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动态 中美TPP恩怨情仇录

编辑:香港镜报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15-11-20 11:38:54 共937人阅读
文章导读 神州动态 中美TPP恩怨情仇录

 

神州动态

中美TPP恩怨情仇录

    来源: 香港镜报 褟山石  

    越来越多的学者指出,从中长期来看,TPP的影响还主要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应对。但如果中国维持不变、也不加入TPP,而TPP不断扩展,则其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会不断累积,中国与其他地区的贸易联系被不断替代。尤其是中国的投资环境会相对持续恶化,跨国公司的生产资本会转向其他地区。

    作为本年度一个重大国际经贸事件,10月5日美国等12国经贸部长在美国亚特兰大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历时5年多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结束,一时引发各经济体的高度关注。由此牵出的中美之间围绕TPP等区域贸易安排的一段「爱恨情仇」,更是引发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各界舆论的热议。

    TPP本可避免

    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中美围绕TPP的争议本可避免,造成这种局面的源头,还应从本世纪初说起。

众所周知,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于本世纪初发起多哈回合谈判的同时,贸易区域主义开始呈现发展迅猛的势头。在此形势下,很多国家在参与多哈回合谈判的同时,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和资源投向双边或区域自贸协议。多哈回合多年没有实质进展,更加助长了上述趋势。

    应该指出的是,中国并不是区域主义的始作俑者,甚至连「先行者」也谈不上,作为WTO的受益者,北京方面维护多边贸易格局的态度至今未变。但在当年,看到区域主义这一大势所趋后,北京方面也选择了主动顺应。2001年,中国提出和东盟国家签订自贸协定的倡议,后该进程得以顺利推进,中国东盟自贸区框架协议2003年达成,2010年全部协议正式生效,从此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在国际上引发广泛关注。

    在中国-东盟自贸协议的「刺激」下,日本、韩国、印度等国也纷纷行动起来,先后与东盟谈成自贸协议,形成所谓以东盟为中心的「东盟+1」模式。这一时期,关于亚洲如何经济一体化的讨论,还有「东盟+3(中、日、韩)模式」与「东盟+6」(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洲、新西兰)模式」。这些协议的达成,共同构筑了亚洲一体化进程的雏形。

    与此同时,美国在共和党总统小布殊政府的领导下,正忙于其在阿富汗及伊拉克的反恐战争。有迹象表明,尽管美国对这一进程颇为忧心,但却无暇旁顾,眼睁睁地看?自己被排斥在亚洲一体化进程之外。

    对此,在2004年2月第一次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上,加拿大代表第一次提出「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构想,该构想获得美国的赞许和支持。2006年,美国著名智库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C•弗雷德•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提出,亚太经合组织应该大力推行FTAAP,以作为振兴全球贸易的B计划。中美都被包含进来,而且将会是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天然领导者」。

    分析认为,上述倡议如果得到北京响应,FTAAP的谈判或许早已启动,以后的TPP谈判自然就没有必要了。遗憾的是,当时热心于在东亚搞经济融合的中国,对FTAAP没有表现出太大兴趣,反而视之为美国企图主导亚太经济秩序的一个图谋,对该提议冷淡以待,FTAAP的概念基本上在亚洲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响应。

    多哈回合刺激美国转向TPP

    就是在这一背景下,TPP逐渐走入华盛顿决策层的视线,后者最终加入其间,并成为这一进程的主导者。

    TPP原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个小国于2002年发起,在小布殊总统2008年9月宣布考虑加入之前,TPP(当时名为P4)几乎不为外人所知。

    对于美国考虑加入TPP的上述时间点,颇耐人寻味。因为在上述时点之前一个多月,WTO多哈回合谈判的日内瓦部长会议刚刚宣告失败,时任WTO总干事的拉米召集的七巨头会议(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中国、印度、巴西)没有能够达成一致,美国言辞激烈地高调指责印度和中国应对此负责。

    有迹象显示,这次会议是美国在多哈回合发起七年来投入最大、决心最强的一次,其目的是在小布殊总统卸任之前留下积极的遗产。然而,这仍不足以打动或者迫使新兴国家接受美国的方案。这让美国深感WTO已经不再是一个自己能够驾驭的机构,不能通过WTO来推动其所主张的深度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正是在此背景下,美国才「愤而」转向TPP,寻求与一个小规模的、有相同理念的(like-minded)国家群,打造一个能够由美国引领和控制的「朋友圈」,制定美国所青睐的贸易和投资新规则。

    人们注意到,美国一贯宣称TPP谈判的目标是「建立高标准的21世纪国际贸易规则」,但WTO同样是美国主导创立的、具有全球性、也更具合法性的国际贸易机制,那为什么不在WTO内建立这样的规则呢?从这一视角看,美国抛弃WTO而投身TPP非但不是美国的战略主动,恰恰是美国在实力和霸权相对衰落背景下的被动和次优选择。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Gary Hufbauer曾经说过:「奥巴马总统为什么对一个现有成员只占美国贸易额5%的协议付出如此努力?答案有三个:中国,中国,中国。」这一心迹,从奥巴马近年来反复重申的「不让贸易规则的制定权落入中国手中」便可窥得端倪。

    包括美国媒体在内的国际舆论均认为,美国主导TPP谈判的一个目的就是甩开中国,制定美国所希望的贸易和投资规则。但这些规则的最终目标仍然是中国,即将中国纳入美国所设定的规则体系,一方面削弱中国特色体制所带来的竞争优势,另一方面促使中国进一步向美国靠拢。

    事实上,这也就注定了美国在TPP谈判阶段不会欢迎中国加入,尽管美国政府一贯宣称TPP是开放的,一些美国学者也多次呼吁中国加入。但美国深知,一旦中国加入谈判,必将以其强大的谈判能力和实力影响谈判进程和结果,使得TPP谈判脱离美国的掌控,正如WTO多哈回合一样。这也是奥巴马总统反复强调不能让中国制定规则的深意。

    全球贸易格局或被重塑

    当美国等12国经贸部长正在为TPP的达成而弹冠相庆之时,万里之外的欧亚大陆连接处的伊斯坦布尔,正在举行的世贸组织(WTO)七方部长会议则气氛肃穆,多哈回合的未来走向并不明朗,让WTO所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蒙上阴影,而这,与美国主导的上述TPP进程不无干系。

    多位参与此次七方部长会议的代表在会后抱怨,会议中,美国代表的态度「异常强硬」,他们反复强调不应在多哈基础上进行谈判,「另起炉灶」意图明显。这种态度被认为与TPP谈判的达成有很大关系,亦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了美国已对多哈回合乃至于WTO所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心灰意冷。

    事实上,纵观多哈回合谈判全程,美国因素都被认为是制约谈判顺利推进的重要障碍之一。后者反复强调,在多哈谈判中对所有发展中国家提供同等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将无法反映出近年来在全球经济中出现的新变化。

    上面提到,正是由于不能通过WTO来推动其所主张的深度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美国方才转而另起炉灶,集中更多精力主推TPP及与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等区域贸易体系。而今,TPP成功在望,多边贸易体制在华盛顿的对外合作日程中更处于边缘位置。鉴于美国巨大的贸易体量和在WTO中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这不能不让人更忧心WTO的未来。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TPP谈判的完成,对于WTO的影响远不止此。有理由相信,受TPP谈判达成的鼓舞,欧美等发达国家「抱团」加强区域经济合作的趋势将越来越强,随之而来的就是区域经贸规则被进一步改写,各种区域贸易协议料将增加,这无疑将进一步构成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冲击。

    对于TPP对世界贸易格局可能造成的影响,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这样指出,覆盖全球40%GDP的TPP,必然是一个很大的贸易区。而TPP最主要的一点,是走出了通常的关税谈判。作为一个非关税的协议,TPP主要是走向了投资保护、知识产权、服务贸易和技术贸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TPP对贸易新领域的开放和对全球的冲击影响都是很大的,今后全球贸易相当大的关注点都会朝这个方向走。

    对中国有何影响

    对于TPP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影响,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所有区域自由贸易安排达成后都可能对非成员产生一定的贸易投资转移效应。对于TPP的影响,中方将根据有关方面正式公布的协议案文进行全面、系统的评估。

    尽管高虎城表示的「评估」仍需一定时间,但能够确定的是,TPP势必会对中国产生影响。具体而言,TPP要想完全通过,至少还需要几年的时间,因此短期并不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影响。但从长期来看,TPP将会对中国经济的外贸出口产生重大影响,还会倒逼中国改革开放的路径和方向。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TPP面前,以中国的服装产业为代表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将「首当其冲」。近年来,中国的服装出口生意因国内成本增加而竞争力下降。中国2010年在美国服装市场所占份额为39%,在2014年中期时已经跌破37%,而越南在美国服装市场的份额已经攀升至10%以上。假如TPP生效,考虑到生产成本等问题,原本属于中国的订单将转移到越南这样的国家去。

    多项研究指出,TPP的影响远不止此,如果TPP成员之间最终实现了农产品贸易的自由化,中国农业部门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水稻、肉类和糖;中国制造业受冲击最大的部门依次为皮革、电子、服装和矿产品;而服务业的增长幅度将急剧减少。

    中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提供的模拟结果显示,如果中国不加入TPP,对中国而言其机会成本是2.2%的GDP。换句话说,如果中国不加入TPP,将会因此损失2.2%的GDP。假设TPP的过渡期为四年,则在该阶段内的年均机会成本略超过0.5%的GDP。

    越来越多的学者指出,从中长期来看,TPP的影响还主要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应对。但如果中国维持不变、也不加入TPP,而TPP不断扩展,则其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会不断累积,中国与其他地区的贸易联系被不断替代。尤其是中国的投资环境会相对持续恶化,跨国公司的生产资本会转向其他地区。

    中国的应对之道

    「TPP的很多规则代表了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基本方向,其中所涉及到的很多内容,正是中国当下需要通过改革来完成的。例如,其中要求竞争中立的『国有企业条款』,与当下的国企改革不谋而合。」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认为,中国应加速推进改革,明确行政审批与市场自由的界线,塑造健康的法治市场经济之路。

    两年前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若干决定》,确定了中国到2020年要完成的改革目标。从这份决定开出的改革内容清单来看,有不少目标其实与TPP的标准一致。

有鉴于此,TPP对中国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它可以使中国更清晰地看到与全球贸易规则的现实差距,促使改革确立更坚定的目标,并且加快改革进程。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使中国暂时不能进入TPP,也能够通过改革激发内部活力,促进经济增长,从而成功实现化危为机。与此同时,中国也明确表示了加入TPP的可能性。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日前表示,中国对TPP持开放态度,并已准备好和12国进行合作及考虑TPP。

    有迹象表明,中国正在以更大力度推进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及FTAAP进程,以更具前瞻性的视界推进亚太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与此同时,在将中韩、中澳两个高水平的自贸协定「收归囊中」的基础上,中国也将「一鼓作气」,推进与包括TPP参与方在内的更多国家和地区更高水平自贸协议的达成。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