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提出的“澜湄合作”正式建立 看看它将如何改变云南的前途命运

编辑:云南美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15-11-19 13:16:11 共1203人阅读
文章导读 李克强提出的“澜湄合作”正式建立 看看它将如何改变云南的前途命运

 

李克强提出的“澜湄合作”正式建立  看看它将如何改变云南的前途命运


来源: 云南美
    昨天,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外长会在西双版纳州景洪市举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五国外交部长出席会议。

    本次会议系澜湄次区域六国外长的首次集体会晤,会议审议通过了澜湄合作概念文件,一致同意正式启动澜湄合作进程,宣布澜湄合作机制正式建立,建议未来建立多层次的澜湄合作架构,提议于2016年各方方便时举行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

    会议还同意研究并尽早实施一批“早期收获”项目,涉及水资源管理、扶贫、公共卫生、人员交流、基础设施、科技等领域合作。


    “澜湄合作”的领域“澜湄合作”机制的建立,意味着中国与湄公河5国的合作,已经超越了传统的经济合作领域,扩大到政治对话、人文交流等多个领域、更高层次,步入制度化、一体化新阶段。
东盟一直是中国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澜湄合作”的总目标是将澜沧江-湄公河流域6国建成一个平等互利、团结合作、发展共赢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命运共同体又包含3个共同体的内涵:一是建设责任共同体,加强政治安全对话,不断增进战略互信,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二是建设利益共同体,大力推进经贸合作,夯实共同利益基础,促进各国发展繁荣;三是建设人文共同体,积极推进民生建设,加强人民友好交流,促进各界和谐共处。
围绕这3个共同体目标,“澜湄合作”主要有3个重点领域:
    在政治安全方面,致力于加强互信和相互理解,维护和平与稳定。密切高层交往,鼓励各国议会、政党、民间团体加强交流,增进互信与了解;加强治国理政交流,坚定支持彼此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地区国家内政;加强边境地区管理合作,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
在经济方面,促进可持续发展,减少贫困,缩小发展差距。结合次区域整体发展目标和各自发展需求,发挥互补优势,积极深化经贸投资,加强软硬件互联互通,促进金融政策协调合作;合理有效开发利用资源能源,实现绿色和可持续发展。
    在社会人文方面,提升人文交流,促进人员往来,民心相通。积极探讨在六国间互设文化中心,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交流,弘扬本地区优秀文化传统;加强教育政策、职业培训等领域交流合作;共同推动次区域旅游产业发展;积极推动媒体、智库、妇女、青年等交流合作。
但这些合作不是一蹴而就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强调,“澜湄合作”应本着先易后难、循序渐进原则逐步向前推进。现阶段有五个优先合作方向,即互联互通、产能合作、跨境经济合作、水资源合作、农业和减贫合作,合作方式将是政府引导、多方参与、项目为本,同时提供政策、金融、智力三个方面的重要支撑,以项目为主导,着重抓好落实。
    “澜湄合作”的背景澜沧江-湄公河,干流全长约4880公里,是世界第六长河,亚洲第三长河,东南亚第一长河。
    澜沧江源出青海省唐古拉山,流经青海、西藏和云南三省。澜沧江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出境后,被称为湄公河(Mekong River),流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于越南胡志明市流入中国南海。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面积约80万平方公里,养育着3.26亿民众,是连接6国重要的天然纽带。在这种先天的优越条件下,沿岸人民自古就有不少往来合作。改革开放后,中国云南省和湄公河各国也存在着合作的需求和便利。


    1992年,在亚洲开发银行的倡议下,中国、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六国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大湄公河次区域(简称GMS)六国首次部长级会议,正式启动的GMS经济合作,中国云南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派出代表参加会议。
    此后,六国合作不断拓宽和深化。2003年,在第七次“10+3”和“10+1”会晤期间,温家宝总理与东盟10国领导人签署了《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中国还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
    在GMS基础上,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于2010年1月1日正式启动。
    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尼国会演讲时,郑重提出了“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倡议。
    2014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在缅甸内比都举行的第17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中国和湄公河地区国家领导人表示支持更紧密的次区域合作,李克强提出将在10+1框架下探讨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对话合作机制。
    一个月后,李克强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五次领导人会议,并提出构建中国与中南半岛邻国深化合作新框架,迈向大湄公河流域全面发展伙伴关系新阶段。李克强重申,中方愿在10+1框架下探讨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对话合作机制。
    为落实领导人共识,首次澜沧江-湄公河对话合作高官会于今年4月6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和泰国外交部副次长诺帕敦共同主持会议,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高官与会,各方同意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对话合作机制,同意启动澜-湄成员国磋商进程。
    “澜湄合作”机制的特色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地处中国、东南亚、南亚三大区域和太平洋、印度洋结合部,自然资源丰富,战略地位突出,所以“澜湄合作”机制也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一个亮点和重要环节。
    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是六国共商、共建、共享的次区域合作平台,旨在进一步深化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全方位友好合作,提升次区域整体发展水平,推进地区一体化进程,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
未来,“澜湄合作”机制将建立包括领导人会议、外长会、高官会及其他领域工作组在内的多层次合作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澜湄合作”并不会取代现有其它合作机制,与中国-东盟(10+1)、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机制(AMBDC)、湄公河委员会(MRC)等机制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并行不悖、协调发展。
    中国-东盟(10+1)是中国与东盟10国之间的合作,不止湄公河流域5国,且以经济合作为重点,逐渐向政治、安全、文化等领域拓展,已经形成了多层次、宽领域、全方位的良好局面。在“10+1”合作机制下,每年均召开首脑会议、部长会议、高官会议和工作层会议。
    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虽然是中国与湄公河5国之间的合作,但宗旨是加强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重点关注基础设施、贸易、投资等经济领域的合作,暂未涉及政治、文化等领域。GMS的主导方是亚洲开发银行,其日常事务由设在菲律宾马尼拉的亚洲开发银行总部秘书处负责处理。
    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机制(AMBDC)则是东盟主导,核心成员国最初是中国与东盟10国,但此后又有日本和韩国参与。其目的是加速湄公河流域4国(除泰国外的老挝、柬埔寨、越南和缅甸)的经济发展,加强沿岸国家的经济联系,建立经济伙伴关系,推动东盟经济一体化,也不涉及政治和文化。南起新加坡、北至昆明的“泛亚铁路”,就是由该机制推动的重要成果。
    湄公河委员会(MRC)是在1957年成立的湄公河下游调查协调委员会(老湄公河委员会)的基础上产生的,成员国只有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不含上游的缅甸与中国。但中国和缅甸是其对话伙伴,与MRC有定期的对话会。其主要关注的领域是湄公河河流本身的水资源和相关的航运、防洪、渔业、农业、发电、环保等相关议题,以及全流域的开发计划。
    “澜湄合作”将改变云南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等多个合作机制中,云南都是中国参与合作的主体省份,立体交通、能源、通信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一直是云南推进合作的重点。
    在GMS经济合作框架下,云南与次区域国家相关地区先后建立了“云南—泰北合作工作组”、“云南—老北合作工作组”、“中越五省市经济走廊合作会议”、“滇越边境五省协作会议”、“滇缅经贸合作论坛”等双边合作机制,中越、中老、中缅跨境(边境)经济合作区成为GMS南北经济走廊建设的重要节点,交通、能源、商贸、旅游、人文等领域的合作更是成果丰硕,无法一一赘述。
    “澜湄合作”这一新机制的建立,云南依然将是主体省份,因此这对于云南加快对外开放步伐,打造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区域中心也将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我们可以预见,在政治安全、经济、社会文化这3个合作领域,云南与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5国将会有更紧密的合作。
    第一,来往云南和5国的高速公路、铁路、民航将更多、更发达,立体交通网络将更顺畅。五出境的高速公路和铁路网建设将很快提速,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通车,云南人可以坐着火车或自驾车去遥远的泰国看大海。
    第二,3大跨境经济合作区和云南各地将聚集更多企业。希望抢滩东南亚市场的内地企业和商人,将会更多地来云南投资兴业。沿边经贸往来的规模更大、质量更高,更多的云南企业去5国投资发展,5国也会有更多的企业来云南投资兴业。云南的经济,在全国的地位将会提高,人民币将会成为东南亚国家的硬通货。
    第三,河口、磨憨、瑞丽、天保、猴桥等边境口岸的通关将更加便利,出入境将更加顺畅。
    第四,无论是留学、就业、生活还是旅游,云南的街头都会出现更多的东南亚面孔,东南亚的街头也会有更多云南人的身影。云南将会出现东南亚国家的文化中心,在文化辐射方面的能力会更强。
第五,云南过剩的钢铁、水泥等产能将有望向5国输出,既缓解本土产能过剩的危机,也加快东南亚各国的基础设施建设。
    第六,云南将与5国携手推动艾滋病等传染病、流行病的预防、治疗和控制,减少传染病的传播,提升健康水平。
    第七,云南将与5国建立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管理机制,共同协调水利、水电事业。
……
    总之,云南与东南亚的合作将更多、更广,云南将真正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