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木偶师的中国梦:我的骠国乐

编辑:胞波网 文章类型:民俗 发布于2016-09-15 10:46:36 共2455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缅甸木偶师的中国梦:我的骠国乐

    胞波网 :杨成金(译)

    我是个缅甸人,是一位日语导游。但我在1998年还没学日语之前,大约在1990年的时候,就学习缅甸木偶,现在算起来已经有25年的木偶戏表演经验。在25年的表演生涯中,我经历过无数的困难与烦恼,但我乐于我的木偶艺术生涯,也为能从事这个行业而感到欣喜。

    其实,我开始学习木偶戏的时候,缅甸木偶艺术正面临着即将从缅甸这个土地消失的困境。缅甸木偶不但没被缅甸人民珍惜,甚至被遗弃、不重视,而令人痛心,就因为我持着保护木偶艺术的那颗爱心,便学了这个艺术,并决定传承给后生。刚开始的时候,我对学习木偶并不感兴趣,只在杜玛玛乃创办的木偶剧场弹奏自己喜爱的缅甸传统音乐、缅甸抱琴及演唱缅甸传统歌曲。

    我开始学习木偶戏的时候,整个曼德勒市或者说是整个上缅甸(缅甸北部)木偶大师药仙吴马敦 U Mya Thwin(我的木偶戏启蒙老师)、男扮女装舞者吴坂恩 U Pan Aye(我的老师)和新生代中吴丹纽 U Than Nyunt 、杜玛玛乃 Daw Ma Ma Naing(木偶剧场创始人),只有这四位能表演木偶戏,所以我下定决心学习这门艺术。

    我今日才意识到能传承这缅甸文化精粹——木偶艺术,简直是捡到稀世珍宝;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没意到这是在实行民族意识,也没意识到世界会这么重视缅甸木偶艺术。

    当我将木偶艺术学到家时,从(1995-96)开始,就为传播木偶艺术、发展木偶艺术和永久传播木偶艺术一直在尽一份微薄之力。首先,传播缅甸木偶艺术需要对木偶舞感兴趣的学员,风吹雨打我都骑着自行车免费教学到家。除此之外,为了让每位缅甸人珍惜木偶艺术,经常到缅甸政府学校以及其他学校及大学的结业典礼,免费表演木偶戏,就这样,如今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传播木偶艺术的新一代代年轻人。现在也能编写出关于木偶舞和木偶舞教材课本,这是任何事情都无以代替德为民族事业所感到的欣慰和喜悦。

   之后,就想了解关于缅甸线拉木偶的古代史和古代木偶大师们的故事。因此,收集了很多关于木偶的书籍,尤其是大师贡图吴登(U  Thein)乃写的书、大师腊德门(U  Hla Tha Meng)写的书、大师启萨温(Chin San Win)写的书以及各种书籍,其中一本书上所看到的一段话是。

    “在2200多年以前,中国木偶起源于福建,今日将古老的木偶艺术用现代的形式呈现出来,非常地成功。大师吴色亚(Sayar Gyi U Zayya)在中国观看过的木偶也是线拉木偶,在那个木偶戏里所表演的是缅甸克雅邦的杜达奴和兑媚诺(NgweTaungPyi, ThuDhaNu and HtweMaeNaw)的戏,将古代戏现代形式表演得非常成功。”

    当我看到那段话的时候,不以为然,也没有重视过,也没觉得很特别。但现如今的网络时代光看书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通过网络媒体我寻找其他国家在木偶上的创新和突破。如我所料,我查到了法国、日本和中国等各个国家的各种现代木偶的表演视频,非常吸引人,当时我就觉得缅甸的木偶过于依赖传统,所以在也未能作出传统木偶创新及符合现代的木偶创新,也因此落后,导致降低了大家对木偶的支持度。

    尤其是看了中国的木偶舞之后,对福建木偶舞十分感兴趣,也能保留传统文化,又能创新出现代木偶。这是木偶师们在传统的基础上将木偶现代化,木偶师们的这种精神值得钦佩,我看到视频上出现中文所以断定这个木偶戏肯定是中国的,于是我想了解是中国哪里哪个城市的什么木偶?我也想了解中国木偶是如何创新的?但答案总是未知数。

    我为传播缅甸拉线木偶艺术,已努力将近20年,我以一对一教学、分组教学及课堂教学,进行免费木偶教学。只希望有一天,缅甸导游们学会木偶艺术后就能为自己的游客表演木偶戏,讲诉木偶的故事,开办了木偶舞培训班,就在为期一个月的基础木偶舞免费培训班第二届培训中,曼德勒福庆孔子课堂的中文导游杨成金老师也参加学习。在培训的第二周让学员们观看外国的现代木偶戏视频时,有机会聊到中国的木偶,巧合的是,视频中的木偶戏既然是中国福建省的木偶戏,因此联想到应该就是之前看过的木偶书中的大师吴色亚(Sayar Gyi U Zayya)在中国观看过的木偶戏团。

    福建木偶在传统木偶创新和现代木偶创新都很吸引人。传统木偶创新中因为不懂中文所以不了解里边的剧情,但是木偶的表演很精彩也很有吸引力。尤其在现代木偶创新中最具有吸引力,小猴子翻跟斗、各种表情、各种舞姿及从箱子里取出吉他、弹奏吉他、骑自行车等等都是现代化木偶的体现。

    我脑海里浮出公元前801-802年,缅甸骠国(中国唐朝)时期,骠国太子杜南达率领的使团带着22种缅甸乐器曾到中国表演骠国乐的画面。所以,也曾与杨成金老师聊起过福建木偶戏,我对学习福建拉线木偶艺术的欲望非常强烈,也很想与中国木偶大师们分享缅甸拉线木偶艺术,如果中-缅友协能与缅甸做一个我梦寐以求的艺术文化交流活动,那会不会上演现代的骠国乐呢?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