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在印度搞了个大动作?

编辑:补壹刀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3-23 12:18:17 共2413人阅读
文章导读 投资近10亿美元,创造5万个工作机会……这家台湾企业在印度有大动作?印度卡纳塔克邦政府日前发布声明称,已经批准富士康对该邦9.6791亿美元的投资。……

来源:补壹刀

执笔/叨叨姐&斩魄刀

投资近10亿美元,创造5万个工作机会……这家台湾企业在印度有大动作?

印度卡纳塔克邦政府日前发布声明称,已经批准富士康对该邦9.6791亿美元的投资。

如果属实,这将是富士康迄今在印度最大的单笔投资之一,只是它迄今尚未证实此事。

联系到富士康之前一直在与印度数个邦沟通,这笔投资的真实性,以及是否还有对其他邦的投资,且让子弹再飞一会吧。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家台企确实正加大在印度的布局。它会加速撤离中国大陆,转向印度?

01

梳理富士康最近一个月的动向,它看好印度,是显而易见的。

最近两周,印度特伦甘纳邦和卡纳塔克邦正为富士康打破了头。这两个邦几乎同时声称,富士康已经签署协议承诺在各自邦内进行大额投资,将要创造的就业机会都是10万个。

后来事态的发展,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富士康先是表示没有签署任何新投资的“最终协议”,又改口说将致力于履行与这两个邦签署的协议,其中包括在卡纳塔克邦投资建设一家苹果公司的新工厂、一家电动汽车厂和一家电子制造服务设施。

不过,富士康希望密切与这两个邦合作的意愿,从头到尾都是摆在台面上的。

路透社近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富士康成功拿下苹果公司AirPods订单,并计划在特伦甘纳邦投资约2亿美元,建一个新工厂。

有消息人士透露了很多细节:据称富士康高层曾觉得利润太低,对是否拿下这一订单纠结过好几个月,最终为了“有更多机会拿下他们的新产品订单”而选择接受;还据称富士康是应苹果要求,决定在印度设厂生产AirPods的,连大致日程都有了:今年下半年开始在特伦甘纳邦建厂,最快2024年底投产。

本月早些时候,彭博社关于富士康的爆料则指向了卡纳塔克邦。说是富士康计划投资约7亿美元在其首府班加罗尔机场附近的300英亩土地上建一个新工厂,相关投资细节还在磋商中。

而且,也不清楚班加罗尔这家富士康新工厂,是从中国大陆等地点转移产能,还是完全是新产能。

再往前倒,富士康对这两个邦的看好,在2月底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率团赴印度考察的时候,就已经很明显了。

除了首都新德里,刘扬伟到的城市就是特伦甘纳邦的海得拉巴和卡纳塔克邦的班加罗尔。而古吉拉特邦、安得拉邦、泰米尔纳德邦的高层代表,是专程赶到德里,在刘扬伟下榻的酒店进行的沟通。

那是刘扬伟8个月内第二次到印度,也是第二次得到莫迪的接见。

富士康在推特上发布的这张照片,很多人都看到了。两个人都笑容可掬,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刘扬伟尤其乐得合不拢嘴。

不管是富士康推文中提到的“热情的会面”,还是莫迪转发此推文时说的“会面很愉快”,双方的得偿所愿都溢于言表。

02

就在刘扬伟2月底出发去印度前,他先来了趟河南,这是他出任富士康董事长后第一次造访郑州。

其实,他2019年7月就从郭台铭手中接过富士康董事长一职,当年7月曾到过大陆,之后因为疫情的缘故,对郑州工厂的巡视延至今年。

在郑州的时候,刘扬伟表示,高度重视与河南的合作,将在新技术新领域新赛道深化合作。去年11月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他说的也是,最大的投资将继续留在中国,同时在越南、印度和墨西哥建厂。

然而,从说辞到行动,在郑州之行后,富士康都有了明显变化。

刘扬伟在3月15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展望未来,来自中国以外市场的比例将继续增长,“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低(GDP)国家转移,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印度媒体也透露,到访印度的时候,刘扬伟在交流中毫不遮掩富士康的“印度雄心”。

一是,富士康将与印度合作生产半导体。

它已经与印度矿业及制造业集团韦丹塔(Vedanta)达成总额194亿美元协议,双方将在莫迪总理的家乡古吉拉特邦共建、共营一个生产半导体的制造工厂。

二是,它还将在印度建立一个电动车制造厂。

三是,它希望未来可以为印度创造20万就业机会。

印度的电子产业的雄心也不小。

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国务部长拉吉夫·钱德拉塞卡表示,总理莫迪已提出明确愿景,即印度将在全球电子供应链中发挥重要作用,并制定到2026年制造3000亿美元电子产品的目标。

钱德拉塞卡指出,从明年起,手机将成为印度出口的十大类别之一。

而在2014年,印度的手机出口数据是零。

而且,新德里还希望,到2027年,可以组装多达50%的苹果iPhone手机,而这一比例在2022年还不到5%。

有了和富士康“印度雄心”的同频共振,印度的电子产业雄心会实现吗?

03

富士康正加速撤离中国大陆,转向印度?

尽管富士康并未正式回应在印投资规划,但印度方面频频传出的消息却让这个疑问再次浮现。

对此,一位印度问题研究学者告诉补壹刀,富士康显然不是在中国大陆和印度之间“二选一”。此前,在疫情和地缘政治的影响下,富士康越来越将在印度以及东南亚等地设厂当作是郑州工厂的“平替”,但这并不意味着它要脱离乃至于放弃中国市场。毕竟,富士康目前70%的营收都来自中国大陆。

但即便是寻求“生产基地和产品的多元化”,富士康的这一动向也应引起足够的警惕。

这位学者表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单单富士康这一个组装企业自身如何调整布局,而在于这种行为会对整条产业链的其他企业产生多大的示范效应。比如,生产手机屏幕、电池、螺丝、垫片的供应商是否随之转移?有多少愿意搬到印度?如果这个数字达到了一定的规模,就很可能在当地形成产业链集群效应。

但要达到这一点,无论是对富士康,还是对印度而言,显然都没那么容易。

表面上,富士康跟印度政府看起来一拍即合。富士康致力于“减少对中国大陆的依赖”,不断在印度扩充工厂,印度则致力于实现制造业强国之梦,力求到2026年成为合同价值3000亿美元的“电子制造中心”。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阻碍却远比想象的还要多。

首先,富士康不是今天才大举进军印度的,但迄今为止成果寥寥。

2015年5月,当时的富士康“掌门人”郭台铭就立志要在2020年在印度建设10-12座工厂和数据中心,并计划斥资50亿美元在印度设厂。但其后遭遇买地失败、工厂食物抗议、生产效率低下等多重阻碍,让富士康倍感糟心。

更离谱的是,2021年5月,耗资10亿美元、在印度泰米尔纳德邦地区开设的富士康工厂,刚刚开工没多久,就成了疫情重灾区,工人纷纷倒下,机器停止运转,迫使富士康只能从中国大陆进口零部件,导致运费和材料费成本剧增。

其次,印度制造业的那些问题,不会遇到富士康就突然消失了。

虽然拥有人口众多、劳动力成本低廉、市场增量空间广阔等优势,但是印度政府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七八年,超过2000家跨国公司暂停其在印度的业务

富士康最大的客户苹果,最近也在印度遭遇重创。《金融时报》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的爆料称,印度工厂生产的iphone14外壳良品率只有50%,这导致整个生产过程都受到影响,供货比预期出现了大幅下滑。有网友因此戏称,库克看了恐怕要哭晕在厕所里。

第三,供应链、产业链的转移不会像资本的转移那么迅速,中国大陆的独特优势难以替代。

对富士康而言,很难复刻这么强大的“中国制造”和超级大市场。

其实,不止在印度,早些年富士康也做过“美国梦”甚至“巴西梦”,但均惨淡收场。

曾斥资100亿美元、被特朗普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富士康威斯康星州工厂,最终与计划的1.3万个就业岗位一起打了水漂。

投入数十亿美元旨在打造成“顶级规模制造中心”的巴西圣保罗工厂,虽然逃过了倒闭的命运,但却只能组装6.1英寸的iPhone 13……

富士康的“印度雄心”,的确值得关注,但摆在它面前的也绝非坦途。

图片来自网络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