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0公里探寻六国,他用镜头记录湄公河发生的一切

编辑:澎湃新闻 湃客 文章类型:旅游 发布于2019-01-23 12:34:46 共3290人阅读
文章导读 6370公里探寻六国,他用镜头记录湄公河发生的一切

选自《湄公河》系列

廊开—泰国东北部城市,在湄公河南岸,隔河与老挝首都万象相望,自古为泰、老两国贸易口岸,距离湄公河源头4,025公里。人口:63,609、年人均收入:17,814元。

从西藏发源,流经六个国家,直至胡志明市的入海口,这是东南亚的重要河流——湄公河。摄影师杨达沿着湄公河的流水,用镜头记录下这条东南亚母亲河边生活着的人们,记录着那里发生的事。

《湄公河》

图/文  杨达

手绘地图   作者:李铎

摄影师所摄纪录片

湄公河在各地区的称呼如下:

中国西藏:加果空桑贡玛曲、扎阿曲、扎曲

中国云南:澜沧江(傣语意为“百万大象”)

缅甸:湄公河(mellhkaung)

老挝、泰国:湄公河(“湄南公”)

柬埔寨:湄公河(“洞里湄公”)、大河(“洞里通”)

越南南部:湄公河(Sông Mê Kông)、大河、九龙江

杂多-青海省南部,广义上湄公河的源头所在地,也是中国虫草第一县,距离湄公河源头0公里。人口:5,182、年人均收入:24,347元。

囊谦-青海省最南端,囊谦为“人口大县”和“移民大县”,距离湄公河源头263公里。人口:9,552、年人均收入:21,723元。

昌都-西藏东部,处在西藏与四川、青海、云南交界的咽喉部位,是川藏公路和滇藏公路的必经之地,也是“茶马古道”的要地,距离湄公河源头583公里。人口:100,933、年人均收入:22,374元。

德钦-云南省西北部,素称“歌舞之乡”,是中国最宝贵的滇金丝猴的故乡,距离湄公河源头1,242公里。人口:8,553、年人均收入:7,782元。

湄公河是东南亚最长的河流,总长约4908千米,流域总面积:81.1万平方千米,是世界第九长河,亚洲第七长河,东南亚第一大河。

美赛—泰国最北端的城镇,也是泰国和缅甸之间少数开放的口岸之一,距离湄公河源头3,163公里。人口:29,079、年人均收入:12,894元。

清莱—泰国最北方的都府,是通往北部山区和缅甸、老挝边境的要道,距离湄公河源头3,123公里。人口:78,756、年人均收入:16,900元。

会晒—老挝西北部城镇,据说“秘密战争”期间,这里曾是美国海洛因加工厂所在地,距离湄公河源头3,417公里。人口:20,687、年人均收入:8,043元。

索拉—泰国北部村庄被称为“金三角中心”,曾经的贩毒“重地”,距离湄公河源头3,303公里。人口:1,619、年人均收入:10,694元。

湄公河(Mekong River,源自泰语Mae Nam Khong,意为高棉人之河),其上游是中国境内的澜沧江(Lancang Jiang或Lan-ts'ang Chiang,泰语意为“百万大象”),下游三角洲在越南境内,因由越南流出南海有9个出海口,故越南称之为九龙江。

湄公河干流全长4908千米,在中国境内河段称为澜沧江,流出中国国境以后的河段称为湄公河,是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世界第九长河流,亚洲第七长河流;主源为扎曲,发源于中国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流经中国西藏自治区、云南省、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于越南胡志明市以南省份流入南海。其中南阿河河口至南腊河河口31千米为中国与缅甸界河;老挝,湄公河老挝境内干流为777.4千米;老挝与缅甸界河为234千米;老挝和泰国界河为976.3千米;柬埔寨境内为501.7千米;越南境内的湄公河三角洲为229.8千米。流域除中国和缅甸外,均为湄公河委员会成员国。

清刊—泰国东北部城镇,泰国人心中的避暑胜地,湄公河对岸是老挝Xanamkhan,距离湄公河源头3,839公里。人口:10,245、年人均收入:15,426元。

万象—老挝首都,是老挝政治,经济,交通的中心,湄公河对岸是泰国廊开,距离湄公河源头4,153公里。人口:783,000、年人均收入:29,062元。

巴莱—老挝中部城镇,位于首都万象和省会沙耶武里镇之间,距离湄公河源头3,940公里。人口:12,965、年人均收入:11,024元。

廊开—泰国东北部城市,在湄公河南岸,隔河与老挝首都万象相望,自古为泰、老两国贸易口岸,距离湄公河源头4,025公里。人口:63,609、年人均收入:17,814元。

湄公河下游流域居民约占河畔4国人口的1/3。几乎所有的人都从事农业,水稻为主要作物。人口最密集之处在三角洲与呵叻高原。为数不多的城市人口一直在急剧增长,主要是通过移民迁往都市。流域人口没有共同种族关系。种族集团从湄公河上游地区包括克伦人和苗人这些山地集团在内的汉藏人到湄公河下游流域的高棉人、占人、泰人、孟人和越南低地集团均有。越南人密集于三角洲,高棉人和泰人至为广泛地分布于下游流域。

他曲—老挝中南部城市,曾经的印度支那交易站,也是老挝岩鼠被发现的地方,湄公河对岸是泰国那空帕侬,距离湄公河源头4,470公里。人口:31,400、年人均收入:7,336元。

汶干—泰国东北部城镇,是泰国新成立的第76个府,湄公河对岸是老挝北汕,距离湄公河源头4,164公里。人口:4,622、年人均收入:14,180元。

那空帕侬—泰国东北部城市,被誉为“群山之城”曾一度是沧澜帝国重要城镇,湄公河对岸是老挝他曲,距离湄公河源头4,321公里。人口:31,449、年人均收入:15,346元。

穆达汉—泰国东北部城市,意为“天鹅眼珍珠”,湄公河对岸是老挝沙湾拿吉,距离湄公河源头4,420公里。人口:40,480、年人均收入:13,576元。

一条大河从北向南,穿越六国,汇入海洋深处,滋养着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民,在悠悠历史岁月中沉积着。我带着对这条河流的崇敬之情她展开对她的探索之旅。我在这期间历经6国,44城镇和乡村。

穆达汉—泰国东北部城市,意为“天鹅眼珍珠”,湄公河对岸是老挝沙湾拿吉,距离湄公河源头4,420公里。人口:40,480、年人均收入:13,576元。

穆达汉—泰国东北部城市,意为“天鹅眼珍珠”,湄公河对岸是老挝沙湾拿吉,距离湄公河源头4,420公里。人口:40,480、年人均收入:13,576元。

上丁—柬埔寨东北部城市,北与老挝接壤,多老挝人,是柬埔寨的木材贸易中心,距离湄公河源头5,080公里。人口:30,561、年人均收入:6,550元。

桔井—柬埔寨东部城市,位于湄公河冲击平原上,交通便捷,公路主要沿湄公河分布,连接国内外地区,距离湄公河源头5,220公里。人口:7,104、年人均收入:5,240元。

全程河流流经公里数为4908公里,实际陆路行程为6370公里。我从城镇、经济、人口与土地的关系进入河流,在一年四季中河流的颜色会发生不同的变化,也是这条河流上人与人、人与土地之间变化的另一种呈现。在此期间,我常常沉溺于多彩交融的文化和保持独立却有相互影响的社会形态的复杂关系之中,我经常会一次次的返回这些国家和城市,住同一件旅馆,吃同一家餐厅,走同样的道路,去探访熟悉的人们。随着关系不断的变化,我对这些国家的民族、宗教、文化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从刚开始的格格不入,到一切都变得相融相通,与人与物的相处,渐渐成为了一种享受。

暹粒—柬埔寨北部城市,是洞里萨湖最大的一个省会城市,洞里萨湖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湖泊,与湄公河之间有洞里萨河相通,距离湄公河源头5,603公里。人口:134,125、年人均收入:8,574元。

暹粒—柬埔寨北部城市,是洞里萨湖最大的一个省会城市,洞里萨湖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湖泊,与湄公河之间有洞里萨河相通,距离湄公河源头5,603公里。人口:134,125、年人均收入:8,574元。

磅清扬—柬埔寨中部城市,位于洞里萨湖出口处,该地盛产陶瓷,距离湄公河源头5,947公里。人口:42,916、年人均收入:6,340元。

金边—柬埔寨首都,坐落在湄公河与洞里萨河之间的三角洲地带,为柬埔寨政治、经济、文化、交通、贸易、宗教中心,距离湄公河源头6,042公里。人口:2,009,264、年人均收入:23,580元。

人生像本书,每一章都是一种世态,每一页都是一个故事。在泰国,痛失女儿的上海阿姨让我泪流满面,这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在缅甸,听到了老一代华侨吐露神秘却不隐秘的过往。在老挝,奇高的物价和喝着啤酒的男人代表着这里的主线。在柬埔寨,满目苍夷破败的一切都只为了拱卫吴哥窟历史的繁星闪烁。在越南,一位刚失去丈夫的妻子独自带着女儿坚强的面对生存的所有压力,却依然一直微笑着。在中国,一位生活在大山里的藏族妇女想逃离这样被家庭、丈夫、孩子束缚的生活,却无能为力。

这里的故事还在不断上演,生活还在继续,河流还在不断流淌。然而不管故事怎样变化,生活怎样进行,湄公河都一直滋养着这里的大地,也养育着这里的人民。

永隆—越南南部城市,是湄公河三角洲的交通枢纽,越南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其中佛教和天主教的影响力最大,距离湄公河源头6,273公里。人口:140,872、年人均收入:11,089元。

巴知,越南南部城镇,农业以生产稻米为主,槟椥省过去并无桥梁,对外交通仅靠渡轮,湄公河由此流入南海,距离湄公河源头6,370公里。人口:198,828、年人均收入:10,349元。

后记

在历经9个月的拍摄期间,我经常会一次次的返回这些国家和城市,住同一间旅馆,吃同一家餐厅,走同样的道路,去探访熟悉的人们。随着更多的接触,我对这些国家的民族、宗教、文化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从刚开始的格格不入,到一切都变得相融相通,与人与物的相处,渐渐成为了一种享受。拍完湄公河之后,对这条河流的情感变得更加亲密了。这是一片富饶之地,无论生活是残酷还是美好,她们总能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出路,为了前方的可能存在的光明之路,人们都在努力挣扎的生活着。

2017.03 印度 阿拉哈巴德

与杨达的对谈

采访/曾子珂

1

行走6370公里,

历时9个月拍摄。

曾:拍摄《湄公河》这一作品大概历时了多久,走访了多少个地方呢?

杨:这组作品从15年9月开始,经过了三个月文献资料的学习研究,历时9个月的不间断拍摄,最终在16年的9月份完成。一共到访了数次湄公河流域的国家(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一共到访了44个城镇和乡村,湄公河全程流经公里数为4908公里,我实际陆路达到的行程为6370公里。

曾: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去以湄公河这条河作为自己的拍摄对象的?

杨:因自己个人原因,一直在国内外拍摄,所以对这块周边的大区域文化比较熟悉,使我开始着手对于中国边境河流文化的调查,在这期间我规划了很多流域问题,包括澜沧江—湄公河、以及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黑龙江、鸭绿江、额尔齐斯河-鄂毕河等。综合各方因素考虑,我选择了澜沧江—湄公河作为第一条中国国际河流的入手,也是因为我对云南的熟悉和对东南亚文化的了解,澜沧江—湄公河则变成让我最容易着手的一条河流。在以后的可能的条件下我会逐步完成其他河流的走访研究。

曾:湄公河流经了多个不同的国家,养育了千千万万的人,同时也形成了许许多多不同的地域文化,在走访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感受到不同地区的文化差异,具体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杨:大体上而言,从云南延伸至这六个国家,并没有特别大的文化地域差异,云南所属的地理环境和文化习俗和东南亚有着很强的相似度,包括对佛教文化的样:包容和虔诚、以及饮食文化的相似,风俗上的相通。可能给我最大的差异会体现在我们的经济大环境更好,所以人们生活的条件和环境相对于其他几个国家而言会更舒适。

2

生活依然要继续,

河流依然在流淌。

杨达拍摄的床

曾:有几张照片令我印象深刻,是你走访拍摄的时候,睡过的不同地区的不同的床,这些床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杨:拍摄湄公河的出发点是从城镇、经济、人口与土地的关系进入这条河流,床的肖像我认为也是反映这里人口与土地关系的一个部分,同样也可以算作是经济侧面表达的一个部分。

曾:在拍摄《湄公河》过程中,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情,可以分享一下吗?

杨:在拍摄湄公河的期间,我会记录一些日记,包括一些我遇到的人和事情,有很多令我深刻的故事发生在这里,在《湄公河》画册的最后有一片人物手记则是我日记的一部分,其中在美赛我有遇到一位上海阿姨在美赛(泰国和缅甸的边境城市)已经30多年了,聊天很久之后发现她内心的自责,因为她的女儿因家庭原因死在了泰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湄公河流域拍摄期间给我留下印象很深的大多数都是这样一些生活中的故事,是一种真实的痛楚,但是生活依然要继续,河流依然在流淌。

曾:为什么会想到用黑白色调来展示《湄公河》这一作品的呢?

杨:在湄公河这组作品用黑白色调,在影像的表达上会更有张力一点,也更突出我内心对这组作品的期待吧。

3

经历,阅历,成长

不忘初心。

曾:拍完《湄公河》这一影像作品的时候,与最开始的拍摄初期,心境有何变化呢?

杨:其实更坚定当初的初心了,摄影到现在为止依旧让我感到的是最初的美好的坚持,这点一直都没变过,经历过很多苦难的故事和生死的擦肩后,更觉得摄影是能陪伴自己的挚友。

选自《湄公河》系列

选自《河边的诉说》系列

选自《跨江》系列

曾:从《湄公河》到《河边的诉说》再到《跨江》,您一直致力于江河影像项目的拍摄,是什么促使您产生拍摄这些江河的动力呢?

杨:我生在武汉,喝长江水长大的孩子,但是其实本身我觉得我跟长江的联系并没有很大,小时侯生活的区域和长江联系并不大,虽然在长江边上,但是越长大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有水的城市,水会天生带着一种灵性,会使一座城变的更加娇艳动人,可能是长江水贯彻身体的缘故吧,我很喜欢有水的城市,对于河流拍摄也有着独特一种情愫在里面,所以不太需要什么动力去维持拍摄,这种动力自然的一直都存在。

选自《湄公河》系列

选自《河边的诉说》系列

选自《跨江》系列

曾:《湄公河》是黑白影调的纪实摄影作品,《河边的诉说》整体营造的是一种荒凉的氛围,而《跨江》则更是用一种对比的方式去用照片展开故事的叙述,针对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影像项目,是怎么把握照片的整体基调,来突出作品本身的特色和风格的?

杨:我觉得随着成长带来的阅历上的丰富,以及对影像掌控力的变化,摄影师对自己作品的风格会逐步逐步发生变化,这一过程是让人惊喜的,至少对于我而言是这样。当进入下一个专题拍摄的时候,我会有一种直觉对这里的大环境,然后会根据自己的感受来把握和改变照片的基调,就像《河边的诉说》我用了将近5年时间去跟踪恒河,但是最后影像的表现风格是在最后两年才确定,更多的时间是在用来接触这条河流,感知她。所以经历、阅历、成长会让摄影师的作品特点更加突出。

4

正着手关于中国的议题

选自《跨江》系列

曾:在您从事摄影的过程中,有没有摄影师或者摄影作品对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呢?

杨:在我最初开始摄影的时候,我在国外遇到了一位导师对我进入时的启蒙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再到后来玛格南大师班上的导师Jacob Aue Sobol也给我了很多新鲜的思考,再到后来我认识了给我帮助非常大的马来西亚摄影师Eiffel Chong,以及一直陪伴我成长的米拍网的杨刚老师,他们不一定是摄影作品给我很强的影响,而是在如何确定摄影风格,如何找到自己摄影方向、如何认知摄影还有人和整体社会的关系层面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当然除了我提到的这几位,这整个摄影的道路上都有很多摄影前辈给了我很多指导和帮助,非常真心的感谢他们。在摄影作品上,我会看各种不同类型的摄影作品,从中能发现好的作品都是有大量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不能一一举出这些摄影师的名字,因为那样就太局限了。

选自《湄公河》系列

曾:最近有什么正在进行的拍摄项目吗?可以分享一下大概的计划吗?

杨:最近确实正在着手一些关于中国的议题,国外的项目基本都已完结,现在回来之后一心开始着手关于中国的议题,其中有关于中国食物、食品的议题、以及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议题。

极光photo近期推出“江河影像”系列,精选国内外优秀摄影师们关于江河的作品。此系列正合极光视觉将要推出的“江河影像•个人记忆”影像征集与资助计划,激发和资助年轻摄影师关注身边的“江河”,如果你也有关于江河的作品,欢迎联系我们投稿!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2 条评论

缅华网网友 5 years ago 回复TA

这篇文章真的写得很好,<br> 可能跟自己情况太切身了,感觉仿佛身临其境<br> 我爱河、爱水、爱陆地、爱道路、爱人、爱生活、爱生命<br> <br> 河水和时间不停流淌,<br> 生活和生命一定要坚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