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尘封已久的遥远记忆(朱徐佳)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21-10-19 12:19:50 共338人阅读
文章导读

那些尘封已久的遥远记忆

(朱徐佳)

记得当时正年少,

一同学习在母校,

集体生活趣事多,

梦回校园已夕照。


你是否还记得?你在上课时偷看小说被老师抓到,我站在舞台上独唱发不出声音,他在运动场上跌了个四脚朝天,我们在点灯节带着别针去仰光闹区看灯访色狼……。

这些从记忆深处找出来的不经意的点滴,经过岁月的沉淀,已经成了美好的回忆。

让我们一同来回味那些尘封已久的遥远记忆……

抄黑板报,到厨房偷吃

我们宿舍里有几位同学每天负责把一些文章、意见或通告等抄到钟楼下的黑板报上,这工作一般都是在晚上做,好让同学们第二天一早就可以看到。记得当时抄黑板报的有我和杨桂芸、朱雪雪、苏民强等几人。

我们常常抄到很晚,肚子饿了,就跑到厨房,悄悄的把窗子打开爬进去,把厨工们当晚做好的,准备第二天早餐的食物,毫不客气的大吃起来。通常会有炒饭炒米粉之类,还是热腾腾的。吃饱后再从窗口爬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厨工们全都在睡大觉,毫不知情。

有时候,遇到煮的是白稀饭,我们就不稀罕了。但也有办法,就到唐少英老师宿舍的窗外去叫他,他从睡梦中被我们吵醒,就骑着单车到外面去买些炒饭炒米粉回来给我们吃,他真是个好老师。

把玉兰树带回家

在校园里有几棵高大的玉兰树,就在女生宿舍附近。玉兰花的清香,伴随着我们的作息成长,它已经成了我们校园的象征之一。

毕业了,拿起行囊告别了老师同学,也告别了玉兰树,真舍不得玉兰树,想把它带回家。

于是请许锡荣老师帮忙,他细心的用插枝帮我做了一盆小苗,我带着这小苗乘坐火车经过两天从仰光回到缅北腊戍的家,把它种在后园。径过了几十年的风霜,它已成长为一棵高大漂亮的玉兰大树,每次见到它,就会想起亲手为我培育它的许锡荣老师。

颜料和画笔

有次负责做一个有彩色图画的通告,就向陈大安老师借用工具和颜料,老师把几支不同尺寸的画笔刷子,以及各种颜料交给了我。

有了工具和材料,漂亮的通告很快就做好了。我把用完的工具和余下的颜料放在床底下,准备第二天拿去还给老师。

第二天把那些东西拿出来一看,画笔刷子上的毛都已被颜料粘住变成一块一块硬邦邦的了。我知道糟糕了,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拿去还给陈大安老师。他看了一眼,也没怎么责怪我,只淡淡的说,你用完后应该马上清洗干净,才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陈大安老师教会了我,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把善后的工作做好。

同学们,不要选肉

在学校寄宿的那几年,除了学习,吃饭也是件大事。那时年纪轻正是发育长身子的时候,好动、能吃。逢到当天煮的是喜欢的炒饭炒米粉之类,听到鈡声一响,就会蜂拥到饭堂取餐然后大快朵颐。

负责饭堂工作的,是由生活指导选出来的学生担任,责任是监督同学们守秩序排队取餐,不要争先恐后。

记得那时负责管理饭堂的是谢志华同学,每次用餐时间一到,他就站在饭堂门口维持秩序。一边看着同学们排队取餐进入饭堂,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同学们,不要选肉!不要选肉!

可见那时候的我们,是多么喜欢吃肉呀!

大凉山,飞鞋舞

在一次文娱晚会上,我们排练了一个少数民族舞蹈 “大凉山彝族舞”。漂亮的少数民族服装也准备好了,粉红色的缎鞋还绑上了丝带。

晚会那天,轮到我们表演了,当我们在台上全神贯注,跳得兴高采烈时,却发生了状况;不知是大家跳得太卖力,还是鞋带没绑好,鞋子竟然一边跳一边脱落,在舞台上乱飞。结果这 “大凉山彝族舞” 变成“飞鞋舞”,成了当日最特别的节目。

看恐怖电影

记得有一次的周末,我和雪雪及宿舍里的另一位女同学,相约一起下仰光去看电影,决定去看那部恐怖片,名叫 ”吸血僵尸”。

几个人进到戏院里,却是越看越害怕,看了一半,不敢再看,就从戏院里跑了出来。后来想想,觉得买了票不把它看完很不值得,结果又跑进去把它看完。     

看恐怖电影之后还得了后遗症。晚上回到了宿舍不敢上厕所。当年我们女生宿舍是在楼上,要上厕所必需先到楼下,还要经过一段走廊,灯光又不是很亮,心里真是毛毛的。只好约了几个人一起,大声唱着歌,快快的走过囉。

这些都是无限温馨永存心底的美好记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