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黄绰卿(朱荣辉)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人物 发布于2018-05-12 08:08:14 共1797人阅读
文章导读 忆黄绰卿(朱荣辉)

朱荣辉

黄绰卿(1963)

    黄绰卿,乳名黄欢羡,广东台山人,一九一一年生于缅甸仰光。他父亲是仰光亚弄区一家锯木厂工人,妈妈是家庭妇女。因家庭经济困难,小学未毕业就到仰光福特汽车代理公司当学徒工。他从小爱读小故事,从而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据黄重远说,大概是一九二五年左右,有一天晚上,黄绰卿在百尺路街头看戏,适逢黄重远也在那里,因两人都是台山人,也就交谈起来,从此他们成为挚友。黄重远经常到黄绰卿家里去玩,因为他们谈的都是读书有学问的事情,邻居都赞许他们有出息。黄重远那时在报馆当排字工人,黄绰卿很羡慕这工作。大革命时期,他也就转到华文仰光日报当排字工人,同时读夜校。当时五十尺路(即貌开街)的黄家馆(1)三楼经常有十来个爱读书的青年在那里聚会,谈论文艺、讲国家大事,黄绰卿、黄重远、朱干汉等人都是其中成员。一九二七年秋,为逃避国民党追捕的朱碧泉(即干泮、干汉大哥)由广卅回到仰光,很快就和黄家馆里一些爱读书、倾向进步的青年人聚集在一起。这位大哥经常给他们谈革命道理和在广卅时的有关情况,他的讲述,教育了大家,自然也培育了黄绰卿的革命意识。

    一九二八年左右,艾芜(当时的笔名是汤道耕)等人到仰光日报工作。黄绰卿的革命思想和文艺爱好,在他们的帮助下又长进了一步,从此经常在仰光日报发表一些短文,署名《“羡郎”、“名名”、或“杜巴仙”》等等。此外,还用古人的谐音名字,如曹藻,周予等等。

     一九三一年春,艾芜等同志筹办《新芽小报》,黄绰卿便积极倾向进步、爱国的侨胞宣传和推销。那时我在卑谬教书,他来信叫我和牙科医生赵润生帮宣传和推销。《新芽小报》的政治倾向是鲜明的,笔锋是犀利的,很快就和国民党控制的《覚民日报》的主笔覃敷蓉进行大辩论,蠃得广大侨胞赞扬。为此邝金保、陈宗珍之流,交勾英殖民政府的华人侦探李腾芳等迫害艾芜等同志。英殖民政府以“煽动缅华械斗”(这年春节前仰光的华人和缅甸人曾械斗过)的莫须有罪名,宣布将汤道耕(即艾芜)、林环岛、王思科、郭荫棠为不受欢迎的人,驱逐出境。

    艾芜他们被迫离缅之后,仰光的华侨社会政治空气很沉闷。经过酝酿之后,一九三三年四月,由朱碧泉邀集黄俊生、邓景芬、朱干汉和我及思想进步的温亢天和段丛桂等十来人为基本队伍,由黄绰卿总负责,成立文艺团体《椰风社》。

    一九三四年,《椰风社》又增加了朱彦雄、陈月容和王琴鹤等三人,他们都是新回到仰光的。另外,女教师黄怀平、邱芳意也成为《椰风社》成员。黄重远那时回国结婚,他也是发起人之一。《椰风社》的宗旨是"反对内战,一致抗日",蠃得广大爱国侨胞的好评。一九三四年夏,黄绰卿支持陈月珍、陈月容和黄怀平、荘慧娥等人组织缅华妇女联合会,在仰光的华侨妇女中展开停止内战,一致抗曰的爱国宣传活动。

     一九三五年春,黄绰卿以《椰风社》的成员为基础,组织流通读书会(或叫书报流通处),每月每人交一块钱由黄绰卿买书报,互相交流阅读。尽管《椰风社》周刋后来被廹停刋,但黄绰卿和《椰风社》成员保持联系,继续写文章由他负责在仰光日报发表。与此同时,读书会在青年中扩大了队伍。

    这年秋天,朱碧泉等人为支持《兴商日报》的编辑李秀良发表的"要求民主和抗日"的社论,反击国民党所谓的“抗日国而亡”论,由黄绰卿组织稿件,在仰光日报上与覃敷荣华富等人展开大论战。

    一九三六年冬,为反对国民党欺骗侨胞捐款买飞机为蒋介石五十岁祝寿的所谓"购机祝暇"活动,我与当时的顽固分子白三江在报上大打笔墨官司时,得到黄绰卿的鼓励和支持。

    一九三七年冬,为了支持抗战,乐天总社义演募得救国捐款四千余盾,一向敌对的邝金保装成捐弃前嫌的样子来劝说此款汇到中央财政部去。黄绰卿赞同当时的总负责人朱碧泉的意见,将此款全部做成棉衣送回国内。

    一九三八年夏,为陕北公学募捐基金,黄绰卿除了到处奔走向侨胞劝捐外,还与在腊戍的我,南度地区的黄慕康,皎眿的黄重远,西北堡的陈月珍,荘慧娥等联系,并在当地进行募捐。由于蒋帮分子的干预和阻挠,提出要将募得的基金汇到中央财政部去,斗争甚为剧烈。最后黄绰卿和其他进步侨领,支持当时负责人育德女校长林亭玉的意见,将第一批基金汇到武汉新华日报去。

    这年年底,我取道尚未通车的滇缅公路回延安,拿了黄绰卿的介绍信,在保山找到王恩科的大哥王志安和一九三四年被英殖民政府驱逐出境的老战友段丛桂,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顺利抵达目的地。

    一九五零年秋,我随姚仲明同志赴缅,在仰光我国驻缅甸大使馆工作。我所写的侨情汇报,绝大部份是黄绰卿提供的素材。在这期间,我听黄俊生、黄重远说,七七事变后,仰光和各地一样,抗战的浪潮一浪比一浪高。黄绰卿参加了文化界的领导工作,侨商报后来因各种原因归黄重远主办。

    日寇入侵缅甸后,黄绰卿携眷向北逃难,他原想入云南找王志安和段丛桂,但来不及了,只好在八莫暂避。之后孙立人的新一军入缅甸作战,黄绰卿受聘到该军政治部当秘书。八莫光复后,黄绰卿即在当地办小学,新一军回国后,黄绰卿也就离开八莫转回仰光。之后,黄绰卿在龚子宏开的南侨图书公司工作,一九五二年,龚子宏被缅甸政府驱逐出境,该图书公司倒闭,黄绰卿失业了。由大使馆安排在新仰光日报任副编辑。

    五十年代后期,他先后把四个孩子一一军军、文文、新新、勒勒送回国升学,黄绰卿也于一九六八年九月间回国,经昆明去广卅。听说不久由于高血压所致而半身不遂,他让儿子文文接他到武汉治病。讵料当地的造反派连这样一个垂死的老人也不放过,胡说黄绰卿是被派遣的特务,把革命一生的黄绰卿活活折磨死。

    注释:黄家馆是家族开会和失业同乡暂居并照顾新来仰光的人暂住宿地方。在仰光,朱陈赵李⋯⋯都有他们的“家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