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的“华夏同胞”啊,我信你个鬼!

编辑:乌鸦校尉 文章类型:历史回眸 发布于2022-05-21 15:50:27 共8910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上次乌鸦介绍了争议网红李赛高及其背后的缅北佤邦后,发现个问题。有读者还是问,怎么不讲讲“李赛高”的幕后黑手“亨利集团”?……

来源:乌鸦校尉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上次乌鸦介绍了争议网红李赛高及其背后的缅北佤邦后,发现个问题。有读者还是问,怎么不讲讲“李赛高”的幕后黑手“亨利集团”?

道理很简单,因为这压根是两伙人啊!

也许在一些人眼中,缅北,只是个弹丸之地,那里的人哪有什么分别?但是同志们呀,当代中国人要“平视世界”,不仅是要改改过去对发达国家的仰视,也要避免对小国的俯视。“小小的”缅北,承载着几十支不同的少数民族武装军阀,互相之间敌友不定,李赛高所在的佤邦,只是其中之一。

“亨利集团”所属的地方,是果敢(掸邦北部果敢自治区)。


同时,在果敢方面,这个亨利集团明面上还是“正规营生”。

从其社交账号公开的资料看,主营项目包括了酒店娱乐旅游、地产开发、矿产开发、黄金珠宝等。

经营地点为果敢首府老街,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型企业,拥有缅北罕见的“五星级”(自称)酒店,是果敢旅游开发的大哥大。

但只要稍微深入了解,就会发现“亨利酒店”浮华外表下暗藏着巨大疑点,比如在其招聘启事中除了有几个普通职位外,还有所谓“牌手”和“监控”,工作地点都是在“博彩大厅”。

稍明事理者都该明白这两个职位的性质,要知道,我国打击非法出境赌博可比打击“电信诈骗”的历史还要悠久。大家熟知的那些恐怖虐待,什么噶腰子之类的都是这些赌博团伙玩剩下的。

而“亨利集团”的董事长,是一名叫魏榕的华人女性,她的父亲名叫魏超仁,此人正是刚刚去世的“果敢王”彭家声的老部下,也是目前果敢地区主要的权势家族之一,手上握有武装力量,在当地不说一手遮天,也是无法无天。

就在今年春节,魏家为了争夺赌博利益,竟公然派遣其家族武装同他人在果敢街头发生武装冲突,双方死伤十余人,并造成其他民用设施损坏,可当地警方却闭上眼睛装瞎,只因冲突另一方同样是果敢的豪强家族——白家。

目前的果敢格局,是魏超仁、白所成、刘阿宝、刘国玺四大家族把持,而这种家族统治在果敢已顽固扎根360余年。

1

大家知道李赛高和佤邦在中国的主要宣传策略是大力渲染亲近关系,但要说到血缘源流,那果敢跟中国还更“亲”得多了。

与不少边地一样,果敢这块地并不受到重视,甚至在在明清以前尚在“化外”。没有专门的地名,遑论设立郡县。

直到1659年,南明永历帝朱由榔小朝廷抗清失败,被迫退入缅甸瓦城并被缅王 “慰留贵客于缅北山区”。

永历帝

但没过多久,降清的吴三桂于1661年进军缅甸追捕朱由榔,政变上台不久的缅甸新王莽白为了讨好清政府,命缅军设伏截杀南明逃难大臣和随从300多人。

之后,朱由榔被莽白俘获交给吴三桂,次年在篦子坡头金禅寺被杀。曾追随他的南明将领四散奔逃,来自南京的武举人——杨高学就是其中之一。

他先是拖家带口前往云南顺宁定居,其子杨映一度靠经商致富,却因此遭人嫉妒。

竞争对手发现了杨映家身份后,向清政府举报,杨映不得不携全家老小再逃至中缅边境科干地区。

杨映特别选择了地势险要的红石头河一带定居,并依靠自己的经商头脑再度让家业壮大,同时他发现科干地区的土著部落之间仇杀不断,而杨家所在的兴达户的首领陈驸马(音译)却懦弱无能,难以带领族人抵抗外族侵扰。

红石头河地区

于是,杨映捐助家业来支持陈驸马抵御其他部落,其次子杨献才有着极强的领导才能,不断带来当地部族打胜仗,同时不断收留更多谋生的流民以及南明残部官兵,最后,杨家竟然反客为主取代了陈驸马,成了当地部落首领。

也就是在这时,杨氏家族决定给部落取一个新名——“果敢”,以凸显当地人民果断勇敢,同时也是“科干”的谐音。

之后,随着果敢人丁兴旺,越来越多的内地、藏区马帮商队途经此地,经贸逐渐发达,杨氏家族日渐强大,并成为当地的实际统治者,杨家及其部众在此生根,和当地部落融为一体。

此时的杨氏家族也压根不想着啥“光复大明”了,一心做当地的“土皇帝”。而清朝的势力也没有深入这里,而是在今腊戍附近的登尼设立 “木邦宣慰司”,命杨氏土司世守其地,谁能想到这“南明遗民”倒成了清政府的土司呢……

之后近200年时间里,果敢一直都处在杨氏家族的统治下,并维持土司制度,即便雍正时期大规模“改土归流”,也忽视了果敢,俨然将其视为化外蛮荒之地。

一直到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之际,云南总督认为杨家百余年来安分守己,也算是为大清戍边,于是奏请朝廷将其头人杨国华册封为“世袭果敢县令”,杨氏家族才从名义上成了中央王朝认可的汉人土司政权。

果敢县令印

杨国华对此欣喜若狂,一再宣称自己是“大清忠臣,永不负皇恩浩荡”。

但随着清政府在鸦片战争中战败,更强大的英国殖民势力开始入侵缅甸,杨国华很快动摇了,首鼠两端,同时向英国人示好。

英军占领缅甸

杨国华直到51岁(1877年)才得一子杨春荣,自己4年后病死,这使年仅4岁的杨春荣无法直接继任土司,只得由其六叔杨国正辅佐。

杨国正执掌果敢45年,在当地大力发展民生,深得民心,这也使得他的儿子们也拥有了巨大影响力,以至于当他想把实权还给侄子杨春荣的时候,却遭受儿女和部将的强烈反对,只得一直摄政,直到1920年以80岁高龄去世后,43岁的杨春荣才正式继任土司。

杨国正

也正是杨国正统治时期,英国殖民者在1886年吞并了缅甸贡榜王朝,并顺势向缅北全面渗透。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英国趁机逼迫清政府签订《中英续议滇缅界务商务条款》,取得了对果敢地区的“永租”权力,并开始派遣殖民官吏巡视果敢等缅北地区。

于是,杨国正立刻转向英国的怀抱,对清政府名义上的效忠也荡然无存,在大清灭亡后,果敢对民国政府同样保持距离。

1920年,杨国正去世,杨春荣终于正式继承土司地位,但仅掌权9年就去世了,继承权再次出现纷争。

杨国正的多位儿孙都想自己继承土司之位,他们联手排挤杨春荣的儿子杨文炳。

这时,英国殖民者出手干预,直接将继承权判给杨文炳。

这让杨文炳对英国人感激涕零,全面采取亲英的政策,甚至将自己两个儿子都送进殖民当局在掸邦开设的贵族学校,接受全英式教育,并在编纂当地史书时对英国大肆吹捧,时至今日,果敢地方历史都将所谓英属时代视为历史上最安定的时期。

从那时开始,杨氏家族虽然在语言文字和生活习惯上保留中国传统,但政治倾向上已彻底倒向英国。

更可笑的是,抗战爆发后,杨氏家族对日寇铁蹄在中华大地上践踏毫不在意,却在1942年日军入侵缅甸之际,毫不犹豫地拿出大量金钱支持英军。

日军入侵缅甸

直到已经衰败的带英帝国大败溃逃,杨氏土司才想起了自己的母国。

于是,杨文炳在1942年以“七七事变”五周年的名义,通过滇缅路督办公署向国民政府捐献了30万元,希望得到中国远征军的庇护。

但与此同时,杨文炳还派出代表参加日军召开的“和平会议”,安排其表弟和妹夫参加日伪工作,向日军捐赠数万缅币,并残害果敢自卫军里的积极抗日分子向日军示好。

简直是投机者的典范了。

为日军卖命的缅甸人

当战局稍微好转,杨文炳赶忙找到英国驻昆明领事,告知果敢还没有沦陷,要求英国给予果敢支持,却被无情拒绝,还被告知:果敢属于中国军队作战范围,武器装备应该找中国要。

就在这时,杨家却发生了严重内讧,杨文炳突遭旁亲杨文泰的武装叛乱,差点送命。

杨文炳逃入中国境内躲避,并依靠国军平息了叛乱。他顺势提出要“回归中国”,但自己依然保持实质独立的土司地位。

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

担心得罪英国的国民党当局没有直接回应杨这一请求,但授予了杨文炳上校军衔,将其所部改编为果敢自卫支队,属于第11集团军。

可是在杨文炳回到果敢后,原形毕露,在家宴里对手下狂言道:“什么家国情怀?日本给我的绸制国旗不比中国的破布旗好看得多?”

国民政府很快察觉了杨文炳的通日行径,并在其赴云南养伤之际将其逮捕,卫立煌认为:杨文炳接受国军军衔,且果敢属于中国战区,其通日行为应该受到严惩。

卫立煌

但软弱无能的国民政府最终在英国的施压下释放了杨文炳,并在抗战结束后将其礼送回果敢。

回到果敢后的杨文炳彻底回归英国怀抱,甚至接受了殖民当局派遣的民政官员,同时杨氏土司武装还得到了大量英式武器装备与军饷。

正当果敢杨氏正美滋滋过着自己“土皇帝”生活时,英国殖民者却又跑了,缅甸成为独立国家。

英军准备撤出缅甸

杨文炳见状,立刻向新成立的缅甸官方表“忠心”,还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成为缅甸国会议员。他们在国会一再表示果敢人是缅甸国民,和中国没关系,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缅甸联邦在后来颁布的《公民法》中写明:“果敢人是缅甸土生土长的国民。”

也就是这一年开始,果敢的汉族人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果敢族”。

然而,杨家这一次的算盘落空了,因为他们发现缅甸政府的核心思想是“大缅族主义”,果敢这种半独立的土司制度是后者不能容忍的。

结果,杨家头人先后被软禁,缅甸官方开始了对果敢的打压,先是在1959年宣布废除果敢数百年的土司制度。不久之后,中缅两国正式勘界缔约,果敢地区划归缅甸版图,在法律主权上不再同中国有直接联系。

而后,奈温军政府于1962年政变上台后,更是采取武力手段将已退位的土司杨振材等杨家要人逮捕,并安了个贩毒罪名投入监狱。

当然,这个罪名也并非完全是诬陷,因为杨家土司从1840年鸦片战争后,就通过英属印度引进鸦片种植,向中国云南贩卖烟土,赚取巨额财富以扩充私人军队,叫毒贩那真是没冤枉他们。

2

杨家被缅军铲除后,原来作为杨家护卫队分队长的罗星汉投靠了缅甸军政府,被奈温委任为“果敢青年前进委员会”主席及自卫队队长。

此后,罗星汉强力剿杀杨氏残部,并由此当上了所谓“果敢县人民政府主席”,至此,果敢又成为了罗氏家族的统治区。

但罗星汉的好日子也没持续太久,因为同样在杨氏土司家族任自卫队分队长的彭家声以反对“大缅族主义”为名举起反政府大旗,成立“果敢人民革命军”武装反抗缅政府军和罗星汉部。

彭家声的口号引发广受缅族压迫的果敢及其他少数民族的共鸣,所以他的队伍虽多次遭受重创,但却总能快速重建,其追求也得到主张民族平等的中国的支持。

就在果敢内战不断之际,缅共来到了缅北建立根据地,善于投机的彭家声立刻“响应革命号召”,率部加入缅共部队,也得到大批华人人力物力支持。

缅共时期的彭家声

1968年元旦,加入缅共的彭家声部队以“缅甸人民解放军”的名义进入果敢,一路势如破竹,将政府军和罗星汉等部打得大败。

彭家声在同年4月占领全部果敢大部,在1973年彻底肃清了罗星汉和缅军在果敢的势力,并以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的身份兼任县长,将政府机构迁至靠近中国南伞口岸的杨隆寨。

缅共中央

只是,果敢内部的各宗派和小集团斗争始终不断,彭家声则充分利用自己声望和各派之间的矛盾,拉一派打一派,最终建立起自己的权威,并不断壮大彭氏家族的势力。

到了1989年3月12日,缅共式微之际,已经担任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副司令的彭家声突然宣布叛离组织,并发动兵变控制了果敢地区,成立了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 ,又称 “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果敢同盟军),彭家声出任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

彭家声和缅甸军方讲和

彭家声的带头叛变让缅共瞬间四分五裂,缅甸共产主义运动直接走向毁灭。彭家声在同年3月31日与缅政府签署了停火协定,军政府正式承认果敢同盟军所建政权为缅甸特殊的 “地方政府”,并将其称为“掸邦第一特区”。

而果敢除了外交权以外,可拥有自己独立的政府、军队、税收和法律制度,同时不对缅政府缴纳赋税,也不承担任何义务。

彭家声在掌握果敢后,开始大力发展自己家族的势力,亦如此前的杨氏土司和罗氏一般,将整个果敢变成自己的独立王国。

不过,由于果敢体量较小,深处内陆且地势险要,资源匮乏,土地面积仅有2700平方公里,仅比深圳大一点,人口25万左右,加上和缅甸政府若即若离的态度,完全无法得到中央的财政补贴,反而被牢牢封锁。

果敢居民也和佤邦、小勐拉、克钦等其他民地武辖区一样被缅甸视为三等公民,在缅无法自由通行和从业,也获得护照出国,只能靠边民证在中国云南几个边境小城活动。

缅甸一等公民身份卡

这使得果敢要生存下去只能从中国找机会。

为了维系家族统治和果敢同盟军武装,果敢政府成为了缅北第一个向中国贩毒的区域。

而后来由于中国大力打击毒品,继续过去的贩毒行径只能遭到全面封锁,曾被国际禁毒组织称为“世界三大毒王”之一的彭家声,又让果敢成为缅北地区第一个公开禁毒的区域。

果敢禁毒

为此,果敢还再度爆发内讧,1992年11月,强硬支持贩毒的果敢同盟军副司令杨茂良在得到佤邦(掸邦第二特区)的支持下,将彭家声势力一度赶出果敢,并主政果敢数年。

但彭家声依靠禁毒的绝对政治正确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外界舆论支持,同时,彭家声和另外一伙民地武——小勐拉(掸邦第四特区)领导人林明贤(也曾是缅共将领)结为儿女亲家,此外又和缅甸中央达成临时同盟。

林明贤

在女婿和缅甸军政府的支持下,彭家声在1995年11月杀回了果敢击退杨氏,重新主政果敢。至此,果敢正式进入了13年的彭氏家族时期。

期间,这个昔日的大毒枭继续执行看似强硬的“禁毒”措施,并以此为由从国际社会募集了大量资金援助,尤其是在替代种植方面,彭家声一直以经济困难为由向中国索要援助。

同时,彭家声也通过各路华语媒体向中国展示所谓“果敢新面貌”,同时也开启了一大范式——靠果敢和汉族同源的关系,主打“华夏血脉”来向中国社会宣传。

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时代,彭家声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也确实吸引了许多不明真相的国人前往果敢那个所谓“异域小中华”去旅游,并得到了一些中国企业投资。

只是,这一切并不能满足果敢权贵们的私欲,在这种含情脉脉的环境下,果敢又想出了开办赌场来诱骗中国游客出境赌博的办法。

这些果敢赌场依靠网络和电话短信等方式宣传自己,在开办了大量赌场之余,“配套”了大量所谓“放水”公司,其实也就是高利贷组织。

在诱骗国内赌徒输光钱财后,“放水”公司则立刻出动向输红眼的赌徒借钱,最后下场自然是再次输光,继而沦为赌场的人质。

果敢赌场

一旦沦为赌场人质,他们就会面临恐怖的酷刑,我们熟知的那些“嘎腰子”之类的都只是果敢赌场常用的手段之一,更可憎的是,许多赌徒人质在家人缴纳了巨额赎金后,依然可能丢掉性命,被割器官后虐杀。

而果敢政府对此不作为,甚至反而半公开支持,并在中国加大打击赌博之余,依然继续诱骗中国人前往果敢赌博。

直到2005年、2006年之后,中国对赌博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大,国内的赌博歪风一时被刹住不少,使得前往果敢的赌博的人员断崖式下降,这影响了果敢财政。

结果,果敢方面马上动了新的歪脑筋,开始转向在线赌博,并以高薪为噱头招募了许多中国籍人员前往果敢,进行技术支持,这一套手段给中国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害。

彭家声对于中国方面禁赌的压力一直虚与委蛇,但由于他隐藏得较好,加上长期的媒体宣传,使得很多国内网友依然对彭家声和果敢存在着不切实际的“同胞感情”。

而彭家声在十几年统治中也巩固了彭氏在果敢的绝对地位,不出意外,他的“土皇帝”之位能让他干到死是没问题的。

怎奈人算不如天算,因为缅甸军政府也容不下他。

3

2008年,缅甸军政府颁布了新宪法,其第七章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全国范围内的武装力量统一归国防军指挥”。

据此,缅政府在2009年4月宣布要将缅北所有非政府武装组织整编为中央控制的边防军,并听命于中央直接指挥,并让中央的官员进驻当地。

这自然遭到了果敢同盟军在内的各路民地武反对,于是,缅政府决定杀鸡儆猴,彭家声的果敢同盟军“不幸”成为了其中之一。

2009年8月8日,缅甸军政府以搜查毒品和枪械厂为由发起对果敢同盟军的进攻,彭家声部溃败;同年8月24日,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和果敢县长明学昌率众投靠缅政府,追随彭家声二十余年的特警大队队长赵凯也率部投靠了白所成,亦如当年彭家声叛离缅共。

白所成

最终,缅甸政府军在白所成等部的配合下,于同年12月结束果敢战事,并在12月4日宣布将投降的果敢同盟军残部正式改编为由缅甸中央政府控制的边防军,原来的“掸邦第一特区”也被更名为 “果敢自治特区政府”,缅甸中央政府正式掌管果敢地区。

“8.8事件”也导致包括佤邦在内的其他民地武各个自危,开始不惜代价穷兵黩武,间接导致了缅北各民地武区域对中国的各类犯罪活动增加;同时,近4万果敢难民涌向中国,给云南边境造成了巨大压力。

进入中国的果敢难民

不过,那次冲突并没有打死彭家声,他在躲入丛林中休养生息后,于2015年再一次“重出江湖”,在克钦等其他反政府武装的支援下,率领重建的数千同盟军反攻果敢,一度给予缅军和白所成部巨大伤亡。

在此期间,彭家声充分利用网络平台为自己发声,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发表《致全球华人的公开信》,一再强调果敢的“华夏血脉”,还号召全球华人:“愿以同根同族为念,出钱出力,以救我百姓;发言发声,以壮我军威!”

彭家声这番操作在世界华人圈中引起巨大反响,尤其是收获了海量中国网友的同情,许多人纷纷捐赠钱财,更有网友采购了军用战术物资通过中国边境城市南伞交给新建的“果敢同盟军”,甚至还传出热血网友非法越境参加彭家声武装。

不过,彭家声对此是坚决否认,声称自己只要求金钱、物资援助。当然,真相只有他清楚了。

至于他所自诩的为“华夏尊严而战”的说辞,听听就好。

虽然弄得动静挺大,彭家声最后一次“复出”最终没能再次入主果敢,可缅军也无法彻底剿灭躲藏在果敢北部山区的彭家声部,双方从2015年对峙至今。

一直到2022年2月16日,彭家声因病不治身亡,终年94岁。

在新“果敢同盟军”发出的讣告中,将彭家声称为“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民族英雄”。

但上述种种不难看出,彭家声是个旧派军阀罢了,和历史上杨氏土司、罗星汉等果敢地方豪强别无区别,他们所谓的“华夏情怀”,不过是为自己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尽管目前果敢已经被缅军在名义上“削藩”,但军政府却无力对果敢实行完全直接的统治,还得依靠原来彭家声的老部下才能稳固统治果敢。

折腾了几番,果敢最终还是落入了家族政治,被魏超仁、白所成、刘阿宝、刘国玺四大家族瓜分。

同时,缅甸军政府虽然加强了对果敢的控制,但却不想投入财政去“惠”果敢,放纵果敢地方继续发展黑色、灰色产业。

而果敢“四大家族”因为有了缅政府的承认,更加肆无忌惮地发展赌博、电信诈骗等坑害中国人的勾当。

电信诈骗受害者

说回到“亨利集团”,其董事长魏榕就是利用父亲魏超仁的势力,在果敢建立起博彩产业一条龙,其中涵盖从KTV到酒店餐厅到性交易,还包括高档的珠宝店,为赌徒提供资金的当铺与高利贷,毒品交易等。

魏家除亨利集团外,还有一家新锦江酒店,同样在当地赫赫有名(它与内地锦江酒店无任何关系和瓜葛)。

魏榕由于从小就经历过多次果敢战乱,生活在尔虞我诈之下,在军阀父亲的影响养成了狡诈狠辣的性格。

而比起喜欢明目张胆进行不法生意的父亲,魏榕更加擅长用搞些花里胡哨的形象工程来对“业务”进行美化,使之更具有欺骗性,也让更多人上钩。

其中,她从彭家声主打“域外华夏血脉”的宣传中大受启发,开始充分利用中国短视频流行的时机,注册了大量营销号利用广大中国网友朴素的民族情感来套近乎。

由此打造了各种“海外孤忠”的缅北人设,以此来诱骗不同需求的国人,同时还搞了各种“高薪工作”把果敢形象打造得如同天堂一般。

许多不明真相的国人被骗过去后,才发现等待着他们的不是高薪、美女,更不是什么“同胞情”,而是一把血淋淋的“杀猪刀”。

在亨利集团的招聘中可以看到,他们有招聘舞蹈员。这些舞蹈员的工作,就是在酒店门前跳舞以吸引顾客。

缅北诈骗团伙常用的洗脑短视频

他们跳的舞蹈,也会拍成视频,通过互联网平台,传播给中国网民。

为了躲避各大平台的审核,他们只发布歌舞视频,然后不经意间,给亨利集团一些特写,以此达到宣传的效果,以此吸引不明真相的国人前往。

同时,他们也十分小心,尽可能避免露出明显的马脚,加上果敢地方势力和他们缅甸官方身份的庇护,难以掌握指控的决定性证据,包括“亨利集团”等在中国网络平台的账号至今没能被彻底封禁。

现在的李赛高们,不过是果敢方面宣传经验的模仿者罢了,而果敢存在的罪恶,也当然波及到了他们身上。

大家可能都熟悉“非我族类”那一句,但有所谓血缘之亲也未必就牢靠。纵观果敢历代家族势力,无一不是两面三刀、背主求荣之徒,唯有走投无路之时才想起中国人的血脉来,你指望他们当什么“海外孤忠?那实在是太天真了。

当代脑子清楚的中国人,绝不应该被一声“同胞”就把骨头叫酥了。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