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剪刀的老头 (叶国治)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8-12 16:04:41 共1932人阅读
文章导读 磨剪刀的老头 (叶国治)

 

磨剪刀的老头

叶国治

    做裁缝的人缺不了剪刀。裁缝的剪刀又重又长,跟普通人家用的剪不一样。爸爸用的剪刀有两种,一是剪线用的比较小;另一种是裁剪用的,又大又长,一剪下去,半尺多长,齐齐整整。不过,时间长了,剪刀的刀口也会钝的,这时就需要磨利削钝。可是,磨剪刀是件细致活,有技术,挺讲究的。不懂的人,会把剪刀磨坏。爸爸的剪刀,自己从来不磨,都是请人磨的。 

    十八条街上,每隔三几个月就有一个磨剪刀的人出现。一个瘦削却矫健的老头,看样子有50多岁了,肩上扛着一张条櫈,条櫈一头钉着一块尺来尺的砂岩型磨刀石,粗粗的砂面泛着点点晶亮;另一头挂着一只小桶,里面有小榔头什么的,还有一块灰色的比较光滑的青石,是细磨用的。

    他姓什么我不知道,从他跟爸爸妈妈的交谈中,略略知道他是安徽人,在乡下种田,因为天旱,收成不好,地主又逼债,只好抛妻弃子,一个人出外流浪谋生,跟着一些人流落到缅甸。自己不懂话,又不会做别的。好在庄稼人会磨镰刀,锄头,他就在山上找来两块石头,就帮人家磨刀,有一顿没一顿的,就这么混着。

    他拿着剪刀,先打量一下,然后就开始磨。

    他骑在条櫈上,用块抹布沾点水洒在剪刀上,双手均匀地按着剪刀,在砂岩石上一下一下地起伏躬腰,唰--唰,唰--唰,他的微白的额角直冒汗。磨一阵,抬起剪刀,端祥一下,然后又开始磨,两次三番之后,就取出细磨石,把剪刀上的粗纹磨掉,抛光磨亮。这时不再那么使劲,而需耐心细心。然后,拿出一些旧布,试试剪刀的利刃度,用手指轻轻抹一下,直到他感到满意了,就交给父亲,父亲就付给他报酬。

    现在磨刀,都用砂轮,把剪刀对着砂轮。滋滋几下,不必费劲,可六十年前的磨石师傅,靠的是力气,一件活干下来,满身大汗的。

    左邻右舍的阿婶阿伯们,也趁这个机会,把家里用过的钝刀旧剪,花个一盾几安钱的,让磨石老头翻翻新,抛抛光,就可以省下一些买新的钱了。

    剪刀老头干完活,用脏毛巾揩揩汗,喝下一大瓶水,扛起条櫈,浴着夕阳离开。

    这是六十年前的事了。想起这一帧中国人流浪海外求生的镜头,不知磨刀老头是否已经魂归故里?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