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华裔当缅甸总统总理,其实汉族移民的影响超出你的想象

编辑:徽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5-20 14:32:55 共3455人阅读
文章导读 这篇文章,是以网络资料为主,然后我再通过备注、注解的方式做说明,串到一起。……

来源:徽剑

这篇文章,是以网络资料为主,然后我再通过备注、注解的方式做说明,串到一起。

先要说两个基础要点:

1、汉族以前被一些所谓历史学家认为是“文化聚集的人造民族”,什么在唐国强主演的某部影视作品里面还出现“没有纯种汉人”的台词,但是现代DNA溯源技术出来,发现汉族实际上是世界上少有的“纯种”民族之一。

汉族通过DNA溯源信息可以分为南方汉族和北方汉族,他们有共同的父系祖先,只是在母系上有一定区别。更关键是大部分汉族都是混合了南方汉族和北方汉族的血统。

2、大多数人都以为只有果敢人才是缅甸境内的汉族,其实因为历史移民,汉族血脉已经深入渗透到了缅甸,缅甸的汉族后裔,以及有汉族血统的缅甸人,比大家想象的多得多。

先来看看汉族移民历史。

缅甸有缅甸华人的提法,实际上缅甸华人,通常指的是汉族。其实按照“华人”的定义,缅甸境内的佤族、甚至德昂、克钦都应该归于华人华裔。

所以今天我们谈的是缅甸汉族和汉族后裔。关于其他民族与中华的关系、心态等,后续再讲(这又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缅甸华人,简称缅华,缅语中将华人统称为德佑,是指生长于缅甸或移民缅甸的华人(主要指汉族)。他们是海外华人(华裔)一部份。在人口上,缅甸华人的人口少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华人。尽管官方数字认为缅甸汉族占缅甸总人口8%左右,但实际数字很可能更高,没有被统计在内的人包括:混血儿、在清朝因满清镇压而来到缅甸的汉族人后裔、许多为逃避缅族人歧视而瞒报华人身份的缅甸华人、自1990年代以来移居上缅甸的中国大陆新住民(据估计多达250万人,但由于缺乏可靠的人口普查,不算在内。截至2024年,缅甸华人人口估计为400-500万人。

缅甸华人一般分为闽南人(福建人)、广东人,客家人和云南人。闽粤两省的侨民多数居住于下缅甸,但因196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中期,长期受到缅甸政府的镇压、以及对华校教育的打击,导致2000年以后出生的下缅甸之华人几乎丧失了中文能力。而上缅甸则不同,因长期的军阀混乱,又是少数民族族邦,缅甸政府无暇顾及,这也间接性的影响上缅甸的华人文化得以保全。缅北华人的群居地与中国云南邻接,受益于地缘政治的影响(其中果敢,勐稳等华人拥有自己的武装与自治区,果敢等华人更是高度自治),一直对中文高度保持着语言及书写能力,大多数目前活跃于中缅两界的以云南人居多。

在缅甸语中,华人(中国人,尤指汉族)被称作「德佑」。这个词的词源很不明确,最早的记录可以追溯到13世纪的蒲甘时代,最初是指缅甸北部和东北部的土地和土地上的多种民族。关于该词的起源有多种看法:源自汉语中的「突厥」一词;源自南诏首都(今大理市)的古称;源自汉语「大月氏」一词;亦有学者考证称,「德佑」来源于中文的「鞑虏」。缅甸坊间对「德佑」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解释。缅族民族主义者倾向于认为缅语中「德佑」的写法是经过修饰的,换成另一个字母(即所谓原来的拼写法,发音不变),其意义为「奸人」,他们认为这是因为中缅经贸交流历史上,「相对淳朴」的缅甸人常受中国人商业欺骗而产生的名词。虽然这样的解释并无历史根据,却深入许多缅族人的民心。19世纪以来,「德佑」才作为对汉族的称呼传播开来。

中国人移居缅甸的最早纪录是在宋代和明朝。18世纪,中国商人遍及例如八莫在内伊洛瓦底江城镇以及首都。其中一部分人在阿玛拉普拉定居下来并发展了一个华人社区,在1859年,国王敏东迁都曼德勒时,华人社区是唯一留下来的社区。他们的后代与主体民族通婚并融入当地,成为受人尊敬的当地公民。

另一波移民潮发生在19世纪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英国鼓励印度人和中国人移民到英属缅甸,为了糊口和发财的中国人纷至沓来。他们主要是经由英属马来亚来到缅甸。中国人很快在高利润的大米和宝石行业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许多人成为了批发商或零售商。与英属马来亚不同的是,缅甸的华人大多来自专业工匠和商人阶层而非体力工。他们的成功反映在民间谚语之中:「像中国人一样挣钱,像印度人一样存钱,不要像缅人一样浪费钱。」

华人能够很好地融入缅甸社会,因为华人也信仰佛教,缅语昵称「胞波」(ပေါက်ဖော်,转写pauk hpaw,意为兄弟)含蓄地表达了这种亲近的关系。在英治时期,中国人和缅甸人的婚姻特别是中国男人和缅甸女人的结合是缅甸最常见的婚姻形式,高等法院根据缅甸佛教法律对中缅婚姻的法律地位提供证明。华人可以说是在缅甸历史上唯一一个受到高度重视的外来民族,不仅是因为古老而不间断的文明,还因为他们的技能和智慧。从1935年到英国结束统治,华人在殖民政府立法机构——众议院中还有议员代表。

1911年,缅甸华侨总数约为421,000人。1921年为819,060人。1931年为983,594人。一般估计,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侵入缅甸时,缅甸华侨约为130万人。

缅甸华人是公认的中产阶级族群,在缅甸社会各个层面都有很好的代表性。缅甸华人也在缅甸的商业领域发挥主导作用,把持着缅甸经济,同时也积极融入缅甸当地主流文化。缅甸华人虽然在经济上取得较大成功,但长期以来一直受到缅甸政府的严重压迫。缅甸华人中除了果敢华人以外,其民族身分基本不被缅甸政府承认。

1962年,奈温领导了社会主义政变,建立了遵循缅甸式社会主义制度的革命委员会。1963年2月,通过了《企业国有化法》,有效地将所有主要工业国有化,禁止了新工厂的成立。这项法律对许多(特别是那些没有完全公民身份的)工业家和企业家,造成了不利影响。政府的经济国有化计划进一步禁止包括非公民华人在内的外国人拥有土地、汇款、领取营业执照和行医。这样的政策导致了大量缅甸华人移民到其他国家——大约10万华人离开了缅甸。

自己虽然也有华人血统,但奈温却禁止中文教育,并制定了强制华人离开缅甸的其他措施。在1967年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期间,奈温政府煽动对华人的种族仇恨,爆发了针对华人的种族冲突事件。包括华语学校在内的所有学校都被国有化。从1967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反华骚乱持续爆发,许多人相信政府暗中支持他们。同样,华人商铺被洗劫一空后还被暴徒纵火焚烧。公众的注意力成功地被奈温政府由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消费品的稀缺和大米价格的上涨转移过来。1982年《公民法》进一步限制了缅甸华人缅甸公民身份(将公民分为三类:普通公民,准公民和归化公民),严格限制特别是没有完全公民身份的和持有外侨证的华人接受包括医疗、工程、农业和经济在内的高等教育。[在此期间,国家经济的衰退和广泛的歧视加速了缅甸华人移民国外。

1988年,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上台,逐步放松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鼓励私营部门增长和外商投资。虽然国家在经济中的自由化作用微不足道,但还是给了华人企业额外的空间来扩大和重申他们的经济实力。如今,大多数零售、批发和进口贸易由缅甸华人经营。举例来说,1985年在仰光唐人街开张的Sein Gay Har连锁集团由客家人张麟科创办。此外,缅甸五大商业银行中的四家——缅甸环球财富银行、佑玛银行、缅甸五月花银行和亚洲财富银行由缅甸华人创办。

如今,大多数缅甸华人生活在仰光、曼德勒、东枝、勃固等城市及其周边地区。虽然主要城市都有唐人街(တရုတ်တန်း; tayoke tan),但华人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分布。缅甸北部地区(简称「缅北」)近年来涌入了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工人、贸易商和赌博业人员,尤其是电信诈骗行业十分兴起。而在与中国大陆大面积接壤的克钦邦,标准华语变得比较流行。

在上缅甸,近年来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新移民移民到曼德勒省、掸邦和克钦邦。华人现在占曼德勒人口的30%至40%。1984年,曼德勒市中心发生大火,许多华人(其中许多是来自云南的新移民)「廉价」购买了大片房产,这被部分缅甸民族主义者污蔑为「趁火打劫」或「蟒蛇吞噬」的行为。

(徽剑备注:缅甸境内,汉族聚集最多的地方,是曼德勒,而不是果敢。果敢汉族数量,其实连整个缅甸汉族的10%都没有。)

1988年军政府上台后,华人加速涌入缅甸,但缅甸政府对此并未采取大的限制措施。许多来自云南(部分来自四川)的华人移民在20世纪90年代进入上缅甸,定居在曼德勒。仅1990年代,估计约有25万至30万云南人迁居曼德勒。他们的到来使曼德勒人口大幅上升,从1980年的50万增加到2008年的100万。华人的节日已经牢牢地嵌入到城市的文化日历中。外来华人来到城市,而本地人则迁居郊区,这种差异引发了民族间的紧张关系。

2016年3月,大勐稳的几万名华人以非华人身份加入缅甸籍,没有这批变更民族的入籍华人的准确人数,坊间传闻的数字则从六万到十几万不等。这些大勐稳华人在加入缅籍后,将以缅族而不是汉族身份登记入册。

上面说了缅甸华人,其实基本上就是汉族,在缅甸的大致历史。

下面我来说几个缅甸的汉族血统的名人

奈温(又名尼温、秀貌)本人是混血华裔,其父亲是广东梅县人,1929年,奈温进入仰光大学读书时,参加过反英学生运动。1931年离校,加入我缅人党(德钦党),致力于争取缅甸独立。尼温追随缅甸民族英雄昂山将军从事民族独立运动,是当时「三十志士」之一。1941年,前往中国海南岛,接受日本军事训练。回国后,奈温一度与日军合作,但自1943年开始,秘密参与组织抗日活动。后与昂山共建缅甸独立军,被称为「缅军之父」。

1949年1月31日,在缅甸独立后担任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总参谋长。1958年10月至1960年4月间,曾一度任看守内阁政府总理兼国防部长。1960年大选后,任三军总参谋长。

1962年3月2日,奈温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吴努,宣布缅甸国防军接管政权,任命自己为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并兼任缅甸总理、国防部长、参谋总长。同年7月,奈温创建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并自任主席。此后作为缅甸唯一执政党,一直是缅甸党政军最高领导人。缅甸倒向美国,加大镇压缅甸共产党的力度,同时以所谓的「缅甸式社会主义」同已与中国交恶的南斯拉夫和苏联建立联系,在1960年代,缅甸曾出现大规模的排华活动。

(徽剑备注,在东南亚甚至世界各地,有个很无语的现象,就是当地的反华最厉害的,通常本身都是华裔,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1972年4月,奈温军政府宣布「还政于民」,奈温本人退出军职。

1974年1月,实行新宪法,3月召开人民议会,成立民选政府,改任总统;国名定为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尼温亦当选总统,1978年连任。1981年,奈温辞去总统职务,但仍留任党主席,保持实际上对缅甸的控制权力。

1988年7月,缅甸全国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美国撤销对缅甸军政府的一切支持,长期独裁统治的奈温被迫下台。9月18日,苏貌接管政权,以强力手段控制局势。许多人相信,苏貌的铁腕行为实际出自已经宣布「退休」的奈温支持。

原缅甸总统山友夫妇都是华人,这个是被公开承认的。

山友(San Yu,1918年3月3日-1996年1月30日),1942年在家乡加入缅甸独立军,成为一名军官。 1972年至1974年,担任缅甸国防军总司令。 曾于1981―1988年担任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务委员会主席(即总统),上将军衔。1988年7月辞去纲领党副主席和国务委员会主席职务。

山友的女婿至今还拿着外侨证件(FRC)

1988年底上台的缅甸国家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政府(Slorc, 1997年底改为缅甸和平与发展委员会 SPDC)里也有华裔精英,例如原旅游部部长觉巴中将(Kyaw Ba)是云南人。

钦纽(1939年10月11日—),祖籍广东梅县,缅甸总理及上将,于2003年8月被委派出任总理一职,至2004年10月他被迫以「健康问题」为理由辞职,由梭温接替,其后遭到拘禁。他的儿子在新加坡娶了一位华人妻子。

德钦巴登顶(1975年至1989年期间担任缅甸共产党主席。1914年出生在土瓦,父亲是华裔小商贩,母亲是缅甸人。 1931年进入仰光大学学习。 1938年加入德钦党,后于1939年加入缅甸共产党,是缅共最早的党员之一。 1948年3月,随德钦丹东转入地下活动。从1960年代中叶开始,他成为缅共实际上的领导人。在德钦辛阵亡后,他于1975年5月当选缅甸共产党主席。继续同缅甸政府军展开武装斗争。

登盛(1945年4月20日—),缅甸政治、军事人物,曾任缅甸总统、军政府总理,卸任总统后至彬乌伦出家,也是华裔,祖籍广东。

上面都是可以查证的华裔重要政治人物。

敏昂莱的前任,丹瑞大将。就我目前可以找到的资料来看,丹瑞的父亲无法确认是哪个民族,但是他的母亲很大可能是汉族。而且丹瑞的妻子Kyaing Kyaing拥有华人和巴欧血统。

还有个著名的女婿,缅甸第二任总理巴瑞,根据缅华老侨领徐四民先生在其的“一个华侨的经历”书中的介绍,吴巴瑞先生的夫人Daw Nu Nu Sway是缅甸一位陈姓橡胶园主的女儿,因为是福建省籍人士,故还会说一些福建话。

此外,还有为数很多的工商等行业的华人华裔。

自1990年代以来移居缅甸的中国大陆新住民,据估计多达250万人,但由于缺乏可靠的人口普查,不算在内。截至2024年,缅甸华人人口估计为400-500万人。

徽剑点评:我个人觉得这个数字还是偏少了。参考泰国(公认泰国三分之一以上是华人血统。),缅甸华人和华裔血统的人士,应该在15%-20%甚至更多。也就是缅甸至少1000-1500万人带有华裔血统,甚至更多。这里的华裔只计算了汉族血统。

像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一样,华人企业家从社会各个层面主宰着缅甸商业。精明的华人接管了缅甸的整个经济。缅甸华人在经济上对缅甸土著居民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维护国家经济活力和繁荣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全国各大城市纷纷涌现了以华人为主导的地区。曼德勒是上缅甸的经济和金融中心,也被认为是缅甸商业文化的中心。大量来自云南省的汉族移民涌入缅甸,他们不断地在全国范围内为经济注入活力,使曼德勒称为了今天的贸易中心。流入缅甸经济的大部分外国投资资金都来自中国大陆投资者,并通过缅甸的中国大陆商业网络进行新的创业或海外收购。缅甸华人企业界的许多成员都是缅甸境外中国内地和海外华人投资者的代理人。如今,几乎曼德勒和仰光的所有商店、酒店、餐馆、金融服务网点和主要的住宅和商业房地产都由缅华把持。

需要强调:绝大多数华人华裔,还是从事的正当行业。

别一提电诈,就以为全缅甸华(汉)人都搞电诈。

上面说了这么多,关键点还是两个:

1、华人在缅甸的渗透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其实因为华人控制了当地的经济,这也导致跟当地土著形成了利益冲突。

缅甸十大富豪中,就有8位是华人或者华裔。

2、当地华人,特别是缅甸的华裔政治人物们,大多在立场上,还是偏向缅族,而不是华人。原因很简单,缅族毕竟是国家基础,而缅族在竞争优势上,远远不如华人。

其实这就是抗日战争中的汉奸,对中国人下手更狠是一个道理。

相反,在非华人的地方,反而对中国人更好一些。

(此处省略1000字)

放眼东南亚,大家会发现:

几乎全是华裔的红色高棉上台,排斥当地华人华裔。

印尼反华的苏哈托,也有各种指向,其很大可能也是华裔。

有意思吧!

今天整理了这篇文章,主要是想告诉大家这么几点:

1、不要把果敢当成缅甸华人的全部,其实果敢只是缅甸华(汉)人的零头的零头,连5%都不到。

同盟军代表不了缅甸华(汉)人。

2、华(汉)人不等于对咱们中国人就天生友好,很多海外华(汉)人坑起中国人、甚至海外华(汉)人自己,危害程度都远超外族人。

3、大部分华(汉)人由于聪明、勤劳,使得华(汉)人的财富远远超过当地人。

先到此为止吧,接下来讲讲昂山素季家族、缅北毒品问题。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