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东盟尝试解决缅甸危机受阻 大国政要纷纷访缅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1-11-22 13:35:20 共1401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缅甸当前政局混乱主要存在两个根本性问题:一是“得国不正”;二是“德不配位”。。。

林锡星(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缅甸当前政局混乱主要存在两个根本性问题:一是“得国不正”;二是“德不配位”。

英治时期,英国对缅甸采取“分而自治”、“以夷治夷”和“均势政策”。周边民族邦区由英国直接统治,缅族居住的本土由印缅政府管治。邦区的地位比本土还高,互相矛盾重重,互不往来。日治时期,日本采取垂直管治,民族邦区与缅族本土才有了互相往来。因此缅甸不太象是一个统一的国家。

中国在缅甸疆域穏定方面是付出很大代价的。中缅边界有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存在争议,在1960年划分边界时,中国只要回18%,剩下的82%让予缅甸。而且,中国领导人为了安抚缅甸领导人,屡屡声明不谋存回归。

缅甸的问题很像印度,印度之所以搞不好,是因为有一个问题它一直想解决但始终没有办法解决,就是“得国不正”。

从尼赫鲁到莫迪,都想解决这个问题。所谓得国正,是说这个国家的开国领袖带领人民在乱世中一刀一枪拼出来的,用鲜血和牺牲铸就的国家,但凡这样的国家,必然随后是一个盛世。印度和缅甸则不然。

另一个问题是“德不配位”问题,即昂山素季的个人素质问题。

自1988年8月8日缅甸的“8888”民主运动以来,欧美国家在昂山素季身上下了不少工夫,从诺贝尔和平奖到各种各类奖杯、奖状和奖金多到数不胜数,捧“红”了她,以至于世人都知道昂山素季的鼎鼎大名了。

“罗兴亚事件”爆发后,西方国家对缅甸施压,但昂山素季违背西方的旨意,和缅甸国内大多数民众站在一起。因此得罪了西方国家。

在处理国内事务时,本末倒置,不是先抓经济,而是把精力放在解决和平事宜上。后来才又回来抓经济,致力于“一带一路”建设,但由于受到团队内部的阻力,“一带一路”建设大打折扣,没达到预期的目标。2020年1月中旬,中国习近平主席访问缅甸时,与缅甸领导人达成的许多有关“一带一路”建设项目都得不到落实,乃至于到了年底,王毅外长还要专门跑一趟,催促缅甸快点落实。

2020年11月缅甸大选过后,军方(Tatmadaw)提出大选有舞弊,但全国民主联盟(NLD)置之不理。Tatmadaw又提出召开第二次议会会议(这是惯例),但全国民主联盟(NLD)不同意,而是急着要召开新一届第一次议会会议,欲强行闯关。Tatmadaw终于在2 月 1 日接管了政权。实际上市面上早就传闻“政变”,但全国民主联盟(NLD)误判了形势。

自 2 月 1 日军方推翻民选政府并夺取政权以来,缅甸作为东盟成员国的地位一直备受关注。缅甸危机再次发生,对民主的压制感到震惊,一些东盟成员国试图通过将缅甸将军赶出东盟会议来向他们施加压力。

上个月,东盟领导人在违背承诺允许政变期间倒台的立法者会见东盟特使后,禁止大将敏昂莱参加东盟峰会。后来,东盟领导人表示应该允许缅甸的非政治人物参加。最后,缅甸没有参加东盟峰会。10月26日在东盟历史上出现这一罕见的现象,“东盟峰会”竟举行了“没有缅甸参加的东盟峰会”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希望在 11 月 22 日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的中国-东盟峰会上禁止大将敏昂莱参加。中国曾试图让敏昂莱大将出席中国-东盟峰会,但遭到一些东盟国家的反对。外交消息人士 11 月 18 日表示,一名中国外交官已敦促东盟国家允许一名缅甸军事领导人出席由中国国家主席主持的地区峰会,但遭到强烈反对。面临东盟反对的孙国祥最近在内比都与敏昂莱大将举行会议时表示,中国将接受东盟的立场。

路透社根据一个东盟国家的信息来源称,东盟国家愿意保持拒绝缅甸领导人参与有关东盟峰会之至缅甸恢复走民主道路。尽管中国试图说服东盟,但东盟仍旧坚持这个决定,并已向到访新加坡和文莱的中国特使孙国祥作了告知。

针对如何解决缅甸乱局,不少人将视线投到东盟身上。东盟曾创造了成员国长期和平发展的“东盟奇迹”,并在缅甸2007年示威抗议和2008年“纳尔吉斯”风暴这两次危机中成功介入,帮助缓和缅甸局势,而此次危机发生后东盟也多次召开峰会协调。联合国等多个机构和国家都认为,东盟是最适合也是最有希望通过外交努力恢复缅甸稳定的组织。但最后不仅解决不了缅甸问题,反而自己“分裂”了。东盟很慬慎,因为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近期与缅甸利益攸关国家纷纷访问缅甸。继美国前联合国大使比尔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从缅甸回去之后,日本基金会(NIPPON Foundation)主席 Yohei Sasakawa也抵达缅甸,他将与缅甸最高领导人敏昂莱会见,并称他此行是以私人身份来的,在缅甸的行程都由他自己安排。他将会到若开邦去与一些政客会面,还要视察“罗兴亚”难民。在仰光行程的中,有安排与一些政党见面,包括掸族民主党负责人,据NEWS WATCH TV报道:要与民盟高层会晤,但不便透露对方名字。据ELEVEN MEDIA GROUP报道:有结果一定公开,正在进行中的不便透露。特使说这是他的“原则”。他与民盟“高层”会晤,人们质疑,“高层”到底是监狱里的,还是由假民盟刚重组的党中央?

10月底,由俄缅友好合作协会副主席安娜·托利布尔(Anna Tholibul nikov)率领的代表团抵达缅甸,会见缅甸大将敏昂莱,讨论经济合作问题,包括两国之间的直航。

11 月 12 日,国家行政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兼俄缅军事技术合作联合委员会主席,与俄罗斯 FSMTC 副主任 Vladimir Drozhzhov 先生和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副总干事 AlChekmarev 先生率领的代表团在内比都的 Bayintnaung 度假村会面。会议的重点是加强两军之间现有的军事技术合作。除两国防务合作、缅甸军队升级为现代化军队所需的技术援助、加强军事技术和军事技术合作外,双方还讨论了加强各领域经济合作的途径。访问期间,缅俄经济发展协会与俄缅友好合作协会签署了缅俄经贸合作谅解备忘录。

近日,中国外交部亚洲问题特使孙国祥会见了国家行政委员会主席敏昂莱大将,讨论缅甸-东盟关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11月16日例行记者会,他呼吁缅各方在宪法和法治框架内,通过协商,尽快寻求政治解决方案。这里指的宪法是指2008年宪法,许多国家对2008年宪法很敏感,因为涉及到Tatmadaw特权,但毕竟过去民盟政府也是在这个宪法框架下产生的。

实际上,东盟国家愿意保持拒绝缅甸领导人参与有关东盟峰会直至缅甸恢复走民主道路,这对缅甸过渡政府无关重要。缅甸过渡政府已牢牢掌控局势,NUG只能在云端造势,刷存在感。其实,他们根本不是想让民众了解真理真相,也不想谈,他们只是想要裁决的结果,他们只是想说他们想实现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日渐式微。等到2023年8月举行大选,也就算是缅甸恢复走民主道路了。

现在,人们更关心的是“罗兴亚”人问题和“民地武”问题,而不是“民盟”回到过去问题。

编者按:文章只代表作者的观点与立场,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立场。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