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侨领胡文虎(苏基丰)

编辑:缅华文化网 文章类型:缅华人物 发布于2011-10-16 18:57:22 共3298人阅读
文章导读 爱国侨领胡文虎(苏基丰)

 

爱国侨领胡文虎

苏基丰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胡文虎的故乡—福建省永定县下洋镇中川村一片欢腾,举行胡文虎纪念馆开馆暨胡文虎基金会成立庆典。前来参加庆典剪彩的有国务院港澳办主任鲁平,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原福建省委第一书记项南,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全国政协常委黄甘英,福建省委副书记林开钦,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洪华生,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刘金美,广东省、福建省、香港各有关单位代表,闽西地、县领导及胡文虎先生的女儿、星岛集团主席胡仙博土等人。大会开始后,当鲁平、林开钦为国务院总理李鹏题写的”胡文虎纪念馆”牌匾揭幕时,整个山村沸腾起来。 这一刻,九泉之下的胡文虎先生如英灵有知,当会与祖国家乡人民一起欢舞起来。

    胡文虎是缅甸土生华人“峇峇”的杰出代表人物。他生于1882年,卒于1954年。父亲胡子钦原籍福建永定,出身在中医世家,早年跟”水客”来到缅甸,后来开了一间”永安堂国药行”;母亲李金碧,祖籍广东潮州,是土生华侨。胡文虎三兄弟都出生在仰光,老大文龙早逝。父亲逝世后,文虎,文豹两兄弟共同经营”永安堂国药行”。后来,胡文虎根据东南亚气候炎热、湿度大、华侨和当地人常患头晕、吐泻和”发痧”等疾病的情况,把父亲留下的”玉树神散”秘方,加上搜寻到的有关验方,经过反复筛选、配伍、试制,终于创制了清凉解暑、化毒去湿、止痛止泻的以万金油为龙头的系列成药。此后,由于他抓住机遇,正确地运用商业策略,加上善于用人及其他条件的配合,使虎标万金油等系列药品迅速风行亚洲各地,他自己则跃居为举世瞩目的大企业家。他在创业发财的同时,又在”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和”自我得之,自我散之”的思想指导下,赞助和举办了大量公益事业,更使他的声名大振。如他当时为广州方便医院筹款捐献时,《广州日报》记者郁达夫发表“悬壶济世,乐善好施——访万金油大王胡文虎先生”的专访报道,使得他的”万金油大王”、”大慈善家”的名声不胫而走。

    胡文虎从他出生到创业之年,中间除回福建家乡读私塾、牧牛、做农事四年之外,都是在殖民地的缅甸及东南亚国家生活和工作的。因此,他具有笔者在前文所说的缅甸土生华人典型的“峇峇”憨厚性格特点和浓郁的“峇峇”文化精神,他性格敦厚朴实,平易近人,以诚待人,质直有余,不假修饰。对帝国主义压榨舆欺凌殖民地人民与华侨的有切肤之痛,对帝国主义以至欧美白种人有一种近乎与生俱来的”敌对”情绪;在祖国家乡四年生活中又受到我国传统文化的薰陶,私塾课余阅读《水游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小说中的”忠孝节义仁”、”四海之内皆兄弟”的观念深深刻印在脑中,上述思想又与缅甸社会的佛教思想结合起来,便形成了他的仇视帝国、热爱祖国、热爱同胞、四海一家、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思想观念和博施济众的高尚精神。

    胡文虎一生轨迹,处处闪耀着“峇峇”文化的精神。 三十年代,胡文虎在新加坡建设公众使用的游泳埸,他愤于上海租界公园挂”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特地针锋相对布告只准华人游泳。他在英国统治下的香港建虎豹别墅,裏面特地建立林则徐塑象,纪念这位鸦片战争中反抗英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民族英雄。他办中文报纸之外,还在新加坡、香港办英文报纸,虽“长期亏蚀”,但是他坚持办下去,“为的是批评港、星两地殖民政府施政上的错误”。他曾对人说:“香港和星加坡的英殖民政府官员不懂中文……所以要办英文报,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怎样駡他们的。”好个老实人说老实话。

    胡文虎是企业家,主要是运用手上的资财表达他的爱国的热忱。1922年,孙中山讨伐陈炯明期间,他们兄弟两人自认是信佛教的,不能捐钱给革命党人买枪炮去杀人,却捐出了价值l万多元的成药(万金油、八卦丹等)作为赞助孙中山讨伐陈逆的医疗药品。1933至1934年,他先后借巨款给福建、广西省政府搞建设,又拨8万元建海南海口码头。抗战时期,他集资l千万元在我国西南组织华侨企业公司,另外又向云南矿务公司独自投资l千万元。抗战胜利不久,为了建设福建,他即联合侨领多人,并取得陈嘉庚的支持,开办福建经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资金3百亿元,分3百万股募集。他带头认股投资13亿元),可惜不久因国民党当局阻梗而夭折。至于资助祖国抗日,则早在”七七”事变前五、六年就已开始行动,先是援助马占山,接着是援助十九路军。十九路军副总指挥蔡廷锴曾说:”本军在沪抗日,胡(文虎)君援助最力。”“七七”卢沟桥事变,掀起了全国人民同仇敌忾的抗日战争之后,他慷慨解囊,积极支持祖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他不但是华侨中个人捐输之最多者(其中有直接对新四军的捐献),而且还运用他在广大华侨中的崇高威望和巨大的影响力,迅速组织和启动了南洋客属总会遍布东南亚的53个分会,掀起了抗日捐献热潮。

    胡文虎一生乐善好施,在国内外办了许多公益事业。在缅甸,他们兄弟俩捐赠兴办的就有仰光中心小学、孟加拉中学、华人子弟小学、缅甸瓦城老人院、缅甸直通老人院、仰光天主教养老院、仰光杜宇尊老人院、仰光儿童乐园、仰光保育院……。对于祖国的公益事业也办得很多,其中“千所小学”、“百座医院”的捐赠规划更是脍炙人口。很可惜,由于抗战爆发,“千所小学”仅建成3百多所,后来他将准备捐建学校的余款2百万元全部认购“抗日救国公债”,准备抗战胜利后运用其本息再完成心愿。“百座医院”也未能完成,但总计l千万元的专款已汇回国内并分存于几个大银行,准备山河光复后完成任务。但是,抗战胜利后,出于国民党反动统治腐败、通货以天文数字膨胀,币值狂贬,这两笔款便“泡了汤”。他办公益事业,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不分畛域。他自己曾宣称“面向全国”、“全国国民一视同仁”,办公益、搞赈灾都奉行地不分东南西北,人不问属于何省何县的原则。如“千所小学”计划,其中仅100所定在福建省。

    1941年2月22日,重庆《新华日报》第一版以《华侨巨子,胡文虎抵渝》为题,报道了前一天该报记者在机场采访的新闻。其中说:“……胡氏宅心仁慈,广济博施,十九年前即决定提存永安堂赢利四分之一为慈善公益专款,尔后逐年增至十分之六。盖胡氏之言曰:自我得之,自我散之,以天下之财,供天下之用。二十年来慷慨输将,或办公益,或作善举,或助建设达千余万元之巨。抗战以来,胡氏付资于义捐及公债者已达数百万元。又胡氏对于文化事业,亦甚致力,所办星系八大报,盛誉中南……”,给予很高评价。最使胡文虎激动不已的是,在离渝前夕,中共领导人周恩来和叶剑英将军,在嘉陵新村寓所会见了他。临别时,叶剑英送了一个福建漆器烟盒给他。他很敬重周恩来和叶剑英,以后一直把这赠品陈列在客厅上。之后,他随着形势发展,经过对国民党所作所为是否能再代表正统的反思,逐渐萌生了把中国共产党尊为祖国正统的观念。因而于广州解放时,他办的《星岛日报》(当时胡在香港)即以《广州天亮了》的头版通栏大标题刊登了这一特大新闻。1950年上半年,胡文虎通知汕头《星华日报》罗铁贤要照章向人民政府缴交房地产税;稍后,又三次致函中南军政委员会,表示拥护新中国的人民政府,并说愿意继续为祖国公益事业捐资,1951年又派胡梦洲到广州购买新中国人民政府发行的爱国公债3亿元(旧人民币)。这些事实说明,深受旧正统观念影响的胡文虎随着时代的进步,对于人民的祖国已有了新的认识。但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在极左思想的影响下,相当长一段时间对于胡文虎的评价众说纷纭,其中有不少非议和责难,使他得不到正确的评价,甚至蒙受不白之冤。其中责难的来源,主要是胡文虎对蒋介石的态度和香港沦陷期间的“东京之行”。现在,经过掌握胡文虎一生的大量活动史实,特别是于一九九二年在日本查阅到胡文虎一九四三年到日本东京与东条英机谈话的原始记录——《胡文虎与东条谈话实录》,从而使众说纷纭的“东京之行”真相大白之后,对胡文虎已可以作出公正的评价。这次在胡文虎家乡举行的庆典,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认为,胡文虎是缅甸土生华人的杰出代表人物。从他是侨居海外的、深受“峇峇”文化薰陶和我国传统文化影响的、政治上比较幼稚且具有正统观念的、华侨大企业家的实际来考察,而不是用政治家、革命家、理论家的标准去要求他的话,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把祖国利益、民族利益看成高于党派利益的爱国爱乡的大企业家,大慈善家和著名的爱国侨领!

(选自《缅华社会研究》)

相关文章:

http://baike.baidu.com/view/91636.htm

http://longyan.gov.cn/rdzt/hwh/spjj/

http://www.longyan.gov.cn/kjzd/kjrw/200708/t20070815_1644.htm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