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守廉和华中校歌及其他(林枫)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人物 发布于2013-07-10 21:37:15 共2743人阅读
文章导读 徐守廉和华中校歌及其他(林枫)

 

徐守廉和华中校歌及其他

文/林枫

    读了今年6月18日云南《春城晚报 春晓副刊》疏国慧先生的文章——《有个叫徐守廉的音乐家》,勾起我对缅甸华侨中学(以下简称华中)的美好回忆。

    上世纪1957年到1962年,我在华中读初中和高中。记忆中每次开比较隆重的全校师生大会,大家都要起立唱校歌。有段时间,好像班上开早会,也要唱。

    华中校歌的歌词:“大金塔下伊江之滨,生活着我们快乐的一群,我们锻炼着坚强的体魄,我们学习着基本的学问。缅华的进步尚待推动,祖国的再建需要新军。我们的意志如钢铁,我们要向着胜利前进!”短短八句,通俗明了,主题鲜明,符合战后和平环境下,莘莘学子渴望学习,热爱和报效国家的心情;而好就好在他的曲,其调欢快活泼,明朗向上,有感染力。惭愧的是,当年我们这些学生,天天唱它,却没有几个能说得出他的由来。

    今天,我读了疏国慧先生的这篇文章后,接着又翻出“华中建校九十周年特刊(1921—2011)——华中情”一书的封三《校歌——华中校歌的由来》,算是补了这迟到的一课。

    《华中情》的《由来》一文说: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华中师生连夜自己赶制五星红旗,率先于仰光华中大门上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之后不久,在师生的热烈要求和倡议下,张学林老师执笔写了这首歌词,而由当时已扬名国内外的作曲家徐守廉先生作曲。这首歌一经传唱就受到师生的喜爱并流传至今,经久不衰。张学林老师(原名萧鸿逵),在1950年回国后,被分配到四川重庆市的《四川画报》工作。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在劳改期间病故。他在西南联大读过,多才多艺,爱好文学和摄影,是民盟盟员,英年早逝,令人惋惜。

    徐守廉老师是浙江人,上海同济大学数学系毕业,在国内曾搞音乐创作,因谱写《U.S.A赞》(反美歌曲)而著名,在缅期间曾为伊江合唱团演出《黄河大合唱》担任指挥。回国后,起初在昆明歌舞团任作曲兼指挥,后又调到昆明音乐艺术专科学校(注:应为云南省文艺学校)任音乐教授。1994年病逝。”


    在那个动乱年代,从国内到缅甸从事各种进步活动的缅华先辈名人,在今人看来,都很传奇。徐守廉老师的经历,更是传奇。本文开篇提到的疏国慧先生的那篇文章,说的就是徐守廉老师的传奇人生。

    疏国慧先生是徐老师民国时代昆明建民中学的同校教师。他在文章中深情地回忆说:


    “《徐守亷纪念文集》问世后,徐夫人陈惠送了我一本,方知徐先生也是建民中学教师,我校校歌竟是他谱曲、白浪作词,倍感亲切。我和陈姐不觉同唱:“年轻的生命开放鲜红的花朵。热烈的爱交给战斗的祖国……”

    “这首歌流传广泛,1948年7月15日,昆明上万大中学生就是唱着这首歌,参加“七一五”反美爱国运动,不少人还参加了游击队。我老伴董源生前曾说:“有位叫徐守亷的音乐家与林之音齐名,写了不少抗日歌曲,他的《山林果》云南人几乎都会唱,可惜竟无人提及他。”而今文集面世,给我们留下一笔音乐财富。我和陈姐又唱起徐先生给昆华女中谱曲的校歌:“生长在西南的高原,生活在美丽的湖畔,我们自由而幸福……”这是醉美的诗,响亮的号角。”

    “1940年,22岁的徐先生就指挥《黄河大合唱》,黄河的咆哮、泣诉、怒吼震撼着、凝聚着中国人的心。1942年,他毕业后不当工程师,而甘当穷教师,创作抗日的群众音乐。学校有音乐教师,他就教理化,自学了古今音乐理论,还翻译了一些音乐理论著作,谱了不少歌曲。

    李闻惨案、龙云被逼离云南等事件后,该剧团被禁演,李仁荪被捕,下一个便是他。地下党把他乔装成马锅头,随马帮进入缅甸。他先后在仰光等几所华侨中学任教,都为学校写校歌,《我爱缅甸》成了国歌,指挥了300多人的《黄河大合唱》,把延河、滇池、伊洛瓦底江连成了一片。”


    我注意到,疏国慧先生的文章中披露的最令人惊奇和传奇的一句话是“(徐守廉的)《我爱缅甸》成了(缅甸)国歌。”(注)

    这有点像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我也希望他会是真的。

    为此,我询问过在昆的几位缅甸老归侨,有表示惊奇的说是第一次听说;也有说听说过有这回事,但无法确认。

    从情理上说,一国的国歌,应由本国艺术家来创作,鲜有取自外国作曲家的例子。徐守廉完全可能创作过《我爱缅甸》之类的歌颂缅甸的歌曲;只是这首歌曲的曲调是否会被缅甸用来作为自己国歌的主调,恐怕还需更有力的证据。《徐守廉纪念文集》我尚无缘拜读,不知道该文集中对此是否有进一步的有力证据。


    和许多旅居过缅甸的华侨一样,徐守廉老师对缅甸是有感情的。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的老会长,赵华老师告诉我:1989年1月1日,我们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成立时,徐守廉老师出席了大会。此后数年,联谊会每次活动,徐老师都积极参加,一直到1992年,他一病不起才没来。


    注:我在网上搜到这样一则信息“缅甸联邦国歌《世界不灭》(Gba Majay Bma pyani )是缅甸联邦共和国的国歌。又名《我们将永爱缅甸》,集体作词,德钦巴同作曲。”歌词如下(未知译者。感觉比较粗糙。):

    直到这个世界毁灭,缅甸依然存活!

    我们热爱我们的土地,因为这是我们真正的遗产。

    我们决意牺牲我们的生命保护我们的国家。

    这是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拥有她。

    是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土地,我们将在团结中做好对我们的国家事业!

    并且,这是我们对我们无价土地的义务。

2013-7-9

于昆明文瑞书斋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