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斑貌瓦小说散文新集》(丘文) 10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21-04-23 12:51:57 共195人阅读
文章导读 在狗的世界一年一次发春是规律,<多达林>月<雅茄>色魔神尊就开始操控玩弄狗狗们。

《德斑貌瓦小说散文新集》

(作者:德斑貌瓦  作者:丘文)

(十)爱的邂逅


   在狗的世界一年一次发春是规律,<多达林>月<雅茄>色魔神尊就开始操控玩弄狗狗们。

   阿麦,雷素与大黑,因为不是<帝茄敏>的后裔,它们也被<雅茄>色魔掌控在了手中。被<雅茄>色魔最先掌控的雷素与大黑。雷素与大黑感情本就热络,又被<雅茄>色魔一煽情,变得疯疯癫癫,卿卿我我,中间者大黑狗,出双入对,终日不分,非常地热狂,忘食,废饮,一只跟一只耳鬓撕磨,已很心满意足。雷素是只精灵,中间狗大黑也不是善茬,它们已是欣喜若狂,忘了天忘了地。

   眼见雷秦与大黑的亲密,阿麦从看不顺眼到心生妒嫉,看惯雷素和大黑整天被指责。<雅茄>色魔附身阿麦了,阿麦不能再如前般生活,到雷素的身傍兜转转,大黑发威了,阿麦怎能认怂,不但是<雅茄>色魔附身,<登特宁>神也入了身。

   初到貌鲁埃家时的阿麦与雷素都还小,只是步入少男少女期,大黑是时已是大叔级的大狗。前年因为年龄大又是家中旧庸,所以能任意霸凌阿麦们,阿麦非常惧怕大黑,很是听从大黑的指挥。大黑与雷素的情缘还是阿麦牵的线。

   现在已非当初,阿夷已长大了,体格也比大黑强壮多多,有了勇气,以前对大黑抱有惧意,在雅茄色魔与登特宁神的助力,对抗大黑的勇气,在阿麦的心里兹生。

   有一个傍晚,中间者大黑和雷素正在嬉耍时,阿麦跑去了雷素身边,中间者大黑发威驱离,以前的结果必定是阿麦回头逃开,现在可没个回头的征兆,“嘿,强占人妻,碰我妻,就看我的牙齿!”,并龇牙列齿相向,中间者大黑感到非常惊呀?说道:“说什么?这是我的妻,跟你没关系!”也回以张牙舞爪。雷素没离开大黑,就似表示“这是我的主!”。

   阿麦胆怯了吗?!灰心了吗?怎么会怯怕?怎么会灰心!

   “嘿!雷素不是我的妻,是谁的妻?我父母在双方家长面前订的亲,是合理合法,举国皆知的事,在报纸上登有订婚启事,还有相片。”据理相争,狂吠不休,声势皆厉。

   “你别多话,我不理你父母为不为你作主,雷素爱我,我爱雷素,不信你可以问雷素。”张开满咀龇牙,回眸看了一眼雷素,表示了这个意思。雷素好像表示支持,靠到大黑身边。阿麦大失颜面,怒气顿生,并不退让。

   “不管谁爱谁,我不知道,在双方家长齐全的面前订了亲,就是我的妻子,你没有权力,”怒目而视,表示着这个意涵。

   阿麦只是引经据典,说着法津的话,中间者大黑尴尬了,雷素也不知如何相应,最后得了接冲之之计,“嘿!不管怎样,后市后价,现在你敢碰我妻子看看。”大吼一声,发出了威肋。

   “好呀!碰了又怎样?”说着跑近雷素身边,雷素避到大黑身后,大黑愤怒异常,迎着阿麦嘶吼攻击,阿麦反抗互咬,大黑和阿麦你来我往互斗嘶咬,山合欢树吵什热腾了起来。

   貌鲁埃让它们两只斗了一阵,双方难分难解分不出胜负,最后要司机貌尼和批水夫马哈扬,泼水驱离结束了这场大战。阿麦脸部受创,大黑的臀部和身躯伤痕累累,但是此仇未了,只是因为怯怕貌尼们暂时分离。

   隔天喝了早荼,貌鲁埃在楼上书房和一些文件纠缠不清对,屋前草坪,又看见阿麦与大黑的打斗武戏。暂讨放下那些文件夹,貌鲁埃专注地关心阿麦们的战争。

   起初大黑像占着上风。时间稍为久了,大黑的气力有所减弱,开始喘气。昨晚被阿麦重创的臀部和全身的伤痕,开始给大黑制造了困难。阿麦是只年轻力壮上进的年青狗狗,大黑已是年迈力衰的老狗,在长久战斗中,年迈力衰进入老年的中间者大黑,怎能赢得了正当年富力壮的上进的阿麦。

   战斗开始到十五分钟,大黑败跑了。阿麦乘胜追击,拼命赶到离开大院门口,阿麦才回到雷素所在的草坪,雷素心里认为,阿麦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大黑,敢对抗大黑。初时和大黑对恃到现在,雷索对大黑有说不尽的崇拜。到今天早晨战斗结束,才知道阿麦比大黑更勇气,更有力量。

   阿麦靠近自已身旁时,雷素赶紧跑出迎接,并用舌头舔牠脸上的伤,对阿麦表示了亲热,表示了对阿麦的崇敬依靠,看到雷素的倾间变脸,阿麦脸上的表情是笔墨难以传达的。“我怎能畏怯大黑!”以战胜者的雄姿站在雷素的身边。

   上边描述的战斗后,大黑想靠近阿麦和雷素的身旁可就难了,连走近貌鲁埃家院子附近都不敢,一看到大黑的影子,阿麦就疯狂追逐,大黑舍命狂逃,雷素依着何麦寸步不离。阿麦与雷素已是如胶似漆,情意深深,快乐无边,嘻嘻哈哈地过着欢畅的日子。从远处望着这样情景的大黑,是多么的伤心难受。

   前年受圣人钦丹敏寻衅,与雷素有相当久一段不能亲密相处的日子,今年又要去会阿麦的对手德奎,又是咫尺下天涯了。大黑似是因为自已失败的恋情悲伤颓废。

有时想虽然和雷素不能耳鬓斯磨,为还能有凝眸相望的一刻,乃会躲草丛后偷望,看见阿麦和雷素眉目传情,传递相思,象是被二牛触了,再也不能隐而不动,激情地奔了出去。大黑像只疯了的狗,它连貌鲁埃园都无立雉之地。吃也吃不下,喝也喝不下,郁郁悒悒。到了晚上因过于伤情,不得不大声啸叫以解心中的忧郁之气,一听到大黑的啸嚎,阿麦马上奔出院门追赶,大黑无法纵情啸嚎,嚎声未尽阿麦已到身边,又得跑了。

   就这样废寝废食,郁闷寡乐,总要闪避强敌的大黑,一天天消瘦了。因心焦而身神焦灼的话,因此证实。阿麦咬伤的痕迹,开始给它制造困难,不是一天天愈合,而是日益严重起来,为雷素而焦脆是原因之一,被阿表咬伤了的伤口,一天天发炎疼痛是一种,

   因苍蝇们的阴谋,大黑的伤口开始溃烂。大黑不安,但也无法可想。只是不断躲避。看着大黑的不幸的貌鲁埃,无法再压抑自已的怜悯之心,想给它的伤口上药,叫它到门边也不来,叫貌尼们去追捕也不得。

   大黑的伤越来越严重,大黑会因为这伤与世长辞,大家都这么认为。怕它来死在自家门口,貌盛他们一见到大黑,就会把它驱逐到远处,大黑在就将断气时,还忘不了雷素,非要见雷素最后一眼,就是断气也要死在雷素的面前,就在众人酣睡的深夜,它来到曾经与雷素欢快相处的大合欢下,渡过最后一晚。

   隔天早晨,貌盛们起床时,看见了合欢树下大黑的尸体,就在这草枰埋葬了殉情的大黑。爱,每每会给世上的动物带来多大的伤害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