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堂学童(洛杉矶 苏顺路)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1-25 14:26:45 共2109人阅读
文章导读 佛堂学童(洛杉矶 苏顺路)

 

佛堂学童

洛杉矶 苏顺路 10/14/2011

    一九四七年,二战结束过去一年。我家住在缅甸伊江三角洲渺茗县城对岸村北江边。政府小学即将开学。母亲却觉得孩童幼时在佛堂受教,好过普通学校,能培养忠诚老实,带三哥和我进佛堂,拜请德高望重的寺主长老收教。长老七十有余,双眉变白,学识渊博,能写一手好书法。

    我们每日七时到堂,长老从基础授课,在石板上写字句,我们跟着念抄,时间约一小时。有一天,我们起床迟了,三哥怕挨打,母亲如何劝说无效,从此十二岁即辍学终生。我提心吊胆,手握母亲给我的烟叶,献给长老,他喜欢口嚼,没惩罚我,也没问及二哥。

 

    不久,长老发给初级课本,上课时间增至两小时。几个月后,我念完全书,背读滚瓜烂熟。于是不到半年,我开始学初级梵文及佛经。上课时间增至上,下午。梵文是缅文中程度最深,解意最难,不易学懂。翻开首页,字句密麻,重重叠叠,读不出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在长老贴身教授下,我掌握要领,熟读深记,打下坚实的缅文基础。可惜,当时年纪太小,未曾深入领会其意,探讨其密。

    寺院里除了长老,另有两位大和尚,几个小和尚,两个五十来岁厨工,七,八个年龄八至十二岁住寺学童。

    施主们到佛堂,由长老接待。村里有佛事,大和尚出席。小和尚及学童则天天出去化缘。两个厨工负责学童晚餐及次日和尚们的晨餐。缅甸和尚禁喝酒,但吃荤,过中午十二点,不进食,只喝水。另有许多佛规寺律。

    下午,我与住寺学童一起念经,彼此感情亦加深厚。他们常约我吃午餐,但从不叫我出去化缘。

 

    化缘是很有趣的事情。一般小和尚分村南,村北两组。一个小和尚配两个学童。十时准时出发,小和尚走在前面,怀抱圆钵接热饭。学童一路叫喊“化缘来了”,挨家进户交换铝制菜盒,留空取实。头顶装满铝盒的圆盘,十一点前赶回寺院。

    长老和大和尚先用餐,食量不多。小和尚排二。轮到学童吃饭,两个圆盘,中心堆白饭,大学童平分两份菜盒,大家围坐圆盘,扒饭参菜,手抓入口,狼吞虎咽,其乐无穷。

    学童除化缘,按时定期劳动,如扫院,提水,清洁地板。我参与时,他们总拣重让轻,免我劳累。

    乡村寺院威望极高,村中小纠纷常找长老,总能化解。长老还能行医,小病无需赴县城。记得我小时,年年沙眼,母亲带我找长老,给我蓝色粉末,母亲用浮汁调均点滴,骤见奇效,数日痊愈,再无沙眼顽疾。

    每年公历五至八月是农忙守斋期。和尚闭门念经,停止一切喜庆婚嫁。待到农忙过去,丰收在望。全村开始活跃。到了点灯节,全村男女老幼,到寺院集中,参加佛庆。

 

    寺院中间建有高大庙宇,塑有巨大坐佛,金碧辉煌。点灯节夜晚,大佛前摆满各种鲜花,水果,糕点,点满彩燭,贡奉到深夜。是我们最期盼,最快乐夜晚,和村民一起拜大佛,念佛经,祈求五谷丰登,来年风调雨顺,大小平安。我们围着灯火玩,贡奉结束,大家分享丰盛的水果糕点,许久不散。

    寺院面积很大,到处长满苍天大树。有多种芒果树,密菠萝,香甜可口。各种高大的花树,矮小的奇花异草,四季开花。散发芳香。绿树葱浓。环境幽雅。终生难忘的仙景天堂。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