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刘大江专访(段春青)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人物 发布于2013-11-04 08:20:19 共3096人阅读
文章导读 远征军刘大江专访(段春青)

 

远征军刘大江专访

段春青

 

    在缅甸的远征军老兵已经不多,仰光仅剩下一两位,刘大江为其中一位。刘大江祖籍安徽,太和人。今年已经94岁的刘大江,妻子已去世多年,膝下无子,独自居住在仰光。

    出生在南京的刘大江,因父亲在上海做生意,11岁时便到上海求学,1937年8月,17岁的刘大江刚中学毕业不久,松泸会战时日本打到上海,学校便安排他们到医院为伤兵写信,「后来上海撤退,我也跟着部队退到南京,我参军了」!

    刘大江说,日本飞机炸死很多人,血肉横飞,这激怒了他,「我要当空军去炸他们」!然而体检结果不及格,他便转考南京防空学校高射炮部队。一个月左右,刘大江的部队被调至山西太原守机场,「可是那时的所谓高射炮,其实只是加农炮!只能打一千公尺来的,但日本飞机飞在一千多公尺以上,打不到呀」!他描述,当时部队有四门加农炮,只好待飞机俯冲下来时开炮。

    同年11月,日本打到山西,某一晚接获命令,高射炮部队被调往太原城。刘大江回忆,部队艰难的拉着大炮进城,在城门沙包垒台从炮眼对着城外打进攻的日本兵。战争激烈,班长命,「手榴弹来」!部分炮手改投手榴弹,但「我们都是新兵,不会!所以拼命将手榴弹递给城墙上的班长」。暂时将日本军打退,但中午时再一次攻。打退后,刘大江猛然转头,只见身边人已所剩无几,只得与战友从北门逃至南门,从炮眼口钻出城门,经过护城河爬上岸。

汾河渡口,与死神擦肩

    城门外,陆续有绥远、山西等散兵三三两两走来,忽然有一位人站起来说,「我姓金,职位是旅长,我们被包围了,三两个人是逃不出去的」 。那位金旅长集合一百多名散兵,并打算突围。中原军即刘大江所在部队分任尖兵打头阵,他们于晚上顺汾河走至渡口,「我们不懂,过河时不像有经验的老兵。我们穿着棉衣棉裤棉帽子,在河里,手脚都因冻僵给刮破了,又冷」!随后刘大江将棉衣退去,过河至一半,对岸路上有车经过,初始以为援军,不料灯一亮,「日本人的机关枪咯咯咯咯的响」。刘大江等人冲上岸,日本骑兵拿着马刀尾随追至,「大马刀砍下来」!刘大江本能的当场蹲下,但感觉,「当!一声,砍到铁帽子,我就倒下去了」。

    随后刘大江听见一声爆炸,他估计是同伴扔了手榴弹。之后因饥寒交迫,昏睡至第二日早晨。刘大江回忆自己爬起来后,看见山坡上老百姓们在吃饭,便走了过去。老百姓为他包扎伤口,给他换一身干净衣服,并嘱咐一直往西走。

弃绒从文,弃文投军

    刘大江等人走到中午三点,到一较大村庄,正犹豫要不要进去时,「看见村头七八人走下来,村民们围了上去,我也去了」。因头盔关系,在脸上晒出的阳光印痕,一眼便被120师358旅第7连游击队认出,他在被询问时要求,「我要找我的部队,我跟你们走」。他们跟随至旅部住了两日,八路军给了他120元晋钞。刘大江做了一套新军装,搭火车至临汾找到迁徙的高射炮队,才知自己的部队已退至西安,刘大江辗转至西安归队。

    不久,他们接到命令调往河北汉口守汉口飞机场,不多时,又再次调往四川,拖着大炮到了贵阳防空学校,自此,高射部队解散了,「我们开始学习无线电,三个月后派去了兰州。只是,我在重庆遇见从南京逃出来的亲戚,他不让我去兰州,我就进入重庆大公报做练习生」。

    刘大江在「大公报」时,中国驻印副总司令至四川重庆,副总司令说,「美国人要支持我们,配备新型武器大炮,需要有知识,识字的青年去才会使用」。刘大江叹气道,自此,「国民政府发起了『十万青年,十万兵』的号召!我和同学都参加了」。他们去到云南昆明,「美国人帮我们检查身体,之后乘飞机往印度,到印度东北方比哈尔省的兰多受训。我被分派到汽车兵第6团」。当时部队在缅甸「八莫」开办学校,刘大江先被分派至八莫学校教书,之后随部队至密支娜。「密支那收复了,我也在这时候翻了车,腿受伤了,在野战医院住了两个月」。时值1945年,近中秋节,战友们来探病时,刘大江得知「日本投降了」!

战争结束,转办学校

    刘大江选择不回去。他与战友到仰光开办学校,并得到许多侨领支持,「22条街有一酒楼叫『群乐』酒楼,那位酒楼老板召集三十多人组成了董事会,在『广东观音庙』后办了一所『华夏学校』。我们是讲普通话的,所以很受欢迎」。

    1957年,刘大江与妻子第一次回中国,届时父亲在家,母亲却已亡故多时。之后刘大江回缅,在曼德勒执教,再转入「华侨中学」,一直教书至学校收归国有。

    「那时我什么都不会做,就和妻子买了店铺,开裁缝店」。1993年妻子过世,刘大江转卖店铺,移居目前居住的地方。

    2011年,在孙春龙等人的协助下回家乡去看看。他说,「我和另外一位老兵才到昆明,就看见他们为我们准备的『抗日胜利』勋章,人们捧着鲜花,拉着布条」。

    刘大江目前独居,他回忆,「那时妻子怀胎八月,小产了,从此不孕」。 他没有打算移居中国,他说,「缅甸气候好,我在这里一辈子,就在缅甸了!而且我以前教书的学校很好,董事会会给我红包,我的生活完全没问题的」。

   据刘大江说,「我的孙子,就是侄子的孩子,明年会来陪我」。

 今年已94岁的老兵刘大江。

 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赠予的「向抗战老兵致敬」照片。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