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墨(叶国志 )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8-13 21:36:38 共1979人阅读
文章导读 邻居老墨(叶国志 )

 

邻居老墨

叶国志

    今天是星期六。午后一下班,工人们就匆匆打卡离厂。我开车回到家,路两旁就停着各种牌号的旧车,哦!隔邻老墨又开派对了。

    一下车,嘈杂刺耳的墨西哥音乐就灌入耳鼓。来到后院,铁网篱笆那边已经安放了一套大型的儿童充气屋,屋是鼓鼓囊囊的蹦蹦弹床。几个胖嘟嘟的墨裔男孩女孩在嘻嘻哈哈地弹跳着。旁边的大树下,摆放着两张长桌,桌子堆满汽水,啤酒,花色纸盘,白色纸杯。一些穿着整齐的肥胖男士和低胸丰臀的女士散乱地围在桌边,一边喝酒,一边大声地说话。有的跟随着强烈的音响,摇摆着肢体,尽情狂欢。

    邻居老墨,名叫荷塞,才40来岁,就有三女一男。大女儿不到20岁,就生下小孩,今晚的Party,就是庆祝孙子的生日。大女儿在附近高中毕业后,就到一间超市当收银员,勾上了一个男同事小伙子,肚子大了,就结婚。荷塞很高兴,喜滋滋地向我述说,并表示歉意地说,今晚可能嘈到半夜,请别介意。

    在美国,如果隔邻的吵闹影响到你的安静,有权向警局告发,派员禁止。但是周末除外。不过,我们老中对这种影响别人的行为,大都听之任之,不过是忍一阵罢了,何必伤感情呢。

    荷塞是个大公司的工人,负责街道下水道工程,这家伙还挺能干,开的是一辆庞然大物似的工程车,光是轮胎就有一个小孩高,有时候晚上开回家来,这辆怪物就占领了车库前面整块地。自己用的小车两辆,只好停泊在街边过夜。荷塞很勤快,汽车小毛病小修理,自己动手。后院前院的草坪,有将近6000多平方呎,他都自己推着铲草机整理。

    他老婆没有工作,四个孩子,靠他的工资(他的工资可能较高,他算技术工人)还是吃紧的。但他们全家总是那么乐乐活活的。跟他做邻居几年,总见他几个孩子手中玩具时时变花样,玩一阵滑板,又变滑轮车,过一久又是排轮鞋,幼童时,三轮车,长大了又是单车。孩子们的游乐总是与时俱进。玩一阵足球,又变棒球,又变篮球,孩子们一个个都是那么活泼,好动,有点令人讨厌却又十分令人可爱。中国人的孩子就跟老墨不一样,家长要他学这样,学那样,有的孩子下了课,又去上中文,上数学课。到了周末,又学钢琴,学美术,学功夫,学才艺。

    荷塞每年都在圣诞前后,拿假期回墨西哥老家,他一走就锁起门,开着自家的小VAN面包车,载着全家回墨西哥享受天伦之乐。荷塞有老年父母,休假回来,老父老母也来住。老头子见到我,很客气:“阿米哥,各磨是嗒(你好吗?)”我也礼貌地回敬:“格拉是安维诺!”(谢谢!很好。)老头子不懂英语,而我又不懂西班牙语。我们隔着篱笆,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比手划脚一番,哈哈大笑。

    天黑了,荷塞拉长电线,按上大灯泡,照亮整个院子。客人们喝光堆满桌的可乐饮料和啤酒。还坐在狼藉的桌边听音乐,聊天,充满节奏感的墨西哥音乐还在夜空飘荡。那些参差不齐,大大小小的孩童不知疲倦,还在大喊大叫,蹦呀跳呀,不亦乐乎。

    我们关起门,扭开电视,看我们的综艺节目。我们老中,不喜欢那么张扬,而老墨,喜欢尽情发泄,两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就差别在这里?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