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电话(伍全礼 美国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4-03 16:53:43 共2045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一通电话(伍全礼 美国洛杉矶)


一通电话

伍全礼 美国洛杉矶

    铃铃铃……凌晨三点钟,正在睡梦中的老曹,被电话声吵醒,不知是谁这么早打电话来。
拿起话筒,听到对方问道:“是阿舅吗?”

    老曹一惊,马上想到在远方的二姐,以为是外甥阿荣打来的,赶忙问:“是阿荣吗?是不是你妈妈的身体健康出了问题了,你才三更半夜打电话来?”

    对方说:“不,我是阿杰仔,特地打电话来向恩人问好。”

    老曹一头雾水:“哪个阿杰仔,什么恩人,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对方加重语气说:“阿舅忘了吗?我是阿杰仔,三十年前你帮我把脚医好的阿杰仔。”

    他说三十年来一直在打听阿舅的消息,最近才从朋友处得知阿舅的电话,终于找到了阿舅,亲口对阿舅说一声谢谢。他说能有今天,永远不会忘记阿舅的大恩…

    老曹再也睡不着,回想起三十年前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阿杰仔十来岁,比老曹大约小十岁。二人非亲非故。因为是老曹大姐的邻居,所以也跟着大姐的孩子们叫老曹阿舅。阿杰仔家里兄弟姐妹众多,父亲没什么固定的工作,多靠母亲做些糕点上街卖维持家计,所以生活并不是很宽裕。

    有次老曹在去大姐家的小路上遇到阿杰仔。见他右脚小腿萎缩,不能站立,用手撑着一枝竹竿,很吃力的往前挪动。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两年多前,有次在草地上踢球跌倒伤了腿,也曾看过中西医,但没什么效果。情况越来越坏,只好呆在家里,既不能上学,又没有经济能力到外地去看较好的医生。只能这样一天天的拖着,说着说着眼泪汪汪,不知往后的日子怎么办。

    老曹听了很是同情他的遭遇,想到有一位朋友,是昆明医学院毕业的周医生,因移民局的问题,老曹曾多次帮忙过他。因此就把阿杰仔的情况对他说了,周医生过来替阿杰仔捡查,说他的脚是骨结核。拖太久了,如要医治,只能达到腿部不再萎缩,不再坏下去。膝盖只能有限的弯曲,不能全弯。但可以站立行走,行动没问题,只是不可能回复到受伤前般完好如初了。老曹听罢,觉得既然有可能治好,就和周医生商量,希望他能帮助阿杰仔把腿医好。

    阿杰仔的腿必须长期治疗,所需的药品,当时只能在黑市买,费用不少。以阿杰仔目前的家庭经济情况,是无法负担的。因此,老曹就把阿杰仔的情况告诉了一些乡亲邻里,请大家给予帮助,能捐多少随意,好让阿杰仔把腿医好,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但人情冷暖,经老曹多日奔走,也只捐到一百多元。离所需医药费用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老曹当即决定帮人帮到底,所需费用全部由他负责。请周医生尽快开始为阿杰仔治疗,并预先交给周医生一笔钱。

    就这样,周医生每天到阿杰仔家替他打针下药,开始了长期的治疗。不久之后,见到阿杰仔的的腿渐渐有了起色,能站立了,只是患处还会痛。

    在这期间,老曹为了办理移民手续,经常出门在外,只得交代周医生尽力为阿杰仔医治,如费用不够就向他拿。

    在他出国前,最后一次见到阿杰仔是在一间服装店,知道他在学剪裁。见到老曹,也许是害羞,也许是不知如何表达,只是一味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老曹也不在意,希望他多多保重身体,祝他有一个美好的前途。

    几日后,老曹离开小城,移民去了外国,开始了新的生活。而这件事,也在老曹的脑海中忘得一乾二净,直到接到这通电话……

    阿杰仔在电话中告诉老曹别后这些年的情况,他说当年脚医好后,在小城学了几年裁缝。后来移民澳门,不久后转辗到了台湾,一直在一间服装公司做裁缝,收入不错,工作稳定。已结婚成家,育有二子。并买了一间公寓,目前生活安定。

    老曹听到阿杰仔生活安定,家庭幸福,也为他高兴。想不到三十年前自己心存的一点善念,竟能让阿杰仔在人生的旅途上,有了美好的结果,心里蛮觉安慰。

    自那次电话之后,阿杰仔逢年过节,都会打电话来问候老曹。翌年,老曹出国旅游经过台湾,见到了久违的阿杰仔,虽然右腿没有正常人这么方便,但上下楼梯、骑电单车和日常走动都没什么多大的问题,完全可以应付日常生活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2 条评论

缅华网网友叶国冶 12 years ago 回复TA

这是篇微型小说,有人物,有情节,结局也不错.
你是顆未经琢磨的石头.不要老说不会冩,一寫就会驚人的.多年前我就看出耒了.别偷懒,在有生之年发出点光吧!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