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现阶段政治局势分析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1-08 14:55:34 共13100人阅读
文章导读 2024年1月4日下午在内比都瑟雅迪伊大厅举办的军方战绩颁奖典礼上,缅甸国管委(NaSaKa)主席三军司令敏昂萊透露:“由于多方面的战斗,……

作者:林锡星

2024年1月4日下午在内比都瑟雅迪伊大厅举办的军方战绩颁奖典礼上,缅甸国管委(NaSaKa)主席三军司令敏昂萊透露:“由于多方面的战斗,目前的战争不局限于在深山里面进行,已经漫延至城镇,前线的领域在扩大。”这就是当前局势与以往不同之处。

这一现状导致中缅经济走廊框架下的一些合作项目的推进,也受延误。这一方面是整个社会动荡所带来后果,另一方面则是军政府本身也没有足够意愿来推动这些项目,原因之一是自己作为一个通过接管政权方式上台的政权,其实也非常清楚自己只是一个过渡性政府,军方认为在看守政府本身并不适宜推动这种大型合作项目,它可能更适合推动一些短平快而立竿见影的项目,所以目前中缅经济走廊的很多项目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

随着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慢慢的提升,本来很多社会问题是可以逐步解决,但在缅甸却是错综复杂。例如,中缅经济走廊涉及一些民族自治管辖的地区,是会牵涉到不同的利益关系。

“民地武”在多个方向上持续行动,攻击缅军据点。缅军虽然拥有空中优势,但仍在多个方向上陷入了困境,军政府高层已经下达命令,要求缅北方向上的政府军,死守腊戌(Lashio)等地。

从“民地武”的角度而言,最好的结果也可能就是收复果敢,此外恐怕很难再进一步了。比如,虽然他们现在在腊戌(Lashio)也做了一些牵制性的军事行动,但不可能具备和整个缅甸东北军区司令部进行对抗的实力,所以腊戌(Lashio)很难被“民地武”攻陷。

由于缅北的战事,中国在缅甸的经济合作项目遭到了严重的影响。一方面,战事导致了交通中断,物资短缺,工程进度受阻,项目成本加大,投资回报激减。另一方面,战事也引发了一系列民众的不满,一些反对政变的民众将中国视为支持Tatmadaw的势力。

与东盟不同,中国与缅甸是有很强的利益关系,缅甸各方的经济利益与中方的态度息息相关。然而,破坏势力既不想看到中国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又不愿中方在东南亚的影响力提升,更不想让中国有印度洋出海口。

这就是为什么每次中缅两国有关当局领导人会面时,中方都会催促加快落实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协议,以免夜长梦多。

什么是加快落实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协议呢?也就是2020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緬甸时,与昂山素季达成的有关中缅经济走廊与一带一路通道建设的重大协议。当时缅甸尚未举行大选,Tatmadaw与昂山素季仍在合作。昂山素季答应履行协议,但Tatmadaw方面承诺的更加爽快,但实际上皆是风声大雨点小。

2024年1月4日至6日,外交部副部长孙卫东访问缅甸。访问期间,孙卫东拜会缅甸领导人敏昂莱,同缅甸外交部副部长伦乌举行磋商,就中缅关系和缅北局势等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双方同意深入落实两国领导人共识,持续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和中缅经济走廊,加快构建中缅命运共同体。双方将共同维护中缅边境和平稳定,合作打击电信诈骗等跨境犯罪活动,携手促进地区和平安宁与发展繁荣。中方重申将继续发挥建设性作用,为缅北和平进程提供支持。

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王小洪5日同缅甸内政部部长雅毕视频通话。王小洪表示,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和发展中缅关系,愿同缅方共同落实好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全面深化执法安全合作,深入开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动和重点案件合作,全力维护中缅边境地区安全稳定,保障中方人员和项目安全,持续推进中缅命运共同体建设。

雅毕表示,愿深化两国执法安全合作,全力维护缅中边境地区安全稳定。

在缅北,缅军投入的以边防部队和警察部队为主,而正规军仍然很少。为了保持控制,缅甸军方并没有真正投用正规军,也没有投入装甲部队,仅依靠边防和警察部队进行反击。

缅北“民地武”与缅甸政府之间的核心利益冲突具体表现在对地盘和资源的争夺,他们对中央政权应该兴趣不大。对于敏昂莱来说,果敢同盟军无论闹的多厉害,顶多就是边疆不稳罢了。就算同盟军联合十几支武装行动起来打击Tatmadaw政府,也就称的上是地方动乱。对敏昂莱来说,真正的心腹大患仍是昂山素季。

据2023年12月13日反Tatmadaw媒体KHIT THIT讯,MNDAA(果敢)、TNLA(德昂)、AA(若开)号称北部盟军的三家民地武于12月12日下午发布声明声称,“民众不要因为近日出现的消息而感到担忧,我们绝不会忽视忘记大家的共同目标,最终一定要使之实现。特此通告。”这话应该是讲给民族团结政府(NUG)听的。

一旦东窗事发,所有这些“民地武”毫无疑问都会有军事行动,这是家常便饭。在这之前,例如果敢同盟军(MNDAA)或克钦独立军(KIA)等与缅甸国防军(Tatmadaw)发生冲突,一般局限于他们民族内部的支持,但这种冲突未获得这些少数民族之外的主流社会的支持,但如今甚至出现缅甸军警叛逃变节暗中帮助反军政府组织的现像,缅甸主流社会对民族武装攻打国防军(Tatmadaw)并取得一定成绩的行动,表示支持和欢呼,这是缅甸自建国以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这一现状导致中缅经济走廊框架下的一些合作项目的推进,也会受到延误。这一方面整个社会动荡所带来后果,另一方面则是军政府本身也没有足够意愿来推动这些项目,理由之一是自己作为一个通过政变方式上台的政权,其实也非常清楚自己只是一个过渡性政府——现在政府名称就是看守政府,军方认为在看守政府手上并不适宜推动这种大型合作项目,它可能更愿意推动一些小而美的项目,所以目前中缅经济走廊的很多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但近期Tatmadaw政府的态度变得积极,2023年12月26日下午,在缅甸首都内比都HORIZON LAKE VIEW酒店隆重举行“皎漂特别经济区深水港项目补充协议签约仪式。”缅甸国管委副总理兼交通部联邦部长妙吞吴(Mya Htun Oo)上将、联邦政府办公室联邦部长吴昂奈乌(U Aung Naing Oo)、其他联邦部长、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公参、CITIC GROUP董事长等负责人参加了签署仪式。

为尽快实施皎漂深水港项目,缅中双方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2024年1月5日,在缅甸首都内比都经济与贸易部会议室内举行“为实施皎漂深水港项目,缅中双方筹备会议”。缅甸特区中央工作委员会主席联邦部长吴昂奈乌(U Aung Naing Oo)与相关负责人进行线上协商。联邦部长交待缅方相关负责单位,必须尽快落实缅方负责的工作部分。

缅甸副总理讲话时强调,皎漂深水港项目将能够及早实施,将造福缅甸的经济发展。副总理还说,缅甸占30%,中方占70%的该深水港项目是缅甸第一个具有国际水准的深水港。

习近平主席2020年访问缅甸时,两国同意加快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几个项目。然而,紧靠中国可能会使缅甸过度依赖这个邻国,这也是缅甸一些官员长久以来的担忧。丹敏部长说:“在大型项目方面,我们总是希望看到更多选择。因此我们通常鼓励西方公司不要担心在这里展开业务。如果他们决定不来,那么我们也别无选择,只能与亚洲伙伴合作。” 显得很无可奈何。

据缅甸政府数据显示,自1988年以来,中国占缅甸所有外国直接投资的四分之一。丹敏部长称,缅甸非常清楚中国资助的投资带有一定风险。他说:“我们很清楚其他发展中国家陷入了中国债务陷阱,我们会确保不犯同样的错误。”

令人不安的是中缅经济问题已被严重政治化和辱名化。

如今形势发生微妙变化,无论是军政府还是“民族团结政府”,或是“三兄弟联盟”等“民地武”,其实都十分关注中国的态度,希望能够在相关问题上,获取中国的支持。

随着缅甸内战进入新的阶段,反Tatmadaw“民族团结政府”的外事部门,发布了一份外交政策文件,阐明了自己对华的态度,显然是在向中国示好。这到底是诚心诚意还是权宜之计?

在这份文件中,“民族团结政府”承诺,继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维护中国在缅甸投资等经济社会活动的安全;不允许任何威胁邻国安全的组织在缅甸境内活动;与中国等地区国家合作,打击包括毒品、电诈等在内的跨境犯罪,并着重强调了中缅关系的重要性,声明自己将采取独立、积极以及公正的外交政策,与中国构建真正的“兄弟关系”。

所以说,“民族团结政府”(NUG)外事部门的行动,向中国释放了一个较为积极的信号。但在缅甸内战胜负未分,敏昂莱军政府仍控制着内比都等核心区域,反对派内部意见不一,全面和谈难以启动的背景下,中国是不会因为这份文件,就改变在缅甸问题上的立场。中国外交部门恐怕都不会对“民族团结政府”(NUG)这份文件做出正式反应。

因此,无论是Tatmadaw政府还是“民族团结政府”,或是“三兄弟联盟”等“民地武”,其实都十分关注中国的态度,希望能够在相关问题上,得到中国支持。只是,“民族团结政府”这份表态,还不足以让中国改变在相关问题上的态度。首先,中国在缅甸问题上的立场一直十分明确,就是希望各方能够坐下来,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无论是谁入主内比都,这一点都不会轻易改变。其次,“民族团结政府”(NUG)在对华问题上,明显是有所保留的。

在这份文件之中,他们只承诺将继续履行,2021年2月之前中国与昂山素季民盟政府(NLD)签订的所有协议,但没有明确对最近3年,中缅两国所签署协议的态度。

Tatmadaw政府的态度更加明确,在2023年11月2日联邦政府第2023年6次会议上,NaSaka主席敏昂萊强调,一定要履行前政府和现政府达成的所有协议。

缅甸国内的局势十分复杂,虽然在反对Tatmadaw军政府这一共同目标之下,“民族团结政府”与代表各少数民族利益的“民地武”走到了一起,但其本身无法代表缅甸国内所有反对派势力,自然也就无法对所有“民地武”发号施令。

例如,从发起“通往内比都”行动等动作上看,“民族团结政府”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顺势推翻军政府。但以“三兄弟同盟”为代表的“民地武”,更多地是要借此次配合行动的机会,扩大自身控制区,实现事实上的自治。这也就能解释,为何“三兄弟同盟”此前会绕开“民族团结政府”,与缅甸军政府展开谈判。

前两次谈判均以失败告终,据悉,Tatmadaw代表与“北方联盟”代表将于1月7日至9日在中国昆明举行第三次会议,会不会有爆炸性新闻,只能拭目以待。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硏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