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出糗记(叶国治)

编辑:缅华文化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1-05-18 21:15:30 共2327人阅读
文章导读 求职出糗记(叶国治)

 

求职出糗记

叶国治 2007.2.3

 (原载《我们的故事》洛杉矶缅甸华中校友会编 2007年澳门出版)

    刚来美国,不知道去那里找工作,怎样找工作。有人告诉我,凡是门上贴有“HELP WANTED”字样的店铺就在招人。于是,我整天到街上跑,一条街一条接地逛,一家店一家店地看,见到有招工贴纸的店铺,就进去问。有的要我填表,有的看我不懂英语就拒绝了。一两个月内,也不知填了多少表,都是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我在中国城看到过几间贴有“征求文员”的商店,进去一问,经理就说:“你有本地经验吗?”,有的问你从那里来,我一说是大陆来的,他们就不欢迎。(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文革的影响造至他们害怕大陆出来的人)。

    我每天就像个困在玻璃罩里的苍蝇到处乱撞。后来,有人告诉我,到政府办的就职介绍所试试看。我去了,里头一排排等待着面谈的失业人员坐着,有墨西哥人,黑人,有亚裔面孔的菲律宾人,越南人,韩国人和讲中国话的侨胞。我望着一大块墙头上密密麻麻地贴着各种招工纸。都是用英文写的。很多任务种名词我都不懂,只好往最低工资上找,我想工资低的工种一定是简单的体力劳动,不管甚么工作,我都不嫌弃。我在3.25元/小时的招工纸上看上一份,就抄下编号,告诉政府工作人员。还好,一个东方面孔的中年女人和我接见,她会讲香港话,她把我的姓名,年龄,国藉和简历输入计算机后,告诉我这工作要求不高,只要会看尺寸就可以。我很有把握地说,看尺寸没问题。她就给我开了一张介绍信,划了一个该工厂的地址草图,说祝你好运。

    我很高兴,奔波了两个度多月,今天找到工作就好了。我信心满满,在国内干工厂干了二十多年,我能称化学天平秤,重量误差只在万分之一。在水泥厂担任水泥浆配料,甚么夕酸钙占多少,铝酸盐占多少,氧化铁占多少,我都搞了好多年。小学生的鸡兔同笼,复杂的四则运算都难不倒我。何况只是看尺寸这简单而又简单的事呢!

    我高高兴兴地开着我的老爷车按址找到那间工厂。一进门,柜框后面是个金发秘书小姐,我将介绍信递给她,她递过一张申请表给我。我填完后交给她。不多一会,一个中年白人出来接见我。他叽哩哇啦讲了一通,我听得朦喳喳,但不懂装懂地连连点头。不过有几句话好像是说,他要测试一下我会不会看尺寸。我说我会。他交给我一把尺子,问我3 5/8寸在那一点?我拿过尺子一看,天呀!这是英尺!不是我在国内用惯的公尺!我看得傻了眼,头脑突然嗡嗡起来。我们从小学的是国际公尺制,那有甚么几分之几?我头发胀,额上沁出了汗液。我强装镇静,找到了三寸的地方,可是5/8又在那点上呢?我斜睨一眼,那个白人奇怪地瞪着我。我装着不惊不慌地在尺上指了一点给他看,他摇摇头:“NO!”然后又问我1尺5/8吋在那一点?我极力掩饰第一次失败的尴尬,找到1尺的地方,可5/8又在那里呢?我心里默祷,这次不能再错了,再错就会鸡飞蛋打了。犹疑了一阵,不能再拖了,于是就在我认为的地方点了一下。那个白人又摇摇头。“你一点不懂?”他的语带点讥诮“对不起,你不合格”。我一听,急了。“我可以学”,我用我的英语抢着说:“你雇我,我一定学得会……,”“NO!”他坚决地打断我的申辩,“你去学校学会了再来应试吧!我们这里不是学校”。他说完,转身闪进了里间屋。

    我怔怔地站在柜抬旁,那位飘亮的金发女郎有点同情地望着我。我感到无助,我无地自容,我悔恨我自己,这么简单的连小学生都应该懂的常识都答不出来。我带着得到一个鸭蛋的难过心情,羞愧地溜进了我的老爷车里,眼睛有点模糊起来。 20年前的糗事,回忆起来也觉得好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