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乱新疆,美国“短剑”在行动!

编辑:补壹刀 文章类型:历史回眸 发布于2021-04-16 12:27:37 共1701人阅读
文章导读 补刀客 补壹刀执笔/李小飞刀“一些‘短剑行动’的特工将新疆人偷运出境,对他们进行训练、分配武器,再把他们派回中国……

执笔/李小飞刀

“一些‘短剑行动’的特工将新疆人偷运出境,对他们进行训练、分配武器,再把他们派回中国。我们不禁要问,美国驻土耳其大使同反华分子会见谈了什么?什么是‘短剑行动’?美国的目的是不是祸乱新疆?”

在14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现场播放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前翻译艾德蒙兹2015年的一段涉疆采访视频。她在视频中称,我们要在那里(新疆)安插军事基地,我们从不在乎这些百姓,因为人民不属于我们的利益范畴,除非他们可以被利用,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

艾德蒙兹重点提到了 “短剑行动”。

那么,究竟什么是‘短剑行动’?美国的目的是什么?”

1

1980年8月2日,成千上万的乘客涌入意大利博洛尼亚中央火车站,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准备趁着暑期去亚德里亚海滨度假的游客。

随着气温升高,装有空调的二等候车室很快挤满了人,没有人注意到,有人偷偷把一个手提包靠在了候车室的承重墙旁边,里面装了23公斤TNT及T4炸药,爆炸时间定在上午10点25分。

19岁的警察布拉西亚当时正在等车去罗马参加他表兄的婚礼,他抽着一支烟,靠在候车室的门上。突然间,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列火车下面,消防员水管里的水滴到他脸上,嘴里又苦又腥,血从眼睛里、嘴里、耳朵里、鼻子里流出,到处是人们的哭喊声,到处是难闻的灰尘,一切都是黄色的。

公交车司机罗莎当时正好在车站外面,她说她当时听到一声巨响,火车站屋顶的部分被炸到了半空然后掉了下来,车站中央被炸出了一个大洞,到处是碎石。


爆炸给布拉西亚带来了终身的痛苦,他后来几年接受了大小24次手术,失去了一只眼睛,一条胳膊不能动,耳朵也听不大清楚。

博洛尼亚中心火车站爆炸案,是意大利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恐怖袭击事件,也是西欧洲历史上第四大恐怖事件。袭击造成85人死亡,200人受伤。

起初,意大利政府和警方将爆炸原因归咎于旧锅炉,但当局很快接到了极右翼及极左翼组织的电话,声称对袭击事件负责。官方于是又把目光转向军事组织“红色独立旅”,指责这是“共产主义的阴谋”。


最终,调查人员将目标锁定在极右翼组织“武装革命”(NAR)成员身上,相关被告后来被判处终身监禁,然而,至今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有罪。

直到今天,爆炸案的幕后主使及真实目的依然是个迷,然而意大利人发现,很多证据都指向美国中情局当时在意大利操控的行动——“短剑”。

2

“短剑行动”,Operation Gladio,“Gladio”一词源自拉丁语,指称古罗马军团的制式装备——短剑。

二战结束后,当时的美国政府设想,如果西欧国家军队被苏联军队打败,就应该事先在西欧各地训练潜伏部队开展游击战。于是,由中情局时任局长艾伦·杜勒斯策划,英国军情六处及瑞典情报机构实施,在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卢森堡、荷兰和意大利秘密纠集了一批包括前纳粹分子在内的武装分子,对他们进行训练,在西欧各地存放秘密武器和炸药,行动代号为“短剑”。


随着两大阵营对抗逐渐转入“冷战”,以及左翼运动在西欧国家的展开,“短剑行动”的重点从“潜伏”转向了采用非常手段挑动社会矛盾及阻止左翼势力上台,即“紧张战略”。

“紧张战略”的目的,是操纵和控制公众舆论,通过恐惧、宣传、假消息、心理战、间谍和恐怖主义行动制造紧张。首先,制造恐怖主义事件,并将其归咎于共产主义者;其次,散布恐惧,然后通过限制人民自由的法律。

当时的欧洲人相信,苏联哥萨克骑兵将在梵蒂冈的喷泉里饮马。只有让欧洲老百姓这般恐惧,美国的安全承诺才会变得可信,任何在社会内部打压异己的行为才能具有合法性,“短剑”为建立一个顺从的欧洲做出了“重大贡献”。

有媒体总结,在欧洲,在西方世界,人们对“短剑行动”一无所知,他们弄不清楚,为什么恐怖主义会长期存在,也不知道真正的恐怖分子是谁。

意大利作为左翼力量有历史影响力的国家,是“短剑行动”的重点。

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是意大利社会和政治动荡时期,被称为“铅色年代”,通货膨胀至物价疯长,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共产党日渐接近政府核心。在这几十年中,暴力活动司空见惯,大小发生过大约1.2万起袭击,造成数百人死亡。

其中比较著名的,有1969年12月12日米兰丰塔纳广场国家农业银行爆炸案,造成16人死亡,58人受伤。同一天下午还有3个炸弹在罗马和米兰引爆。政府立刻将矛头对准了左派组织,但后来的调查表明,这是由“短剑行动”控制的极右翼的新法西斯主义组织为陷害左派所策划的爆炸行为,而政府事先是知情的。


有1978年意大利时任总理阿尔多·莫罗被“红色独立旅”绑架并杀害事件,政府借助此事大肆逮捕左派成员,这就是著名的“4.7逮捕”。奈格里、斯卡尔佐内等工人领袖纷纷入狱。也促使美国总统里根在意大利境内部署MGM-31潘兴弹道导弹。然后几十年后的调查发现,“红色独立旅”实际也为“短剑行动”暗中操控,目的是阻止莫罗与共产党成立联合政府。

作为共产党的大本营,博洛尼亚更是被重点关照。

1977年3月11日,警方开枪打死了24岁的左翼人士弗朗西斯科·洛鲁索,博洛尼亚爆发了持续数日的街头冲突。意大利政府派遣装甲车进入大学和街区镇压。

1980年6月27日,伊塔维亚航空870航班一架DC-9型客机,从博洛尼亚飞往西西里岛的巴勒莫,在乌斯蒂卡岛附近的第勒尼安海坠毁,机上81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就像博洛尼亚火车站爆炸案一样,这场灾难的起因和罪魁祸首仍然笼罩在神秘之中。1994年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说,是恐怖分子的导弹击落了飞机。

“短剑行动”还热衷于煽动分离主义运动,比如南蒂罗尔分裂势力成立的南蒂罗尔分离主义解放委员会(BAS)就被“短剑”渗透,制造了1961年的电力塔袭击事件,北约和中情局立即抓住事件,介入并镇压分离主义运动。

1984年,前纳粹成员文奇盖拉在法庭上承认曾帮助“短剑行动”招募1972年的汽车爆炸事件,把“短剑”掀开一角。文奇盖拉作证说:“在意大利,有一股与武装部队平行的秘密力量,由平民和军人组成,具有反苏能力。”“没有苏联的军事入侵(这可能不会发生),(他们)代表北约承担起了防止该国政治平衡左倾的任务。他们在官方情报机构和军事力量的协助下做到了这一点。”

意大利前军事情报负责人维托·米塞利作证说,“这个被指控的组织……是在与美国的秘密协议下,在北约框架内成立的。前特勤局局长杰拉多·塞拉瓦莱说,随着“短剑行动”演变成恐怖主义行动,“中情局的代表总是在场”参加会议,尽管美国人没有投票权。


1990年,意大利总理朱利奥•安德烈奥蒂公开承认参与了“短剑行动”。同年,欧洲议会谴责北约和美国扮演的角色,非法干涉了欧洲国家的内部政治事务, 危及欧洲国家的民主结构。

除了意大利,“短剑行动”还被证实或者怀疑参与策划了北约及其他国家多起恐怖或颠覆事件。比如1960年土耳其总理阿德南·曼德列斯被推翻并绞死事件;1961年阿尔及利亚政变未遂事件;1967年希腊军事政变事件;1977年西班牙马德里安托查车站针对共产党人的大屠杀;1980年土耳其政变;1985年比利时“疯狂的布拉班特杀手”事件,受过专业训练的凶手冲进超市杀害28名平民后“神秘消失”;1990年瑞士前“短剑行动”负责人在写信给美国国防部要揭露“全部真相”后第二天被杀等。

公开报道显示,“短剑行动”在1990年冷战结束后终止,然而西方一些媒体舆论相信,“短剑”并未被雪藏,而是转向了伊斯兰恐怖主义。

3

早在苏联阿富汗战争时期,美国就通过支持“圣战武装”抵挡苏联扩张并染指该地区,一些分析人士相信,苏联解体后,美国继续了这一策略,正如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所概述的那样,控制阿富汗以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中亚五国”,是控制欧亚大陆乃至整个世界的关键因素。

这一方面是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可以直接威胁俄罗斯南部。另一方面是资源考虑,众所周知,这一地区拥有大量的能源资源。然而,分析人士指出,其在毒品交易中的作用却鲜为人知。阿富汗几乎占世界鸦片产量的95%。非法贸易带来的大部分利润被用于资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传播。

鉴于这片地区的殖民历史和对西方的不信任,美国意识到它很难直接控制,因此需要寻找代理人。本·拉登及扎卡维都曾成为其座上宾。1992年波黑战争期间,渗透到本·拉登营地的俄罗斯特勤局发现,其内部文件都是用英文写的。

让美国人没想到的是,“青出于蓝”的扎卡维也提出了他自己版本的“紧张战略”,在当地策动恐怖主义事件,以便引发政府镇压,从而煽动当地民众起来反政府。

而在土耳其境内,“短剑行动”留存的力量与“伊斯兰复兴运动”“东突恐怖主义”的结合成为美国需要的工具,比如“灰狼(Bozkurtlar)”,该组织声称要建立一个“同一种语言,同一个民族,同一种宗教”从亚得里亚海到长城的单一“突厥族”国家。他们为参与者提供宗教教育和军事训练,并培养“可利用,易部署,易处置的力量”。

“境外有种子、境内有土壤”,是“短剑行动”的典型体验。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新疆反恐形势严峻程度一度居高不下,与“短剑行动”不无关系。“世维会”“东伊运”等境外东突势力,通过与中国新疆接壤的阿富汗及中亚等国家,频频向与疆内渗透,把受极端宗教主义蛊惑的维吾尔青年欺骗出境,“基地”组织受训,再返回国内制造爆炸、袭击等恐怖事件。前些年,境内恐怖组织图谋通过新疆及中国西南边境出境参加“圣战”,再潜伏回国制造暴力恐怖事件与“短剑行动”的外在特征出奇的相似。

4

在欧洲,“短剑行动”带来的痛苦还在继续。

在比利时,还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实“疯狂的布拉班特杀手”事件与“短剑行动”的联系,但有独立研究员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家机密”。尽管比利时政府一再命令安全部门配合调查,但它们也一再拒绝。

而西方主流媒体对知情者的报道都极力避免提及“短剑行动”,而只是暗示这些是“伪装成疯狂暴力团伙行为的政治动机犯罪”。

在意大利,围绕博洛尼亚火车站惨案的调查与庭审工作至今尚未结束,惨案罹难者家属成立了一个组织来唤起人们的关注。

“我无法接受他们夺走了我的生命,”布拉西亚说,“我曾经对生活充满热情,但他们却毁了我。我们不知道真相,这就是困难所在。我们想知道真相。到底是谁干的?”

在博洛尼亚中央公园大门外墙上有一个时钟,永久停止在10点25分。就像车站大厅里未修复的弹坑和纪念墙一样,它永远提醒着人们40年前那个地狱般的早晨,以及那些可能永远无法完全回答的问题。

(感谢刀客团“米兰的小铁刀”为本文提供的帮助)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