书撤出香港,会影响香港的互联网服务吗?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方兴东对“补壹刀”表示,目前,谷歌的中文数据中心放在香港,还有一个区域运营公司,以及广告等本地业务。如果撤出,可能就是把数据中心和区域运营公司搬到美国或者新加坡,这对香港市民上网不构成什么影响,从技术上谷歌等也无法做到阻止香港用户访问。区域运营公司提供的一些本地服务可能就没有了,但这一块对本地用户影响也不是特别大。

今年2月,脸书曾对澳大利亚新闻发出全面封锁禁令,以抵制澳大利亚政府颁布《新闻媒体和数字平台强制性议价法案》。国际互联网巨头哪来这样的底气,香港此次修法又有什么特殊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支振锋告诉“补壹刀”,个人信息包含个人人格权,是个人基本权利。欧盟、美国等都对个人信息和个人隐私有非常严厉、严格的法律保护。

对世界大多数地方来讲,个人信息保护还有反恐的需要。因为如果公民个人信息,特别是敏感人士的个人信息能够任意在网络上被曝光、被披露的话,那么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这些人很容易被定点监控,甚至被定点清除,香港很多警察就有这种风险。

互联网巨头的做法,反映出数字经济时代,不同国家和地区就数字主权和网络主权与互联网巨头的博弈。互联网巨头堂而皇之地施压政府,既有政治偏见,也有不愿意承担应有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的成分。

目前,谷歌已经澄清不会离开香港。支振锋表示,如果这些互联网巨头真的退出,也是它自己的选择,它自己放弃香港市场,放弃为香港居民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的责任。

这没什么了不起的,长期看不会有什么损害,因为这些垄断巨头本身挤压了香港本地互联网信息公司的创新空间和机会。这些巨头若离开,香港本地的互联网公司将为香港市民提供更符合需求,更符合香港本地法律法规的互联网产品。

如果巨头们真的退出,国际舆论势必有所指摘,因为今天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这些互联网巨头都需要依法合规。期待它们做出明智的选择,因为合法经营是它们基本的责任。

图片来自网络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