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缅公路通车80年祭 自驾车行走滇西之一

编辑:车讯网 文章类型:旅游 发布于2018-09-03 23:12:43 共4882人阅读
文章导读 滇缅公路通车80年祭 自驾车行走滇西之一

80年前的今天——1938年8月31日,滇缅公路建成通车。当时的人们,或许根本不会想到,这条简易公路,日后竟然成为中国的“输血管”。由于它的存在,中国终于熬过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并最终赢得胜利。对于自驾游爱好者来说,沿着抗战时期的滇缅公路,从头到尾走一遍,非常有意义。

滇缅公路——最佳自驾游路线之一。

值得一游的自驾游路线很多,比较热门的,是川藏公路、独库公路,等等。但我以为,滇缅公路同样是一条值得推荐的路线。因为,这条路上不仅有多数人所追求的美景与美食,更有一段作为一个中国人、永不能忘却的历史——在抗战时期,这条路一度是我国与世界对接的唯一通道,它曾起到“输血管”的作用。

滇缅公路何以成为中国的“输血管”?

在打仗所需要的各种物资当中,比如燃油、轮胎、无线电、汽车,等等,当时的我国,尚不具备生产能力,完全依靠进口。一些更为先进的武器、弹药和医疗用品,同样需要到国际市场采购。这些物资对我国的抗战来说,至关重要。没有它们,拿什么跟日本人作战?

所以,北边苏联的援助,南边途经香港、越南的海陆联运(滇越铁路),对我国来说,都起到了输血管的作用。

滇缅公路的路线:从昆明到腊戍。

1937年7月7日爆发卢沟桥事变之后,云南省主席龙云提出修建滇缅公路,以备不时之需。经过一系列筹备工作,工程在37年年底展开,38年8月竣工。这条路从昆明到缅甸北部的腊戍,全长1157公里。其中,我国境内964公里,缅甸境内193公里。修建如此神速,一方面是因为昆明到下关之间原本有公路,缅甸境内的修建由英国人负责,也就是说,我国修建的路段,是下关到畹町之间的552公里(上述数据源于曾昭抡《缅边日记》)。

另一方面,是空前高涨的爱国热情——沿途各民族的人们,都被动员起来。自备干粮、自备工具,没有报酬,完全是义务劳动。

说起来,龙云还真是有预见性。滇缅公路通车后不久,德国、意大利、日本结成轴心国,苏联自顾不暇,滇越铁路被封锁,战略物资进入我国的通道,只剩下滇缅公路。

希望速胜的日本人,千方百计要除掉滇缅公路。

日本的国力不足以进行持久战,他们最希望的,是速战速决。可惜,事与愿违。打了好几年,中国政府根本就没有投降的打算。日本人将这笔账算在了滇缅公路身上。先是组织空军轰炸,后来干脆出兵缅甸,这才把滇缅公路掐断了。您看下面这张当时的日本报纸,它们似乎很高兴——援蒋路被切断,重庆·政权即将一命呜呼。

滇缅公路没了,先是驼峰航线顶上,然后是史迪威公路。

公路没了,我国便与美国联合,开辟空中航线,用飞机把物资从印度运到云南。这样做代价实在昂贵,在3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军1500多架飞机坠毁,中美机组人员阵亡3000余人。

到了1944年,当美国空军的运输机还在拼命往中国抢运物资时,中国驻印军对缅北日军展开进攻,美国工兵部队跟进,很快,一条公路出现在缅北野人山中,并最终与滇缅公路(下图红线)相连。这条路原本叫中印公路,但在开通时,为纪念史迪威将军对我国抗战的贡献,将其命名为史迪威公路(下图蓝线,绿线是密支那到腾冲的支线)。

从狭义角度看,史迪威公路位于印度与缅甸境内。它在中缅边境附近的芒友,与滇缅公路相连之后,才进入我国。但从广义角度看,从印度到昆明的整条公路,都叫史迪威公路,这里面包括着原本的滇缅公路(下图为史迪威公路开通后,进入我国的第一支美军运输队)。

哪种观点是正确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国对日作战的物资,通过这条公路,源源不断地输入进来。打战,一方面靠人的勇敢与坚强,另一方面,靠的是装备。滇缅公路也好,史迪威公路也罢,这条路带给咱们的,是咱们当时尚无能力制造的装备。

作为后人,亲自走一走这条路,很有意义。

有了曾昭抡教授的《缅边日记》,寻找真正的滇缅公路就容易多了。

如今,从昆明到中缅边境,有G56高速公路与320国道,尤其是320国道,许多路段就是由昔日滇缅公路改建而成。但是,滇缅公路也有部分路段,降级为县道、乡道,至今仍保留着原貌,车辆稀少、人迹罕至。既然有自驾车的便利,完全按照抗战时期的滇缅公路行走,显然更有意义。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得益于曾昭抡教授的《缅边日记》。曾教授在滇缅公路通车后不久,沿公路做过一次旅游,他在游记中,详细记录了每一段的地名、里程、时间、海拔,从而使《缅边日记》成为一本出色的路书。

曾昭抡教授是一位化学家,北京大学化学系就是他创办的。1958年被打成“右派”,夫人俞大絪教授(也是北大的)在1966年被红卫兵侮辱、殴打后,服毒自杀。过了几个月,孤身一人在武汉被隔离审查的曾教授,含冤而死。

曾昭抡教授是曾国藩的后人,母亲陈季瑛是陈宝箴的后人。曾国藩与陈宝箴都是政客,可他们的后人,有许多成为学者,比如,曾昭燏、陈寅恪,等等。单从这一点,我挺佩服晚清的这些政客,起码把孩子培养的挺好,对社会更有贡献。

由于曾昭抡教授的《缅边日记》对路况记载很详细,接下来的内容,节选自《缅边日记》一书,配图则是此次旅途所拍。文与图时隔80年,凑在一起奉给您,别开生面不说,也是种乐趣。

第一天:由昆明到下关。

我们是10点45分,由潘家湾车站动身的。由昆明到安宁一段30几公里,是到安宁州温泉去所必经之路。大概读者们去过的不少,因为温泉已经辟作风景区的关系。

过了汽车西站以后,车子穿过一片坟山地带,往西北方向走去。(汽车西站已经消失,现在是座桥。)

下桥后,路边有座滇缅公路零公里标识。不过,我听说滇缅公路零公里应该从小西门算起。路旁那辆白色科鲁兹是我此行的交通工具。您别误会,车上的牌子,是每次拍照时临时搁上去的。

两公里以后,坟山已经走完。路从此穿着昆明湖旁的一片坝田前进,路的两旁,栽着成列的圆柏、白杨或核树。(如今昆明湖早已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座座高楼。)

过黑林铺(距昆明4.3公里)以后不远,路差不多是直向西行。穿过昆明湖边的车家壁村(距昆明13.7公里)以后,接近西山。(黑林铺到西山这一段,主要是春雨路,但方向是西南,似乎不应该叫“直向西行”。)

过车家壁村不久,路就和往西山去的马路分手(叉路口距昆明14.7公里);去西山的路,由此折向南去,去安宁的路,却折向西北,翻上碧鸡关的山口。(翻上碧鸡关的路还在,只是非常狭窄,320国道就在旁边,走向更为合理。)

在昆明远望碧鸡关,好像那处的山挺高。可事实上,碧鸡关比昆明只高75米,和我们以后在滇西所翻过的山峰比起来,几乎不能算山。从往西山的叉路口起,路盘上去差不多2公里,就到了有名的碧鸡关(距昆明16.8公里)。(过了这座碧鸡关牌楼,一个非常陡的上坡,就能来到碧鸡关村。)

从关口向前行,路大部分是缓向下趋,两旁都是田,稍远处是连绵的矮山,山上只是一部分有树。(过了碧鸡关村,变成西山旅游公路,这一段环境不错,景色很好。)

走了15公里,到了往温泉去的路口(距昆明32.1公里),在该点往渡泉的公路,折向北去,滇缅公路却继续往西行。

继续走,路面情形大不如前,沿途指示村名的木牌再也看不见。走了1.5公里以后,安宁县城(距昆明33.7公里)在车的左旁掠过去。(现在是很棒的路,安宁城区范围也扩大了许多。)

过安宁后,大部分是在荒山顶上走,大体相当地平坦。不过因为路面不佳,走起来不免有点颠簸。(这一段路不错,可惜限速只有40公里。)

十几公里的荒山走完以后,随着有十几公里的松山风景。这段路在满长着小松树的山间穿行,其中较低平的地方却已辟成田地。

再前去,我们的路,翻上了一座较大的松山,在这山顶的山口,有一个小村,名叫杨老哨(距昆明78.5公里)。这山上来很容易,盘下去却费了8公里左右的路程。

下完这山,再走过十公里左右的松山风景,到了禄丰附近的坝子。从这块坝田上穿行6公里左右,便到禄丰(距昆明103.1公里)了。

公路经过的禄丰站,并不在禄丰城,而是在属于该县的董谷村。县城在该村的北面,离村大约有两三公里。(董谷村依旧,看上去很残破,但居民不少,而且基本上已经与县城连为一体了。)

午餐以后,从禄丰乘车前进。走了刚好1公里,禄丰坝子便已走完。这时向路的右边下望,看见路旁河水中央,一座小岛上面,立着一座小的圆形尖顶的碉堡(此处距昆明104.1公里),同车的朋友告诉我说,本地人把这小碉堡叫“诸葛亮炮台”。(按照公里数的位置,大概是此地,我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曾教授说的碉堡。)

从禄丰向西去,路面忽然大好。由“诸葛亮炮台"到一平浪的21公里,是一段风景绝美的路。论起景致来,这段路在滇缅公路全程上,要占一个重要的位置。

下年4时17分,我们到一平浪(距昆明125公里),财政部在此开设了盐场。

从一平浪往前走,路还是溯着小江上趋,江越来越窄,不久变成一条小溪,水却慢慢地清起来。路不像以前的险,风景却是非常美。

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离开此溪,盘上山去,盘到级山坡的山顶(距昆明161公里)。级山坡是一座大山,上面满长着马尾松。公路过这山的最高点,海拔2140米。

翻过山顶,大部分是陡盘下山,10公里之后,方才变为平坦。(下山路上,有一段与高速公路并行,距离很近,走高速虽然很快,但想切身感受抗战历史,就必须走原汁原味的滇缅公路。)

下山之后,路旁所过的,一部分是松山风景,一部分是已辟成田的高原。大部分地势都很平。(如今这一段路,刚刚重修过,很宽,如同高速公路一样,但路口很多,村民们来往穿梭,驾驶需加倍小心。)

接近楚雄,两三公里时,穿过一片坝田。在太阳快要落下的时候(午后6点53分),我们到了楚雄。(如今接近楚雄时,320国道新修了一条过境公路,如果不打算进入楚雄市区,沿着320就能一下子穿过去,但远远看过去有座收费站,不知道是不是收费。)

沿着老320国道进入楚雄市区,老市区在公路南侧,北侧是新市区,酒店较多,还有座以餐饮为主的“彝人古镇”。我按照曾教授的记载,进入老市区,还真找到了一座汽车站。

在汽车站对面小饭馆吃饭,2个菜45元。当年曾教授在这里,3个人花了1块钱,吃得酒醉饭饱。当然,这么比毫无意义,毕竟收入不一样。

在楚雄停留一晚,明天,将从楚雄前往下关(大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