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 : 缅甸2024 紧张形势放缓

编辑: 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5-21 16:14:37 共5187人阅读
文章导读 地理优势如何转化为合作胜势?中、美、日等大国在竞争缅甸影响力的时候,其实每个国家都感到了困难,没有谁感受到了顺利,这个以佛教为文化核心的国家,其国民属性总是具有很多的不可琢磨,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消除缅甸的对外戒心,光靠援助美元也不能打动缅甸人的情感。这个国家给人的感觉是,你帮我是“别有用心”。

林锡星

缅甸战乱已成常态,在各方努力之下,2009年8月前,曾有一段消停时光,但情况并没有遵循人们希望的那样发展,如今战局愈来愈扑朔迷离,跌宕起伏,尤其是在外部势力的日异渗透下,局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今年是与缅甸利益攸关的国家及周边国家非常热心调停緬甸内战的一个特别年度。

不久前,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的缅甸问题特别代表阿伦盖·基迪昆先生(Alounkeo Kittikhoun)访问内比都,这是东盟代表第二次访问缅甸。

在外交领域,Tatmadaw政府作了一些微调,国际社会对缅甸的态度也稍微缓和。

1月28日,老挝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举行了东盟外长会议,军事委员会(NaSaKa)外交部一位高级官员杜玛拉丹泰(ဒေါ်မာလာသန်းထိုက်)(Daw Malar Than Htaik)代表缅甸出席了会议。

这是缅甸首次派非政府代表出席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召开的东盟部长会议,缓解了东盟与缅甸之间的紧张关系。今后缅甸会否继续派非政府代表出席东盟召开的首脑或部长会议,将是衡量缅甸与东盟关系的重要标志。

泰国、柬埔寨和日本近期通过各种方式与缅甸反Tatmadaw力量及Tatmadaw政府接触,显示三国似乎改变对缅政策,积极设法调停缅甸局势。

泰国政府官员近期增加了与缅甸反对力量包括缅甸影子政府“民族团结政府(NUG)”和主要“民地武”的接触,泰国前首相达信则私下请缨调解缅甸Tatmadaw政府和反对力量之间的冲突。泰国和缅甸报章分析称,达信想要主导缅甸和平谈判的计划应该会胎死腹中,原因主要是“民地武”对达信有戒心,因为达信与缅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的关系密切。

只要对国际关系有所关注的人都会发现近期北京与缅甸的密集外交活动。许多混淆视听的虚假信息也接蹱而来。

不可否认,当前中国仍是缅甸最重要的调解人,中国与缅甸各方都保持着良好关系,各种联系渠道一路畅通,各方调解人频频亮相,因为缅甸局势始终关系到中国的边境的安全与中缅经济通道的建设。

国务委员、中国公安部部长王小洪5月25日在北京会见缅甸内政部部长雅毕。王小洪表示,中缅联合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取得标志性重大战果。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和发展中缅关系,愿同缅方一道,全面深化执法安全合作,深入开展打击赌诈、毒品等跨境犯罪行动,加强人员项目安保合作,深化执法能力建设合作,持续推进中缅命运共同体建设,为两国及本地区安全稳定和繁荣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缅甸当前的乱局主要还是贫困落后,随着经济的发展,缅甸的状况才会得到改善。经济发展首先必须局势稳定。目前缅甸各方“民地武”都在不遗余力地抢占边贸口岸,为的就是解决财源问题。缅甸“民地武”最拿手的本事就是在边贸通道途中设关卡收取过路费。

Tatmadaw政府的对策是绕道另行开辟新的边贸口岸或改走海路。

据5月9日出版的《苗瓦底》日报英文版报导,在2023—24财政年度缅甸对外贸易中,正常的海路贸易总额比陆地边境贸易总额还多140亿美元。

在刚刚过去的2023—24财政年度,缅甸对外贸易总额达到300.9亿美元,其中正常的海路贸易交易总额为223.6亿美元,而陆地边境贸易总额为77.2亿美元,海路贸易交易总额比陆地边贸贸易总额多146.4亿美元。

2023年1月至12月底,国际航运公司有645艘集装箱船进入仰光港口。据缅甸港务局消息, 5月份有52艘国际集装箱船进入仰光港口。

据今年4月20日出版的《苗瓦底》日报报导,今年第一季度,1月份至3月份期间共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货轮157艘前来仰光国际港口停泊进行有关贸易活动,来自15家航线公司的157艘国际货轮在这3个月前来仰光港口停泊进行了贸易活动。在2023年这一年期间,共有国际货轮629艘前来仰光国际港口停泊进行贸易活动。

缅甸国家航空表示,仰光-南宁-仰光货运航班每周将运行3个航班。该货运航班使用波音 737 - 800 货机从仰光国际机场起飞,计划每周二、周四、周六运行3班。

目前,缅甸国家航空运行的货运航班分别有仰光-昆明-仰光航班、仰光-曼谷-仰光航班、仰光-新加坡-仰光航班、仰光-芒市-仰光航班。

据悉,建于仰光省瑞比达镇区的瑞脉港和穆塔玛港(ရွှေမဲဆိပ်ကမ်းနှင့်မုတ္တမဆိပ်ကမ်း)已被税务局批准为国际货运临时口岸,可向周边国家出口货物。

据税务局称,以上2个口岸于2024年4月24日获得批准。为了能够从该口岸开展向周边国家的边境贸易出口活动,自4月24日起,包括海关在内的部门联合小组(OSS)承担了检查任务,企业家现在可以开展出口活动。

去年12月,根据缅孟双边协议,向孟加拉国出口的20万吨大米中,有16万吨大米是从瑞脉港出口。

2024年5月16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会议上,反Tatmadaw的民族团结政府(NUG)驻联合国大使(原民盟政府驻联合国大使)吴觉莫吞发言时声称,在缅军方政变后的统治之下,缅甸民众处于水深火热当中。缅甸全国人口一半以上已经面临贫穷,而中等阶级已逐步消失。

反Tatmadaw媒体的报道有点自相矛盾,有消息透露,在泰国购买公寓房的外国人当中,缅甸人位居第二。

据泰国民族报(THE NATION)公布的数据显示:缅甸公民在泰国购买公寓房392间,耗资22亿泰铢,位居第二。据悉,购买泰国公寓房的“外国人”当中,中国公民占41%,位居第一,而缅甸公民占10%。

5月初,泰国驻缅甸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阿卡瓦特(Akgavat Thanaprasitpattana)表示,尽管存在冲突,仰光的街道、餐馆和酒店都人潮涌动,这表明缅甸经济具有弹性并持续增长。

尽管网传缅甸的战事频繁,但旅游业还是很昌盛,据2024年5月10日内比都讯:2024年5月10日下午在仰光国际机场一片热闹欢腾。因为迎来了来自中国的“FAMILIARIZATION TRIP—FAM TRIP”41名旅游资源考察团代表。仰光省政府经济贸易部长吴缪敏昂(U Myo Myint Aung)、酒店与旅游部司长吴貌貌觉(U Maung Maung Kyaw )为首的相关负责人、缅甸旅游企业协会总会会长以及其他兄弟组织单位前来仰光国际机场迎接中国代表团。中国代表团受到了鲜花及载歌载舞的隆重欢迎待遇。

据悉,这是为了吸引中国游客,为了让中国游客更深入了解缅甸,促进缅甸的国际旅游业,由缅甸酒店与旅游部牵头,与缅甸旅游业协会总会、缅甸酒店协会、缅甸旅游市场促进会等组织共同联合主办的活动。此次缅甸旅游资源考察团有来自北京、昆明、云南、桂林、重庆、成都等中国各地的旅游组织以及媒体,总共41人,将在缅甸仰光、蒲甘、曼德勒、内比都、维桑等旅游胜地考察。

由缅甸酒店与旅游部的数据获悉,自今年1月份至3月份,三个月内前来缅甸旅游的国际游客达35万人。其中,中国游客依然占据首位,其次是泰国游客。

目前缅甸Tatmadaw已陆陆续续收复不少失地,形势朝着既互相对峙又保持相对稳定的方向发展。

国际社会对缅甸各方的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据2024年4月29日仰光讯:英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院THE SCHOOL OF ORIRNTAL and AFRICAN STUDIES(SOAS),UNIVERSITY OF LONDON 在上周因邀请了缅甸Tatmadaw驻英国代表吞昂觉TUN AUNG KYAW参加东盟电影节,而遭到反Tatmadaw组织的强烈谴责抗议。据悉,吞昂觉是将原民盟政府(NLD)驻英国使馆大使吴觉刷敏被撤销后,目前Tatmadaw政府驻英国使馆的代表。

有不少分析员认为,尽管缅军在边境节节败退,但仍是个强大的对手,应该能继续掌控政府和中心地带,除非发生内部叛变或外部干预。克伦民族联盟(KNU)及一些“民地武”也说,下来预计还会发生更多暴力事件,反Tatmadaw政府势力要取得胜利并不容易。

缅甸,还有一个政治生态,自二战以后,缅甸军人对国家的影响力和管控力异乎寻常,军人在各个时期都牵制甚是决定着缅甸的外交走向。

接下来将是全力以赴筹备选举事宜,因为最终还是要靠选举决胜负。这也是大势所趋。

4月26日,陈海大使在内比都会见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哥哥(Ko Ko),双方就缅甸国内政治转型、大选筹备等事宜交换了意见。

东盟也同样关切缅甸的选举事宜。

中国欢迎Tatmadaw政府释放昂山素季,因为这是众望所归,但绝对不会与民族团结政府(NUG)打交道。

据2024年4月29日仰光讯: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外交部长辛马昂(Zin Mar Aung)在接受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记者的采访时称:“我们警告北方邻国不要支持缅军政府(无论军事还是财务)。正式发了公函,但不见回应。”

中缅关系并不可能一帆风顺,即使短期有较快改善,从中长期看,两国很难成为全方位亲密朋友,能在经济上实现最大程度的利益共享就是理想的结果。中缅关系不只是双边关系,也不只是国际博弈,最根本的问题是缅甸这个国家“得国不正”,其领导人“德不配位”。

中缅关系,不只是密松水利工程的事,也不只是经济走廊的事,中缅关系涉及到错综复杂的民族、地缘和国际竞争关系,很难确立非常鲜明的长期路线。

地理优势如何转化为合作共识?中、美、日等大国在竞争缅甸影响力的时候,其实每个国家都感到了困难,没有谁感受到了顺利,这个以佛教为文化核心的国家,其国民属性总是具有很多的不可琢磨,光靠物质并不能消除缅甸的对外戒心。很早时候就有西方学者指出:“他们宁愿把宝藏埋在地里,也不愿拿出来与人共享。”光靠援助美元也不能打动缅甸人的情感。这个国家给人的感觉是:你帮了我,我也未必会感动。

在经历了时冷时热的中缅关系波折之后,昂山素季2015年6月10日至14日率领着她的庞大代表团访华了,受到了超越正常的热情招待,中国国内媒体对此评价很高,对中缅关系的未来也情绪乐观,部分媒体甚至认为缅甸有“亲华远美”的倾向。但实际结果并非如此。

中缅关系并不可能一帆风顺,即使短期有较快改善,从中长期看,两国很难成为全方位亲密朋友,能从经济上实现最大程度的利益共享就是理想的结果。

地理优势如何转化为合作胜势?中、美、日等大国在竞争缅甸影响力的时候,其实每个国家都感到了困难,没有谁感受到了顺利,这个以佛教为文化核心的国家,其国民属性总是具有很多的不可琢磨,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消除缅甸的对外戒心,光靠援助美元也不能打动缅甸人的情感。这个国家给人的感觉是,你帮我是“别有用心”。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