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歼灭缅甸克钦3个营”?克钦独立军到底是什么组织?

编辑:华山穹 文章类型:历史回眸 发布于2024-05-09 15:09:54 共5140人阅读
文章导读 剑这几天,一则中缅边境发生军事冲突——“中国歼灭缅甸克钦3个营”的谣言正在网上甚嚣尘上。……

来源:华山穹剑

这几天,一则中缅边境发生军事冲突——“中国歼灭缅甸克钦3个营”的谣言正在网上甚嚣尘上。此消息,没有任何官方权威媒体予以证实。

网上关于缅甸军事冲突的传言


不过,这倒是让人关注了一直盘踞在中缅边境的克钦独立军(KIA)组织。相比缅甸民族正义党/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以及和中国关系甚好,十分顺服的佤邦联合军,克钦独立军是什么来头?今天就来谈一谈克钦独立军的来源和现状。


一、克钦独立军的诞生

我们都知道,历史上的缅甸一向有上缅甸和下缅甸之分:

上下缅甸(图源:百度百科)

所谓的下缅甸,主要指缅甸南部伊洛瓦底江和萨尔温江冲积平原,以仰光为核心,民族以缅族人为主,也就是所谓的老缅;而上缅甸,则主要指伊洛瓦底江和萨尔温江上游的掸邦高原地带,这里地势险要,土壤相对贫瘠,难以发展种植业,人口承载力较差。下缅甸的缅甸本部在封建时代,很难对上缅甸区域达成实际控制,这就好比古代中国对于周边少数民族的控制一样,对于偏远区域,很难实控,往往以羁縻的方式达成象征性的控制。上缅甸在封建时代也是如此,当时存在着大量的本地土司,基本上夹在下缅甸和古代中国之间,同时对两个势力维持着朝贡的关系。

克钦也是如此,有历史记载在公元7世纪左右,这一民族已经活跃在缅北,古代中国云南边陲,当然克钦并不是这一民族的自称,该民族自称“景颇”,也就是我国境内的景颇族。由于克钦居住的缅北高黎贡山,古代中国横断山脉,乃至印度阿萨姆邦东部地区,环境十分恶劣,生产力水平极低,历史上克钦存在感并不强,实力很弱,甚至到近代,连自己的克钦文字都没有

没想到,19世纪晚期,西方势力首先进入了缅北,大批美国、英国传教士开始面向缅北少数民族传教。比如最典型的美国浸信会传教士对拉祜族的渗透,而克钦族受到的美英传教士影响更为严重——由于克钦没有自己的文字,也没有自己的典籍。美国浸信会传教士汉森在来到克钦后,首先利用拉丁字母,结合克钦语发音,为克钦族创制了文字,然后第一时间将《圣经》翻译成了克钦文。就这样,克钦人第一次接触到文字,就是西方化的、使用拉丁字母的文字,第一次接触到典籍,就是《圣经》,受到的影响可想而知。

短短数十年间,克钦族被西方传教士全面渗透,几乎全民信仰基督教,和西方教会更是有着密切的联系,相比对其它民族不甚成功的传教,西方传教士对克钦的宗教渗透,可谓极其成功。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克钦族之所以能从前现代的、只有模糊认同的族群,进化到近代的、拥有共同历史记忆、共同信仰、共同认同的民族,英美传教士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某种混合了本地土神的异端基督教则成为了构建克钦民族认同的“粘合剂”。

带有基督教底色的克钦,给随后克钦的民族发展道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在英属缅甸殖民期间,克钦就因普遍的基督教信仰,颇受英国殖民者倚重,成为了英国殖民者在缅甸以夷制夷的金牌打手。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美盟军也很看好克钦强悍的丛林战能力,出面组织了克钦人组成的第101特别支队,这更是强化了克钦和英美之间的独特联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这一联系得以保留,甚至进一步密切,克钦对接的部门也变成了美国中央情报局。

二战之后,缅甸独立,但独立后的缅甸,民族问题迅速浮现出来,由于在前现代国家到民族家转型的过程中,缅甸并没有抓住机会完成民族和国家建构,因此国内的民族矛盾很快打成了一锅烂粥。尤其以克钦这种可谓是美国传教士帮忙构建起来的民族更为严重,那妥妥的就跟下缅甸的老缅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1961年,缅甸为了急于完成民族国家建构,宣布将佛教作为缅甸的国教,这下触犯到了信仰基督教的克钦族的利益,引发剧烈反弹。克钦族随即发生分裂,一部分人加入了缅共势力,而另一部分人则成立了克钦独立组织(KIO),克钦独立组织的旗帜之下,成立了武装组织,这就是克钦独立军(KIA)的由来。

很显然,由于克钦族的基督教底色,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美国战略情报局、二战结束后又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合作的历史,克钦独立军从建立之初,就和西方势力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一直延宕至今。而冷战结束后,缅共解体,克钦独立军趁机抢了缅共101军区(克钦三特,克钦族里加入缅共的部分)的地盘,势力得到了进一步壮大。

克钦邦第一特区(图源:百度百科)

尽管其后克钦独立军屡次遭到老缅的打击,势力范围有所缩小,但是一直在中缅边境地带维持着一支一万多人的武装力量,要求克钦独立的政治诉求也始终没有改变。在此次缅甸军方政变后的缅甸内战中,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进攻老街的战役时,克钦独立军也多多少少有参与,协助建立武装,支援武器装备,也证明了这支老牌民地武的影响力尚存。


二、克钦独立军的威胁

那么目前的克钦独立军,对于我们的最大威胁在哪里呢?可以说有三点:

第一点是克钦独立军自身的独立诉求,克钦独立组织和克钦独立军的诉求摆在台面上,就是要求克钦邦从缅甸独立,而且不仅要求克钦邦从缅甸独立,克钦独立军进一步要求所有克钦族(景颇族)建立一个统一的独立国家。而克钦族不仅仅分布在缅甸,在我国境内的云南边陲还有16万多景颇族,在印度也有克钦族存在。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微缩版的库尔德人问题,一个民族横跨三个国家,闹起独立来对三个国家都有影响。事实上,之前就出现过我国少数景颇族边民、商人和克钦独立军暗通款曲,甚至和克钦独立军一起庆祝克钦节日目瑙纵歌节,可想而知我们对克钦独立军的诉求,是绝对不会予以支持的,这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其二是克钦独立军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关系极为密切,尤其是在2009年八八事件后,缅军打趴了果敢彭家声势力,遂将克钦独立军列为了主攻目标,克钦独立军选择了更进一步抱紧美国大腿。在美国的策动下,在缅甸对中国在缅投资出手,先是在中国建设经营的太平江水电站沿途设卡收费,甚至一次向中国索要1000多万元经费。然后又和缅甸政府军为争夺密松水电站和太平江水电站大打出手,打到2014年终于搞出了大新闻,克钦独立军在进攻太平江水电站期间,劫持了多名中国工程师,后经我方斡旋才把人放回。经过此事后,我国对克钦独立军的恶感进一步提高,认为克钦独立军是美国中情局专门安插在缅北的绊脚石。

其三是克钦独立军和政治诉求更为极端的“文蚌同盟”之间的关系,所谓的“文蚌同盟”(Deve-Lopment or Ganizon of Kachin)是一群旅居海外的克钦、羌族、傈僳族等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组成的政治组织,主要据点在泰国清迈,明显存在西方背景。

而这个所谓的“文蚌同盟”,政治诉求更为激进,它的要求是把中国、缅甸、印度边境地区的一些少数民族“打包带走”,大家组团独立。同时,这一组织还有明显的宗教色彩,在中缅印等国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大量建立教堂积蓄力量。这一诉求虽然和克钦独立军建立单一民族国家的想法不符,但因为其国外背景和上层路线,更容易让克钦独立军将其作为获取西方支持的提款机使用,而西方国家也乐得利用这样一个组织,同时给中缅印三国制造点麻烦,这是第三点威胁。

因此,总的来看,克钦独立军作为缅甸北部的一支重要的民地武力量,可以说是缅北最富有特色的民地武,也是和西方关系最密切的民地武,如何处理和这支民地武的关系,确实是我国西南边陲治理的一个重要课题。当然了,这所谓的治理,显然不是如网络谣言说的那样,狂轰滥炸一通这么简单就是。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