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万奥密克戎感染者后遗症有200多种?专家权威解读

编辑:凤凰网 文章类型:健康 发布于2022-04-09 12:54:18 共2495人阅读
文章导读 核心提要:1. 最早感染奥密克戎的患者,病愈至今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月,因此不可能有真正可靠的后遗症数据,之前的后遗症已经不适用于目前的奥密克戎毒株,但可以作为一种参考。……

来源:凤凰网

以下文章来源于CC情报局 ,作者张洪涛

文/张洪涛  美国药理学博士,凤凰网《肿瘤情报局》特约专家

核心提要:

1. 最早感染奥密克戎的患者,病愈至今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月,因此不可能有真正可靠的后遗症数据,之前的后遗症已经不适用于目前的奥密克戎毒株,但可以作为一种参考。

2. 不同于2003年“非典”的治疗,新冠的治疗不但没有使用强效的糖皮质激素,也严格控制了治疗的时间,这样大大减少了副作用所导致的后遗症,且所谓的新冠后遗症,其实只是病毒感染所导致的长期症状。

3. 肌肉疼痛、疲倦及恐惧、抑郁等心理障碍是新冠肺炎患者最常见的长期症状。研究发现,在感染30 天之后,COVID-19 患者发生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比一般人要高,这些疾病包括脑血管疾病、心律失常、缺血性和非缺血性心脏病、心包炎、心肌炎、心力衰竭和血栓栓塞性疾病等。

4. 新冠疫苗的接种可大大降低出现长期COVID症状的风险:头痛减少了 54%,疲劳减少了64%,肌肉疼减少了 68%。

5. 目前传播的多数新冠后遗症说法都不可靠,专家表示,“奥密克戎新冠病毒变异株有200种后遗症”这种说法大大夸大了感染奥密克戎的后遗症。只要患者免疫功能正常,后遗症很少会出现,基本上可以完全康复。

1

上海本次疫情97%以上是无症状感染者,会有后遗症吗?

根据上海卫健委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2年4月7日,上海累计有尚在治疗中的3989例本土确诊病例,尚在医学观察中的120514例本土无症状感染病例。这些数字里,不包括本轮已经出院的确诊病例和方舱医院“毕业”的无症状感染者。

从这个数字看,虽然现在每天增加2万例阳性,大约97%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看到这个比例,大家可能心里会有所释然,对新冠的恐惧会有所减轻。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就会来了:后遗症怎么样?

目前的奥密克戎疫情,从去年年底才开始在全球流行,最早感染奥密克戎的患者,病愈至今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月,因此不可能有真正可靠的后遗症数据。

但是,新冠已经折腾两年多了,一直不缺各种关于后遗症的说法。由于病毒改变了,之前的后遗症已经不适用于目前的奥密克戎毒株,但还是可以作为一种参考。

▎图/新冠后遗症可能仍然是美国数百万人的慢性病。而且也是一种昂贵的疾病。截止今年1月,据一项估计仅在美国,新冠后遗症(Long COVID)就已累计损失了 3860 亿美元的医疗费用。4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责成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制订全国行动计划,并拨款11.5亿美元应对新冠肺炎长期后遗症可能带来的健康危机。

2

新冠的“后遗症”,其实更科学的名字是“长期COVID症状”(Long- COVID)

2003年,在“非典”爆发之后,由于治疗的经验不足,大剂量使用了糖皮质激素进行治疗,而且由于患者病程比较长,药物的使用时间就很长。“非典”疫情结束之后,在治愈的患者中,出现了长期的与糖皮质激素相关的后遗症。

因为新冠病毒与导致“非典”的SARS病毒有同源性,而且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案中也有糖皮质激素,后遗症也因此成为了一件令人担心的事。

▎图/新冠感染会造成生殖器缩小3.8厘米”和永久损伤男性功能?(详情请看链接)网上一直热传的这则关于男士丁丁的话题,在凤凰网《肿瘤情报局》专门辟谣之后仍然至今热传,甚至成为一个“重要的新冠后遗症”。但事实上《世界男性健康杂志》这本由韩国人办的杂志的研究文章,至今只研究了两个病重到要切除生殖器的病人。这篇研究中是需要切除阴茎的极端情况,不能就得出结论新冠影响生殖器。

但是,2020不是2003,2022也不是2020。虽然糖皮质激素仍在使用,但是与“非典”的治疗相比,已经大不一样,不但没有使用强效的糖皮质激素,也严格控制了治疗的时间,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副作用所导致的后遗症。这也属于“吃一堑,长一智”。

但是,互联网上至今仍有一种声音,仍在炒作“非典”治疗的副作用,认为只要使用“西医”的方式治疗新冠,就会有副作用。这是在用无知挑起中医和西医之争。

▎图/新冠会引起脑萎缩?Nature 3月份发布的一份研究曾引发广泛的讨论,但这个结论目前遭到了一些质疑。英国专家指出:对大脑的改变不一定来自病毒,且并非新冠独有。而且这个研究仍然是基于早期病毒,与目前的奥密克戎无关。

在另一方面,一些新冠感染者在出院之后,确实还是会有一些长期的症状,这也正好被炒作后遗症的人用来作为所谓的证据。

事实上,大多数有这些问题的患者,是中、重症感染者。这些患者治疗后出院,并不等于已经被治愈。由于疫情所导致的医疗资源紧张,患者无法一直留在医院进行治疗,需要回家康复。所以,所谓的新冠后遗症,其实只是病毒感染所导致的长期症状,也就是“Long COVID”。

▎图/4月6日,《英国医学期刊》(BMJ)公布一份由瑞典研究团队发表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民众在感染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后的6个月内,患血栓风险会增加。研究团队以逾100万名在2020年2月至2021年5月期间确诊新冠肺炎的人士为研究对象,再将他们的健康情况,与400万名年龄以及性别和他们相同、但没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士作对比。这仍然是德尔塔的后遗症,与目前的奥密克戎无关。

3

Long- COVID会有哪些问题?两年前的武汉新冠感染者有这样几种后遗症:肌肉疼痛、疲倦及恐惧、抑郁等心理障碍

对于2020年武汉疫情期金银潭医院治愈出院的新冠患者,中国学者进行了半年和一年的随访,研究结果发表于专业杂志《柳叶刀》[1]。

研究表明,肌肉疼痛、疲倦及恐惧、抑郁等心理障碍是新冠肺炎患者最常见的长期症状。至少有一个长期症状的患者,在出院后6个月随访时比例为68%,在一年随访时,虽然有所降低,但仍有49%; 有呼吸困难的患者,比例却略有增加,从26%增至30%;有焦虑或抑郁症状的患者,也略有增加,6 个月时比例为23%,12个月随访时增加到26%。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都是金银潭医院的患者,感染后大多有重症。虽然有这些长期问题,88%的人还是可以返回工作岗位。所以,对于他们来说,生活虽然不能恢复到从前,但还是可以继续。

国外疫情比中国严重,自然也有很多关于新冠后遗症的研究。一份对美国15万新冠感染幸存者的研究发现,在感染30 天之后,COVID-19 患者发生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比一般人要高,这些疾病包括脑血管疾病、心律失常、缺血性和非缺血性心脏病、心包炎、心肌炎、心力衰竭和血栓栓塞性疾病等[2]。

▎图/新冠感染幸存者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了(图片来自文献[2])

在中国,按照之前的标准,所有感染者都会接受治疗,“应收尽收”。但是在国外,医院一般都不收治轻症患者。对上述美国感染者的研究也表明,医院收治的患者,尤其是ICU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才主要是有高风险的人群,在轻症患者中,风险相对很小。

▎图/在住院及ICU患者中,新冠感染幸存者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比较严重(图片来自文献[2])

以上的研究都是严肃认真的学术研究。当然,也有一些并不严谨的研究,从一些不常见的个案中,推测出诸如“脑萎缩”等“后遗症”,甚至有民科式的解读,根据小报上荒诞不经的报道,对人体的生殖器官“说长道短”,无上限地宣传新冠病毒对人体生殖的影响。

这里不得不举一个大家不可能忽略的事实:在2021年春,印度经历了巨大的新冠疫情,某些地方的感染率达到了80%,火葬场遗体堆积成山,连轴转的焚尸炉都被烧熔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印度的人口增长。2022年,印度人口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第一。

如果说疫情对人口增长有影响,那么对病毒的恐慌,远甚于病毒的直接影响。

▎图/由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曹彬、武汉金银潭医院王先广、以及国家呼吸医学中心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王建伟共同撰写的这篇论文的相关数据,1276名新冠患者出院出院12个月后,肌无力/疲倦、抑郁/焦虑、呼吸困难、睡眠困难、脱发、关节痛等,是目前为止随访患者较为主流的后遗症。如果把排除的56位有精神问题/痴呆症而不能参加随访的患者也部分考虑在内的话,那有精神症状的人群比例其实更高。

4

接种疫苗,可以减少Long- COVID(新冠后遗症)

对于症状严重的新冠感染者容易出现的长期症状,有没有什么办法避免呢?

办法当然是有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免感染!如果无法避免感染,那么接种疫苗,也可以减少出现Long COVID新冠后遗症的风险!

由于不到位的宣传,之前大家对疫苗期望过高,以为可以完全避免感染。当发现这不可能做到之后,又对疫苗极度失望。

但是,数据已经表明,目前获得批准并大力推广使用的疫苗,对重症、死亡都有较好的保护率。而真实世界的数据也表明,疫苗接种有助于降低出现长期COVID症状的风险。

一份调查了3000名感染者的研究表明,与不接种疫苗的人群相比,完成新冠疫苗的接种,可以大大降低出现长期COVID症状的风险:头痛减少了54%,疲劳减少了64%,肌肉疼减少了68% [3]。去年英国的一份研究也有相似的结论,在完成疫苗接种的人群中,长期COVID症状的风险减少了一半 [4]。

▎图/接种疫苗后,各种长期COVID的症状都大大减少了(图片来自文献[3])

5

奥密克戎的“后遗症”有哪些?目前那些危言耸听的所谓新冠后遗症说法都不可靠

对于奥密克戎变异株,目前已经知道,部分感染者会出现味觉、嗅觉的短暂改变甚至消失。

英国的一份研究表明,感染奥密克戎毒株之后,有13%的人会丧失嗅觉或味觉。相比之下,在之前的疫情中,这个比例高达34% [5]。从这个数据来看,奥密克戎的杀伤力也下降了。

因为奥密克戎感染的病程相对较短,一些感染者的嗅觉或味觉丧失,就会在其他症状消失之后,确实可以称为“后遗症”了。所幸的是,在短暂消失之后,大部分人的嗅觉和味觉都会恢复。

此外,儿童感染了新冠病毒之后,会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症”(MIS-C)。香港奥密克戎疫情的数据表明,有“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儿童,在康复后的两到五周之内,会有高烧、皮疹、腹泻等症状,所以家长在儿童康复后需要注意观察。

对于其他的长期COVID症状,数据还不充分,但有人认为,虽然不能用“非典”的后遗症来推测新冠,但是用之前毒株感染后的数据来推测,也是合理的吧?并非如此!

尽管之前的毒株和奥密克戎都属于新冠病毒(SARS-CoV-2),但是,病毒感染的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前的毒株很容易造成肺部的感染,损伤肺的呼吸功能,因此大量患者需要吸氧,严重的还需要机械通气。相比之下,奥密克戎主要感染上呼吸道,对肺的损伤较少,所以大部分人都是轻症甚至无症状。在奥密克戎疫情期,也几乎很少听说氧气瓶不够用的情况。

出现了这样明显的改变,再用之前毒株感染后的结果来推测,就不合理了。

针对“奥密克戎新冠病毒变异株有200种后遗症”这样的说法,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胡必杰教授表示,“这种说法大大夸大了感染奥密克戎的后遗症。作为一种病毒感染,奥密克戎和两年前经常侵犯下呼吸道的新冠原始病毒类型相比,主要局限于上呼吸道。只要患者免疫功能正常,后遗症很少会出现,基本上可以完全康复。”

虽然奥密克戎还是会引起少量的重症感染,尤其在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群中,但是,从目前所了解的知识来判断,即便有长期COVID症状,发生率也会大大低于之前毒株的感染者。

目前上海、吉林等地疫情比较严重,所幸的是中国之前的抗疫政策,让我们坚持到了今天,没有让德尔塔等毒株引起大面积疫情;只是让一个毒性比较小、但传染力巨大的病毒破防了。

疫情带来的困境,不能靠恐慌带路走出!科学和理性,才是GPS!

希望上海等地早日走出疫情。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