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灜之旅台北聚(苏金安)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22-12-06 15:18:10 共5171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东灜之旅台北聚

(苏金安)

金秋是日本的旅游旺季。我和老伴瑞贞由旧金山飞往大阪,加入缅甸Smart Way旅游团。杨胜富同学因了我们此行,特意带队全程陪同照顾我们。

八天六夜,我们玩了大阪、京都、东京、奈良、名古屋、镰仓和横滨。

年迈、体力不支的我俩,徒步登高的景点,唯有望洋兴叹,望而却步。

然,富士山是此行的一大收获。晴好的天气是驱车上富士山的绝佳时机。那是黄昏时分,虽不见白皑皑的山头,蔚然壮观的富士山全貌,可我们真真切切,实实在在身临其境。零下二度的天气,个个冻得直哆嗦,带着颤抖的笑声,兴奋不已。

富士山是日本人民的象征,被誉为“圣岳”—我们何其有幸!


另一个奇观是大涌谷(Owakudani), 是箱根町(Hokone) 的旅游胜地。这里是火山活动末期里的一次大喷发所形成的遗迹,至今仍不断地有地下喷出大量水蒸气和火山瓦斯,周围空气中也弥漫着火山特有的硫磺味。大量硫磺蒸汽不断地喷出,雾气腾腾,将泉水烧得滚烫。大涌谷的特色名物是黑鸡蛋,是由温泉水煮熟因硫磺呈黑色。在日本传说中吃一枚即可延寿7年。大量游客慕名而来大排长龙,求得一尝为快。

踏上日本国土,令我们大为赞叹的是环境整洁干净,人人都遵守秩序,彬彬有礼。凡事都按流程走,因而也造就了日本人的严谨和认真。

良好的教育从小就认识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不能成为任何人的包袱。影响别人是大为不敬,是作恶。这已深入骨髓成为习惯。

行走在路上,不见有垃圾桶之类。他们不会随意丢垃圾,宁可带回家。

日本的厕所可以说是别具一格。马桶圈加温,坐便器有喷水洗净,确实相当舒适干净。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公共厕所更是独具匠心,宛如化妆室,馥郁替代了异味,给我带来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独特体验。

所有日本人都讲礼貌,都小心翼翼不给别人添麻烦。听说地铁、公交上禁止打电话,会影响到别人。对人的帮助做到仁至义尽。我们团队里一对姐妹夜间出游,欲乘地铁回酒店。偌大的地铁站路线错综繁多,不知所从,只好询问一位行人。他不嫌其烦,一直把她们送到应搭的地铁。热情、宽厚待人已习以为常。


日本的生产品是世人所称道的。据说,内销品比出口货佳。观光客也就不吝啬兜里的钱。但凡能出示护照还会给你折扣。琳琅满目的品种任你选购,不做天花乱坠的推销。

这不由地想起数年前我们随购物团来到广州一家富丽堂皇的珠宝店。物件的摆设令人眼花缭乱。年轻英俊的老板,手腕戴着佛珠,自称是龙头老大。欢迎我们远道而来的美国同胞,愿以最优惠的价格售之。他口若悬河,头头是道,听的大家怦然心动,不自觉的纷纷阔手相购。我们的现款已剩无几,拿出信用卡。他信手接过来,不用我们输密码,径自拿去刷了(在中山市要输密码)。结果买回来的是赝品,更离谱的是这几单购件是在风马牛不相及的张家界刷的,还加了几件无中生有的物件。真是黑到家!

我深有体会,日本人文精神的体现,是人与生产品完美和谐的结合。

旅游团的诚心安排,吃上可口的当地料理。几日来的相处,原本陌生的彼此结成了亲密无间的伙伴。个个称心如意,乐此不疲,意犹未尽,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们的另一个旅程是台北。趁回程转机之便,杨胜富同学给我们安排在台北做三日游,还定了酒店。

张惠超同学刻意请假,全程带我们浏览台北市。

最是难以忘怀的是见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同学。

陈美惠和陈淑芬既是校友又是同事,都已老态龙钟,步履维艰。陈美惠须得坐轮椅,陈淑芬要拄拐杖。一见面,高兴的忘乎所以,握手言欢,情意拳拳。中国女中的同学个个鬓发染霜,岁月给我们每个人的脸上留下了年轮的印记。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其乐融融。

陈美惠的夫君、女儿都来了。据女儿说,她母亲从不出户,怎么劝也无动于衷。听说简瑞贞来了,很激动,非见不可。在校时她俩是朝夕相处的室友,情深意挚。女儿也很高兴,难得母亲有这份心情,破天荒跨出门槛,说不出的高兴。为此,她不辞劳累排队购买驰名的”佳德凤梨酥“赠送与会的每人一盒,有心了!

今日一叙,何日再见,委实黯淡。相聚是短暂的,席终人散,不胜依依,难舍难分,美惠老师忍不住潸然泪下。

翌日是华友聚。刘焕杰同学做东,在号称”缅甸街“的华兴路(商号招牌都加了缅文),请”当宝“印度饭和海南鸡饭。是刘同学负责发送《百年华中情》特刊给台湾华友,是获得《特刊》的第一人,热情慷慨,盛意可嘉。饭后,蔡汉在同学带我们大家去品尝地道缅甸风味的奶茶。

吃的是家乡美食,品的是情谊佳味。诚挚的感谢你们的热忱美意。


十天的旅程颇感疲惫,然而心情十分愉悦。扶桑行,体味了浓厚的人情味,很温暖;台北同学汇,久别重逢,他乡遇故知,终生难忘。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