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国科普缘(上)

编辑:缅华文化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1-05-21 23:02:47 共2421人阅读
文章导读 我的异国科普缘(上)

 

我的异国科普缘(上)

——忆仰光童年趣事

杨民政

    缅甸是笃信南传佛教的国度,全国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人们都信仰佛教,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见到金灿灿或白晰晰的佛塔。父亲在抗战之初背井离乡到缅甸谋生,母亲几年后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姐姐来到仰光与父亲团聚。虽然身居海外,我们家却始终保持着闽南人的传统习俗。父亲早年接受过私塾教育,然而在西学东渐的年代,先进的思想文化对他却有很大影响,使他掌握了一些自然科学知识。母亲是传统的家庭妇女,每当传统节日或已故长辈忌日,免不了拜神和祭祀,供桌上摆满了好吃又好看的供品。仪式结束前,母亲要求我们全家人从大到小按年龄排序轮番烧香祭拜,父亲虽说不信鬼神,但迫于母亲坚定信念的“威慑”,只好“就范”。

    我出生于仰光,我的童年是在仰光18条街度过的。我家住在三楼,是最高的一层,进出房门必须从一、二楼室内经过,楼下采光极差,一、二楼间的楼梯即便是白天都是一片漆黑。我家与二楼之间的“门”其实是水平方向安装且能翻动的门,我们称为“楼梯盖”,这些重重障碍形成了我们与户外沟通的“天然屏障”。因此,我和弟妹除了上学放学,一般很少下楼,很少和小朋友一起玩耍,也不大会讲缅甸话。由于上述缘故及受父亲的无神论思想影响,使得我在这样封闭的小环境中,培养了动手能力,并开辟出自己的一片科技活动小天地。

天文篇

    缅甸的大部分国土被森林所覆盖,故有“森林王国”的美誉。因为经济不甚发达,也就没有什么环境污染。那里的空气特别纯净,天空总是那么通透湛蓝,大气能见度总是那么高,云彩总是那么变幻多端,星星总是那么亮,常常勾起我儿时纯真的遐想……。

    我家主屋顶为闽南常见的马鞍脊红瓦斜坡顶,这栋楼原先为两层半,剩下的半边是厨房和卫生间,所以这边的屋顶与主屋顶不一样,是后来加盖的瓦楞铁皮顶棚。仰光地处热带,除了凉季,平时气温较高。入夜,母亲常常带我们到厨房的屋顶上乘凉。我家在18条街下段,离海墘(仰光河有潮汐现象)较近,清风习习吹过,浑身暑气全消,好不惬意!铁皮屋顶边缘没有女儿墙,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能席地而坐或躺下。仰望着深邃的星空,听着母亲讲天上人间的故事,牛郎、织女,太公钓鱼……,我常常向母亲发问,这些人怎么会住在天上?星星为什么会掉下来?掉下来之后到哪里了?……这一连串的为什么有时把母亲给问烦了,就叫我们不要用手乱指天空,要是指到月娘娘,小孩子的耳朵就会被割掉的!吓得我再也不敢作声了。 后来,我在“仰光华侨小学”上学了,特别喜欢上自然常识课,好奇心更是有增无减,常常得靠课外书来满足求知欲。过去问母亲的这些“为什么”,后来在仰光的“春节文娱广场”书摊买了天文科普书籍和全套的《十万个为什么》之后,都有了答案。

    小学毕业后我到“南洋中学”就读,最爱上物理和化学课。老师在学校里做过的试验,我回家之后,便因陋就简由自己再做一遍。学校里的阅览室是我常去的地方,最让我迷恋的是由周总理题写封面的《知识就是力量》月刊,里面有各种科技小制作文章,其中光学试验是我的最爱。我初二时就完成了最为得意的科技作品——简易开普勒天文望远镜。我在只荷坦街头摆眼镜小摊的曾氏老华侨处,买来一只+100度远视眼镜坯片做物镜,用双凸组合透镜做目镜,用马粪纸板卷成圆筒做望远镜筒,为克服透镜的色差和像差,在物镜前装一只光阑,配上马口铁做的简易支架,小型天文望远镜就大功告成了。当晚就将天文望远镜指向月球上的环形山,仔细地进行观察,月球上的陨石坑、山脉、“海”历历在目,激动心情溢于言表!父亲对我的这一兴趣爱好也给予了支持,带我到他的好友,即一位在仰光小有名气的钟表修理技师杨德源先生家里。他收藏了不少小透镜和胶合透镜组,全都送给了我,但是理想中较大口径的物镜还是没能在那里找到。尽管如此,通过不断的改进,这架天文望远镜放大倍数达到40倍左右,比普通双筒望远镜强多了。木星及其四颗卫星、土星光环、金星的相位变化、太阳黑子、双星、星团、星云……等等天文奇观,都是我用这架望远镜第一次看到的。从此之后我对天文的兴趣更是有增无减了!

 

 

 

 

            上弦月(用松下FZ10直接拍摄)

 

 

 

 

 

 

  

 

 

   土星和它的光环

 

                  

 

 

 

   

 

 

 

                                        木星

 

 

 

 

 

    那时仰光的夜空没有光污染,只要天气晴好,星光都特别明亮,全天88个星座中的主要星座都是在我家屋顶上认识的。仰光华人聚集区的街道为南北向,我躺在屋顶上面朝正东方,是识星的最佳方位。仰光地处北纬16.5º,可以看到南天的不少星座包括许多在国内看不到的亮星。

    学校放假期间,晚饭之后,我常带着弟弟到离家不远的仰光河畔码头,走过浮动的廊桥站在没有船舶停靠的趸船上,视野顿时开阔。对岸达拉小镇的村落、寺庙、树木仿佛镶上一层金边,熠熠生辉,河面被落日染成猩红,海鸥三五成群不时从头上掠过,微风夹带着“雅比”(缅语称鱼虾酱)的腥香气味;尽情地享受着缅甸民歌《海鸥》中展现的美好景象……,此情此景真是令人陶醉难忘!随着太阳坠落至河面,亮度降到可以直视时,我们用肉眼看到了太阳黑子(此时正值太阳活动峰年)!在日落后的暮霭中,全天最明亮的金星渐渐亮了起来,就像一盏明灯,随着太阳落去的方向西坠。有时金星会亮得在白天都可以看见,当它位于东大距之后,在下午4点钟左右便能够用肉眼观察到。由于我具备了一定的天文基础知识,能大致估算出白天黄道的位置,所以很快就能在湛蓝的天空中找到它。看到它的那一年,我家已经搬到了21条街,就是在家门口看到的。由于金星具有较高的亮度,当它接近地平线时往往被误认为是远处的明灯,反而被人们所忽略!到了7、8月份,夜幕降临后,在漆黑的天空中,渐渐显现出薄雾状虚无缥缈的银河,贯穿仰光南北上空,银河的南端在达拉的上方,是形态活灵活现而又壮丽的天蝎座和人马座,这里就是银河系的中心,是恒星最密集,银河最亮丽的部位!我和弟弟尽情地享受灿烂的星光,面对浩瀚的宇宙,思绪万千,深深感受到地球上的生物竟然如此的渺小。我们憧憬未来,心潮澎湃,久久不肯离去。

银河

 

昴星团

    每年12月中旬,地球都会穿过双子座流星群轨道。在那一天晚上1点钟左右,我叫醒了弟弟,带着一床薄毯子,一起蹑手蹑脚悄悄地爬上了屋顶,对双子座流星进行观察和记录。弟弟负责数数,我对照星图记录较亮流星的轨迹、亮度。这是双子座流星雨的一次小规模爆发,有时还偶尔滑过火流星,迸发出耀眼的火花,拖着长长的烟雾尾巴,久久才散去。那个动魄恢弘的天象,令人难于释怀!

流星雨

 

池谷-关彗星

    1965年,天上出现了一颗由两位日本天文爱好者同时发现的池谷—关彗星。10月下旬一天夜里3点多钟,父亲把我们都叫醒,一同来到海墘街,天上点缀着冬季亮星,我们朝东方望去,池谷—关彗星已冉冉升起,雾状彗核很明亮,彗尾也十分明显,向上微微弯曲,虽然高压水银灯路灯都亮着,并没有影响用肉眼观察,如果在没有灯光影响的环境中观看,想必彗尾一定会更长、更靓丽!这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最壮观的大彗星!据说它的最大亮度曾达到-11等(星等负值越高越亮,金星最亮时不超过-5等),位于西半球的某些国家在白天也能看见它!

火箭篇

    60年前后,当时的苏联成功地将人造地球卫星、试验动物、宇航员送上太空,社会主义阵营东风压倒西风的态势渐强,对缅甸华侨也是个鼓舞。

    我九岁那年,苏联的第一颗卫星上天了,仰光的报纸都刊登了卫星将越过仰光上空的时刻和方位。当天晚上6点多锺,父亲带着我们早早来到屋顶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天色越来越暗,星星越来越多,离预报时间越来越近,我们将信将疑地巡视着天空的每一个角落。突然,一颗“不速之客”出现了,忽明忽暗,晃晃悠悠,从西北向东南飞去,我们注视着它直到看不见为止。起初全家人屏住气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生怕会吓跑卫星似的,这时才激动得大声呼叫起来!让我震撼的是科学家对人造卫星途经世界各地的时间和方位预报得如此精确,赞叹科学的伟大力量!

加加林 

    加加林上天开启了人类征服太空的新篇章,这时候我已经在南中就读初中了。一天晚饭时,弟弟喋喋不休地缠着我,问火箭是怎么上天的?我仅凭从初中物理课本和课外书上得到的一知半解的知识,对他的问题进行耐心的解答,我谈到了第一宇宙速度、第二宇宙速度,火箭只有克服了地心引力才能飞向太空,而要克服地心引力就要有足够的能量,能获得足够快的速度;速度是火箭挣脱地心引力的关键!弟弟听懵了,还是不能明白。我就用金属汤匙往跟前一扔,演示因为速度太慢,汤匙马上被地心引力吸住而掉下;我再用力把金属汤匙以抛物线尽可能扔得远些,汤匙“飞行”较长时间才落下,这因为我的力量大了,速度快了;最后,我将金属汤匙举在身后,做出猛然发力的样子,突然听到母亲的大声责备。当母亲听到第一次汤匙落地的响声,以为是不小心,紧接着第二声又响了,就判定是故意的了,正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看到我又将汤匙举起来了,这明明就是“胡闹”嘛!……虽然我蒙受了不白之冤,但弟弟得到了启发,我心里并没有因此而任何受委屈感。

    其实这件事我已忘却,30多年后与弟弟重逢时,他提及此事,说是因为他的缘故造成母亲对我的误解,还为此感到内疚呢!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2 条评论

雅泉 13 years ago 回复TA

儿时与兄长探索大自然,我们度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仰光江畔留下了兄弟俩多少脚印,美丽的的仰光江,快乐的童年……在我心底留下了永不泯灭的美好记忆……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